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15

《日本人的低調堅持 ── 「海老名」掛麵》


日本人師傅收到我那張單後即時問「日本の方ですか?(是日本人嗎?)

當師傅知道我會日文,彷彿他鄉遇故知般瞬間化作「開籠雀」,問了許多問題、說得很多,大抵很少有機會能跟合夥人以外的人說上話,所以即使只是個陌生食客,只要能讓他以母語聊個天便已很高興了,更感喟相較日文,廣東話難學太多,至今也只會說簡單的名和數字。

人離鄉賤,要到一個言語不通的地方創業需要莫大決心,衷心祝他們成功!

順帶一提,日本飲食界的師傅對自己的手藝素有堅持,是以當我要求不下香味油時,師傅也禮貌地解釋沒有香味油就失去了蝦味,堅決不賣,建議我改吃味噌湯。其實這要求在日本的話是對師傅不禮貌的,奈何自己腸胃不好,不吃油不是怕發胖長肉,而是當真會因吃得油膩而瀉肚子,但又很回味他們的掛麵方會有此要求。

5.2.15

《情人節大比併》


情人節將至,碰巧週末假期,Benny 不禁為張羅禮物和安排一整天的節目大感頭痛。

「送花不能手軟,不然被公司女同事的花束比下去,不如不送;晚飯不能隨便,因為女友要 upload 情人節大餐到 facebook『呃 LIKE』;還有,禮物即使不送名牌服飾也要以心思搭夠……比、比、比!幹嗎女人那樣愛比較?情人節簡直就是『情人折』── 折磨那個『折』!」

其實愛炫耀比較的又豈止女生?男生若在情人節當天收到女友的手作松露巧克力,還不是會立時上載照片到 facebook instagram 公告天下?

的確,辦公室女郎最愛比較,即使嘴上沒逞一時之快,眼神亦充滿挑釁,彷彿在說「嗄?你才收那麼一打玫瑰花?嘖嘖嘖,真可憐」。

不過在我看來,Benny 是過慮了。

2.2.15

《低收入公屋男見家長之誰是苦主》


友人看畢網文「無錢真係唔好拍拖,拍拖都唔好見家長」後,竟在 facebook 破口大罵,更揚言要是女兒將來交了這種「28歲月入$8000還與家人合住公屋」的男友豈止會把他趕走,簡直要拿出菜刀侍候。

奇怪,友人並非那種勢利膚淺的人,難道剛生育的女人真箇會出現重大的思想轉變?

讀畢網文,方明白友人鄙夷的,並非女兒男友月入$8000 家住公屋,而是那種不思進取、自卑心重自尊心強、衝動、沒教養、以粗言穢語問候長輩還把女友也一併罵進去的卑劣態度。

長久以來,「見家長」都是情侶感情穩定以後才膽敢挑戰的環節,參加者必須作好被評頭品足的心理準備。查家問宅乃指定動作:家底、學歷、職業、薪酬水平等更屬必答題。哪有人參加問答比賽事前沒準備好模擬答案,卻妄想單憑紅酒燕窩便能賄賂評審順利過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