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14

《邂逅在罷課蔓延時》



「如果MEDCAN只有三個餐」上載到 YouTube 後瞬即被瘋傳,報章網媒爭相轉載報道。是以罷課當日抱着「朝聖」心態到 MEDCAN 一遊的人可謂絡繹不絕。

「聞說還有人向 Amy 姐拿簽名!」Alexander 啼笑皆非。

Logan 一語道破:「還不是 William 害的!」

Logan William 一度隱瞞原來他正是整個計劃的幕後軍師一事雖不至於耿耿於懷,卻仍深感被擺了一道,畢竟那個行為觀察實驗正是他和 Chloe 分手的導火線。

William 也不是不心虛的,「這話若傳到教授耳中,叫新傳的師兄師姐情何以堪呢?我也不過在他們小組討論期間給了點小建議罷了。」

「少跟我來這套!」Logan 橫他一眼,「別告訴我你沒計算過會演變成這樣的結局。」

事情發展的確在 William 意料之中,畢竟主修心理的他中學時已被冠以「Puppeteer」外號。不過 Logan 亦深明 William 設計的舞台充其量只是催化劑,不可能左右到 Chloe 的想法和立場。

William 舉手作投降狀,「我完全沒有拿你倆當白老鼠的意思。」

說的也是實話。

「算了。」Logan 吁一口氣,「罷課當前,分了手反而樂得輕鬆,最少不必為政見分歧鬧得面紅耳赤,罷課示威也少了一層顧慮。」

William 原想出言安慰,卻被身後一位手繫黃絲帶,似乎與他們同一陣線朝公民廣場前進的女生輕拍左肩。 

「不好意思……」女生靦腆地抿抿唇,「你們可是製作『如果MEDCAN只有三個餐』的中大新傳系學生?」

眾人聞言面面相覷,被這突如其來的提問殺個措手不及。

還是 William 最先回過神來,「不,我只認識其中一位參與製作的學生,他是我們的宿友。」

「我很想親口向他道謝,有方法可以讓我聯絡上他嗎?」

「道謝?」William 意外地揚起一道眉。

「如果可以,我想向每一位有份參與拍攝製作那段短片的新傳系學生致謝。要不是他們將腰斬公民提名和封殺提委會的影響製成短片深入淺出,我媽根本不會理解我因何選擇罷課。」女生雙眼閃着單純而堅定的信念。

William 掏出手機,「我加你 Facebook 好友吧,罷課後再替你聯絡師兄,看看他意下如何。」

「謝謝。」女生忙不迭掏出手機與 William 一行人互加好友。

Aria……Aria……找到了。」William 按下了加入好友的申請,「就只得你一人前來罷課?」

「嗯。」Aria 不禁洩氣,「我沒你們幸運,教授表明出席率不足會扣分,同學都猶豫要不要罷課,甚至質疑罷課成效。」

「那要不要跟我們一起上路?」William 建議,「畢竟你一個女生,有個照應比較安全。」

Aria一臉錯愕,「罷課不是和平理性的嗎?那天在百萬大道也秩序井然,該不會有甚麼危險吧?我再三向我媽保證不會亂來她才答應讓我參加的。」

William Logan 交換了眼色,明顯他們並不如她樂觀,早已作好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

Alexander 清清喉嚨,問:「你可有帶備清水乾糧?」

Aria 頷首,「有。」

示威常客 Alexander 繼續如數家珍,「傘呢?便利雨衣、口罩、護眼鏡、手套、毛巾、生理鹽水、濕紙巾、退熱貼、外置充電器都帶齊了嗎?」

「這……」Aria 猶如一頭受驚的小鹿,「你是說認真的嗎?」

Alexander 的嘆息之聲已是最誠實的答案。

Aria William 投以無助的眼神。他們所預想的發展,怎麼跟她對罷課的認知差那麼遠?要是當真出了亂子,教她如何向母親交代?

「別怕,我們有備而來,你跟緊我們就是了。」William 不忍見瘦弱的她受驚,「沒有人希望發生衝突,但人多混雜,發生推撞總是有的。萬一有人帶頭起哄,沒有人能保證警方不會使用武力鎮壓。」

「可是……我們不過是手無寸鐵的學生而已……有必要嗎?」

「我們在乎他們不。他們眼中只有敵我之分,沒有善惡長幼之別。」William 解嘲地牽牽嘴角,「要是這城尚會講理,學生還有必要站出來嗎?」

Aria 無言地抖了一下。

「別怕,有我們在。」William 鄭重保證,「我們叫你退的時候,你就退。我們不會讓你受傷。」

William 言出必行。當主台上的召集人突然呼籲在場同學奮起突入公民廣場之際,他即時吩咐 Aria 戴上口罩護眼鏡趁機離開。

Aria方寸大失,緊緊拉着 William 的衣袖,「那……你們呢?」

「罷課將寫下歷史的一頁,我們自有我們的崗位要守,也作好了要負上法律責任的心理準備。」William 推她一把,「你先走,不能食言叫媽媽擔心。」

Aria如鯁在喉,「對不起,不能和你們堅守到底。」

「快回去,我們保持聯絡。」Alexander 說罷與 William Logan 使了個眼色。

「場面太混亂,我們不能再保護你了。」Logan 歉意地揮手告別,三人隨即饒有默契地轉身淹沒在人群之中。

公民廣場的缺口在眾人拉扯之際已迅速關上,被關在閘外的三人組只得即時變陣,掏出手機聯絡成功突破防線的戰友部署下一步。

震驚過後,Aria 發現自己猶自緊握着 William 塞給她的口罩和護眼鏡,雙腳仍緊緊釘在原地,視線在人群中搜索 William 的身影。半晌,終在大閘前發現那個扣上黃絲帶的背囊。

William 自背囊內掏出兩罐分別印有「hong」和「kong」字樣的可樂放到防暴警察面前,嘴角漾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頭戴鋼盔的防暴警察以磁力共振掃描般目光緊緊盯着 WilliamWilliam 隨即高舉雙手示意和平理性不反抗,然後大喊:「飲勝!」

Aria 忍俊不禁,兩串淚卻不由自主地滑過向上拉的嘴角。她並沒有急於伸手擦掉那兩行覺醒的證據,只高舉雙手,從大後方呼應 William

「飲勝!」


by Catabell
撰於27.09.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