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5

《男人那樽鹽》


Anson 習慣被取笑見一個愛一個:尚未告白的對象慣稱「未來女友」,蜜運中的索性喚作「未婚妻」;問他何時求婚,狀態卻是永恆的「計劃中」、「先儲夠錢再說」。

朋友太熟悉 Anson 的吊兒郎當兼玩世不恭,是以當他在東莞交了一位據稱「白、富、美」的女友時,大家都不把那位「未婚妻」當一回事。

那種上一刻宣稱未婚妻,隔天卻鬧分手,分了又婚、婚完再分的反覆,比 CCTVB 的電視劇劇情更公式化,故一眾友人對 Anson 的呼天搶地早已視若無睹,反正花槍耍過,三數日後又再甜蜜如昔。倒是這一次,當 Anson 抱怨與未婚妻價值觀相去甚遠時,大家卻一面倒的幫理不幫親。

Anson 指着 Steve 的婚照高呼:「喂,你這樣太不夠朋友,伴娘姊妹也不介紹一個給我認識認識。」

Steve 沒好氣:「你未婚妻呢?」 

2.1.15

《悔婚的反思》

Photo courtesy of Elizabeth Hoard Photography

假如在大婚前 5 日未婚夫卻竟臨陣退縮,更以「我不再愛你了。我不想和你結婚,也不想和你共度餘生」為由取消婚禮,你會有何反應?

錯愕?震驚?傷心?憤怒?彷徨?難堪?怨恨?不知所惜?自怨自艾?

Shelby Swink 選擇了勇敢面對 (http://goo.gl/MiblC5)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 and when life gives you something you can’t handle, just face it head-on.”

取消婚禮對男方而言也許只是簡單一句「I’m out」,對女方而言,卻要硬着頭皮逐一致電通知親友,退還賀禮。遇着不諳世情或故意奚落的,還要解釋是因為對方悔婚,自己被拋棄才不得已取消婚禮。實在很難想像被拋棄的傷心、難堪和彷徨無助,還有接下來的日子必須獨自承受的壓力和各種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