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1.14

《大黑豬的騙局》



Allison 男友 Tyler 交往六年多,以為這輩子就是他了。

雖然 Tyler 至今尚未正式向她求婚,可是兩人早有共識 ── 最少 Allison 是這樣認為的,不然兩人不時結伴參觀新樓盤示範單位幹嗎?

然後,某日中 Allison 打算煮麵吃,Tyler 卻為此提出分手。

Tyler 瞥了 Allison 手上的麵條一眼,然後淡然地說:「我愛吃稍微軟一點的。」

「我知道。」Allison 不以為然,「我會先把自己那份撈起來,你那碗我再煮一下不就好了?」

她向來偏愛硬身一點的麵條,他則喜歡吃稍軟的;都交往這些年了,這一點小習慣豈會難倒她?

「那太麻煩了。」

「那你有甚麼妙法?」Allison 半開玩笑地把麵條塞向 Tyler,「不然換你來煮呀!」

Tyler 無奈地吁一口氣,「我倆根本合不來,這樣下去不會有結果。」

Allison 拿着麵條的手懸在半空,廚房裡只餘下鍋中沸水不斷冒出氣泡的聲音,還有一種叫哀莫大於心死的味道。

14.11.14

《破解「雙藍剔」魔咒》


女生從許久以前就知道,男友是那種讀取短訊後並不急於即時回覆的人,所以當 WhatsApp 新增「雙藍剔」功能用以標注已閱讀訊息時,她的世界並沒有因此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身邊的姊妹同事埋頭商議對策,熱切討論得悉男友只讀不回後到底應裝傻扮懵放他一馬還是大興問罪之師時,女生也只淡然一笑。

女生無法理解一眾男性朋友因何如臨大敵般求教越獄破解雙藍剔之法,彷彿那是比伊波拉更具殺傷力的一場災難。

「難道你都不覺被侵犯私隱嗎?」男友人不可置信地瞪眼,「幾時讀取訊息是我的自由呀!」

女生點頭附和,「對呀,幾時讀、幾時回是你的自由。」 

12.11.14

《崖上的地平線》



冬日清晨,陽光溫煦平和。

層層巨浪饒有節奏地拍打着六角節理岩柱群,濺起漫天細白水花,似要翻出一億四千萬年前火山噴發的痕跡。

離岸不遠處,一棵崗松悄然隱立一隅,迎着晨曦,拖出一道斜長暗墨的陰影。陰影下,白衣少女環抱雙膝,默默凝視遠方那被大霧模糊了的地平線。

穿枝透葉而來的晨光沐浴在少女身上,照亮了她清麗但蒼白的面容。

三十分鐘過去,少女依舊靜止不動,唯一印證時間流逝的,就只有海面上湧動的粼粼波光,以及少女身上那方隨風飄曳的圍巾。

良久,少女終於低頭審視她那光滑的掌心 ── 不帶一絲紋理,非常突兀的一種光滑。

少女不由得高舉雙手,讓頭頂的崗松樹梢透過光與影,在她掌心揮灑出濃淡深淺交錯的灰與黑,勾勒出一道道「掌紋」。

少女嘴角滲出一絲苦澀。

在別人身上顯得如此理所當然的東西,對她而言卻是那樣的遙不可及。

驀地,右手中指下方出現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血痕彷彿擁有獨立思想般,瞬間在嫩白的掌心拉出一個詭異的符號。

「不要!」少女力歇聲嘶地握緊右手,似要遏止甚麼可怕的事情發生。

頃刻,一道氣旋彷彿在少女的腳底形成,電光火石間,以少女為中心開展,方圓五米內的植物悉數枯萎!

10.11.14

《To “it”, With Love》

  
自閉症是個神秘的國度,它奪去了一些,卻也賜予另一些;患者飽嘗情緒表達及社交障礙的挫敗,卻也擁有截然不同的視點,讓他們得以察覺世人遺忘的美麗。

人們普遍對自閉症缺乏理解,常常誤把患者視作智障或冷感,終日活在自己的世界;其實他們只是不擅與人溝通,並不代表他們對世界漠不關心。相反地,不少患者感情豐富,且懂得將關懷延展至死物之上。這天在《The New York Times》上讀到一篇文章To Siri, With Love: How One Boy With Autism Became BFF With Apple’s Siri,由一位自閉症男孩的母親撰文,描述兒子 Gus 如何在 iPhone 語音助手 Siri 身上發掘前所未見的可能性。

Gus: “You’re a really nice computer.”
Siri: “It’s nice to be appreciated.”
Gus: “You are always asking if you can help me. Is there anything you want?”
Siri: “Thank you, but I have very few wa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