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14

《雞蛋的抉擇》

  
Allison 拖着笨重的行李,離開中央車站後接連拐錯兩次彎,幾經辛苦才找到 Upplandsgatan 轉角處的 City Backpackers Hostel,推門內進,視線旋即被坐在窗台的大男生吸住。

正確而言,是被男生手上那台 iPad 吸住了視線,如同大堂內其他背包客一樣。

Allison 無奈地吁一口氣。

沒想到老遠跑來斯德哥爾摩散心,結果尚未登記入住青年旅舍便已碰到香港人面孔。想避世?談何容易。

不過最叫她憂心的,還是 iPad 上正在播放的視訊短片。

沈寂了好一陣子的雨傘運動竟然好死不死挑她離港這段日子才風雲再起,眼見短片中警務人員手起棍落,奮力揮向背對警方,正急步護送友人離開的男途人,好幾個圍觀的外藉背包客當下吐出了一堆國際通用的髒話。

Allison 和手持 iPad 的男生對望半秒,饒有默契地點頭苦笑。 

"Ethan."

Ethan 放下手中 iPad,趨前伸出右手,Allison 伸手與之輕握。

"Allison. You speak Cantonese?"

"Hell yea!"

太好了,最少她並不孤單。

發生這種事,即使此際離港八千里,Allison 仍有種生於亂世的惶然;縱使 Ethan 並非故知,但這一刻能在他鄉遇上,多少能予她一份莫名的安心。

最少身邊還有另一個香港人。

“You guys stay strong, we’re with you.”

金髮中年婦輕按 Allison 右肩,語調充滿同情。

Thank you.”

Allison Ethan 齊聲道謝,心中一道暖流竄過。

大家都深明雞蛋與高牆的抗爭是項不可能的挑戰,然而在「放棄」與「不可能」之間,他們還是寧可選擇爭取。

Try hard or die trying ── 他們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選。

「太可怕了。」

「嗯。」

「接下來將會怎樣?」Allison 分不清這是自問還是問 Ethan

Ethan 聳聳肩,是無奈,更是無言。

「我們還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嗎?」Allison 不自覺緊抱雙臂,彷彿有股寒意驅之不去,「我已經不再認識香港。」

Ethan 拍拍手,彷彿要揮去陰霾,「來!出去走走吧,難得來到 Stockholm,別糟蹋了這趟旅程。好好利用這段時間換一個心情,充電夠了,回去繼續努力抗爭。」

「你也支持抗爭?」

Ethan 沈吟半晌,「其實我的身份有點尷尬。」

Allison 點頭不語,示意 Ethan 繼續。

「我出身警察世家,爸爸是警司,我媽也在警隊任文職,本來不容我有異見……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無法說服自己是非不分,盲目支持。」

Allison 的父母也不支持運動,但最少她有支持與否的選擇自由,說話前不必先考慮雙親的立場。

警察只是一種職業,他們不是神,他們並非絕對的,他們也會犯錯。他們、他們、他們……一旦穿上制服,便再沒有『他』,只有『他們』;一人犯錯,全體承擔,誰都不能獨善其身。我不能說服自己說揮動警棍的不是我爸,腳踢學生的不是我媽便繼續盲目支持警方。」

Allison 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她無法代入他的兩難位置思考,不會明白他的矛盾處境,但正正因為不明白,才更需要耐心聆聽。

當初就是因為拒絕聆聽,才會弄至如斯局面。

Ethan 自嘲,「正因為之前太多顧慮,沒能堅定立場,所以才會跟女友鬧翻,獨自跑來旅行散心。」

「你還好,最少知道問題所在,對症下藥,回去表明心志便能與女友重修舊好。我男友卻因為他愛吃軟麵條我愛吃硬麵條而不要我了,你叫我如何自處呢?」

Ethan 一愣,隨即不可置信地搖頭。不滿麵條軟硬?這是哪門子的爛借口?作為男人,他看不起那種連分手勇氣也欠奉的男人。

「那是他的損失,你應該慶幸自己成功從那種男人身邊逃脫。」

「我知道。」Allison 笑顏逐開,「還多得他找來那麼爛的藉口,我才得以解除他過去所下的魔咒。否極泰來,分手以後,我才懂得自己竟錯過了那麼多,是時候把快樂追回來了。」

「來!」Ethan 拉起 Allison,「那就別錯過 Stockholm,好好認識這座城市,然後再回去保護我們的城市。」


by Catabell
撰於02.12.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