8.5.12

單元小說:我的二次元男友


《我的二次元男友》


和天才型宅男談戀愛,還真不是一般的富挑戰性。

他若送你玫瑰,你先得學會解讀坐標,然後把各個坐標點連起來,畫成一朵花;他若要跟你約會,你先得努力裝備,才跟得上他在魔獸世界的打怪等級;想進入他的異想世界,聽懂他的「方言」,你先得跟一堆 HTMLJAVAC++CSS 原始碼混熟。

其實我並不討厭在 WhatsApp 上說「I miss U」,LINE傳來的表情貼圖也不是不窩心的;每次更新 Facebook status,他總是第一個給我回應;嚐到美味的菜餚,他總會用手機拍下來,把照片傳給我,然後說改天帶我去………這些微細的感動,我都一一收進心底一隅那個標籤着「我們的甜蜜證據」檔案夾內。

但,偶爾,我也想自夢幻的二次元跳回現實的三次元,也想佇立平原看織雲流動,也想跟他牽手靜待流星劃過湛藍夜空,也想感受他沉重的鼻息落在我唇上那種叫人酥軟的悸動。

就在我們開始交往的第一百日,我嘗試緊閉雙目,輕輕拉開心底那個抽屜,然後看到排得密密麻麻,標籤着「失望落空」的資料夾,和旁邊那幾個零星疏落的「我們的甜蜜證據」資料夾。

那一刻,我忽然明瞭潘朵拉想要犯禁的不能自已,以及她打開了盒子以後那種震驚、懊惱、洩氣、沮喪、心折、彷徨和後悔得吐血的心情。 

那一刻,彷彿全身血液快要自腳底流光。

在那個「我們的甜蜜證據」資料夾內,原來只有一堆LINEFacebookWhatsApphistory;我倆甚至連合照或大頭貼也沒拍過,寫滿綿綿情話的卡也沒一張……

我和他,真能算得上是情侶嗎?抑或,我倆只是一個又一個在相同頻譜上傳送的數據包?

我徐徐地張眼,顫抖着雙手,開啟了Facebook的訊息欄,然後十指猶如擁有自主意識般在鍵盤上劈哩啪啦的打起訊息來:

對不起。

我只想要觸手可及的,微小而確切的一點點幸福。
我不要抬頭便能看見你的光芒,伸手卻拉不到你的衣袖。
原諒我不懂得如何跟一個長期活在二次元的男友相處。
請給我一點時間,好好思考未來的路該要怎麼走。

對不起。

就在我準備按「Send」的當兒,收到了他的WhatsApp短訊:「我們約會吧,我就在你家樓下=P

由他主動提出約會可謂前所未聞,害我那猶豫不決的指頭一不小心便按下了「Enter」鍵。

訊息已送出,覆水難收,只得祈求傳送中途出錯,沒能傳達到他的帳號。

腦袋一片空白,只能吐出二字回應:「約會?」

「對呀,今天可是我們的100天紀念日耶!」他少有的雀躍。

原來他都記得。

那個連自己生日也會渾忘的他,竟然把我們的紀念日牢牢地記在心上。

我緊抿雙唇,益發後悔送出了那個任性的訊息:「那……你的魔獸任務呢?」

WhatsApp音效再度響起:「笨蛋!有甚麼任務比我們的紀念日來得重要?有禮物要送你呢,再不下來我就要拿去送人囉!」

我咬咬下唇,一股溫熱在眼眶內打轉。

我到底要拿這人怎麼辦好呢?

來不及悉心打扮,只略略上了個淡妝便出門。迎接我的,是他的一臉陽光和一隻偌大信封。他大抵還不知道,只要回家開啟電腦,甫上Facebook便會接收到我那無情的短訊。

他輕推信封,「打開來看看呀!」

那是一張印刷精美的證書,上面印有我的名字和一顆星星的經緯度。我解嘲地牽牽嘴角 ── 把星星摘下來化作一張證書,確實很切合我這個二次元男友的個性。

「謝謝。」我珍而重之地將證書放回信封內。

我倆牽手走進餐館,正要坐下,他卻掏出手機,臉色一沉。

「怎麼了?」我搖了搖他的胳臂。

「沒甚麼。」他略頓,「你先點餐,我去去便回來。」

他那慌張的神色實在叫我看不下去,「你有要事我們可以先辦妥再吃嘛。」

「沒事,真的。給我二十,不,十五分鐘。」他在我前額匆匆印一個吻,然後轉身往餐廳外的商場跑。

十五分鐘後,他氣喘咻咻地回到席上,遞上一隻印有 Jill Stuart熨銀字樣的粉紅色盒子,盒子一角還繫着一隻漂亮的緞帶蝴蝶結。

過去每次經過 Jill Stuart的專櫃,總忍不住多望幾眼。這家的化妝品每件都包裝得猶如夢幻鑽飾一般,彷彿只要塗上它便能在身上施展美麗魔法,心底不期然浮起擁有的慾望,直教女生們乖乖掏腰包。

幾次三番想把胭脂或唇蜜買下來,然而一想到他根本不會留心我的外在變化,便意興闌珊地打消念頭。

「這……」我不置信地接過那隻夢幻般的魔法盒子,「你剛才急着往外跑,就是為了這個?」

他收緊了眉頭,「你不喜歡?」

「不。」我趕忙搖頭,「喜歡,當然喜歡。只是……為甚麼?」

說罷猝然了悟,不禁胃液翻騰。

那通訊息並沒有回應我的祈求,準確無誤地送到他的手機去了。

「我本想送你一顆以你命名的星星,只是沒想到,一紙證書拿在手中竟是如此的……不實在。」他以下巴點向那隻粉紅色的魔法盒子,「這是我在有限的時間內所能找到的,最觸手可及的,微小而確切的幸福。」

我在他的眼神鼓勵下打開了那隻夢幻盒子,裡面盛着一瓶嬰兒粉紅的香水。射燈下,鑽石狀瓶蓋恰似寶石般折射出道道晶光,就連瓶身也鑲有幾顆水晶,漂亮得猶如法國宮庭貢品,叫人愛不釋手。

我緊握手中那瓶恍若寶石一般的甜蜜芬芳,這,當真是最觸手可及的幸福嗎?我配擁有嗎?

我從夢幻森林重返現實世界,「坦白講,我並不想改變你和你的生活方式。但我倆活在不同次元,那是行不通的。」

「不是改變,而是成長。兩個人一起成長。」他的眼神堅定不移,字字鏗鏘:「也許我還不很成熟,但我有信心能創造出只屬於我們兩個的2.5次元。」

2.5次元嗎?我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往兩邊耳際伸展。

大抵只有天才型宅男才會有這種毫無根據的自信和天馬行空的想法吧。

誰叫我有個二次元男友?

我盯着手中那猶如星光般璀璨的寶石瓶蓋,總算體會到潘朵拉在懊惱過後,發現盒子內原來仍盛着「希望」時,恰如看見烏雲密佈的天空靜靜湛露出一道赤誠藍光的那種心情。

也許,我所嚮往的微小而確切的幸福,就是如此的簡單而實在地存在於僅屬我倆的2.5次元吧。


by Catabell
撰於 08.05.2012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