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14

《分手在罷課蔓延時》


學聯罷課如箭在弦,大O組爸 Michael WhatsApp 群組內相約組員晚上到眾志堂組聚,順道商議參與組織罷課。

William 讀畢訊息,以手肘輕推身旁的 Logan,「你要不要先請示女王?」

指的,自然是 Logan 唸醫科的女友 Chloe。其實 William 並不特別討厭 Chloe,「尊稱」她女王亦非嘲諷不含貶義,純因 Chloe 當選系花,偏她最痛恨別人只著眼外表,抹殺了她寒窗苦讀的努力與實力,加上現時公主橫行當道,才會改而戲稱 Chloe 為「女王」。

「不必,Chloe 今晚也有約,要和同學擬定 group project 題目。」

同學。

William 饒有深意地瞟了 Logan 一眼,不好再說些甚麼。 

同屬醫學院的室友 Steve 曾向 William 告密,指新一屆系花與系上的師兄過從甚密。空穴來風,看來只有呆頭呆腦的 Logan 被蒙在鼓裡。但那畢竟是人家的感情事,況且現階段只屬系內流言,不能作實,局外人自然不宜插嘴說三道四。

「罷課當日你會跟『應林』、組爸,還是選擇和 Chloe 二人同行?」William 晃擺在宿生會與大O組員之間,好不頭痛。

Logan 聞言卻面有難色。

「怎麼擺出一副哭喪臉?你若不得已重色輕友,我懂的,應林兄弟也會懂。」

Logan 無奈搖頭,「我甚至不肯定 Chloe 會否支持罷課。」

前天試探問 Chloe 罷課當日有何打算,不料卻碰得一鼻子灰。

「你書也還沒唸好,憑甚麼搞學運搞政治?」Chloe 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深深烙印在 Logan 腦海,「你有時間罷課,幹那些徒勞無功的事情,還不如到 Uncle Sam 的公司實習,累積經驗。不然憑你那成績那主修,恐怕畢業也沒幾條出路。」

甚麼叫徒勞無功?難道只有成功爭取公民提名才好算抗爭勝利?引起全城關注就不算成功?喚醒更多沉睡的靈魂不算成功?對 Logan 而言,那怕只是多一個人站出來、多一把聲音、多一分付出也是邁向成功的一小步;儘管多麼的微不足道,總比原地踏步要強。

電腦的世界只有「0」和「1」,但在現實世界裡,「0」和「1」之間尚有無限個可能。做,最少還有 0.0000000001% 機會可能成功;沉默,則成功機率只剩下絕對的「0」。

最少他有努力過吶喊過,即使抗爭失敗,他日回首,無悔亦無憾。

William 見勢色不對,連忙改變話題,「聽三樓新傳系的師兄說,他們一組人明天會在 MEDCAN 推『如果MEDCAN只有三個餐』的行為實驗,實地拍攝學生反應,問我們能否抽空幫忙。」

Logan 聽得一頭霧水,「甚麼實驗?」

「實驗模擬 MEDCAN 的『特備餐牌』只有三個套餐可供選擇,不過套餐內容一式一樣,選擇不出奄列、雞扒、多士和沙律幾個組合,分別只在於套餐名稱和價錢,測試學生有何反應。」

MEDCAN 竟然會配合新傳師兄這個瘋狂構思?」

「豈止配合!MEDCAN女神 Amy 姐已答應出山共襄善舉。」William 賊笑,「這樣好玩的事情,別告訴我你會錯過。」

Logan 略感為難,「但我已相約 Chloe 吃早餐……」

William 不以為然,「C’mon!雞扒奄列配多士不算早餐嗎?反正 MEDCAN 就在醫學大樓,又不會叫 Chloe 繞遠路,她該不會有意見吧。」

Logan 說不過 William,只好就範。

***

還未來得及向 Chloe 解釋這次的行為實驗,捧着課本筆記的她在視線掃描過是日特設的「MEDCAN套餐」後,面不改容地掏出八達通準備入內點餐。

雖然 Logan 並不認為向以心思慎密見稱的 Chloe 會忽略那三個套餐基本上如出一轍的亮點,但猶豫一秒鐘後還是決定拉住 Chloe

「等等,你沒看出那個餐牌不大妥當嗎?」

Chloe 沒好氣,「不就是三個套餐內容完全一樣罷了。我不關心他們在玩甚麼把戲,反正我對雞扒奄列沒意見,能吃的就不成問題。我待會還有課,你到底是吃還是不吃?」

Logan 錯愕得當下鬆開了手。

他早就暗忖必會出現對「沒有選擇的選擇」置若罔聞的學生,只是萬想不到那個人會是 Chloe

不知恁地,眼前的 Chloe 變得好陌生,好陌生。

黠慧的 Chloe 彷彿會讀心術似的,忽地放柔了聲線,「Logan,成熟一點,好嗎?」

Logan 納罕。

不成熟?他?

原來有堅持、有立場、不平則鳴等同不成熟?

Logan 的胃裡彷彿有無數隻刺蝟在亂竄般難受 ── 他不再認識眼前的 Chloe。到底是她進步了他沒有?還是她變質了而他沒有?

Logan……」Chloe 的嘆息之聲輕不可聞,「中學時沒錯覺得你很有理想很有抱負,那是你的過人魅力。可我們已經是大學生了,早已過了不切實際的追夢年紀……坦白講,我實在看不見我倆的未來。」

未來?要是香港沉沒了,誰還有未來可言?

Logan 但覺一陣耳鳴佔據了大腦,只見 Chloe 兩片唇在開開合合,卻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些甚麼。

半晌,發生短路的思考終於重回正軌,Chloe 的聲音再度鑽進他雙耳。

「我想我們不可能繼續走下去……I’m sorry, I mean it.Chloe 宣判死刑後並沒等待 Logan 回應,頭也不回地轉身揚長而去。

Logan 雙腳猶如被釘死在地板般動彈不得,只能僵直地目送 Chloe 無動於衷的背影徐徐遠去,眼眶內的灼熱漸漸模糊了視線。

原來認清楚一個曾經以為熟悉的人,比失戀被甩更叫人痛心難過。

Chloe Chloe 的自由,她有權對政改漠不關心,這些,他懂得,他理解,他尊重。但她憑甚麼踐踏他的價值觀、他的自由?

打從交往那天起,Chloe 已很清楚她是優等生他不是,她有家底他沒有;當年的她絲毫沒嫌棄過他高攀,如今卻再看不見兩人的前途。從前的理想抱負,如今竟成了不切實際不思進取,變質的一方當真是他?

William 不曉得在飯堂一角潛伏了多久,倏地遞上一罐印有「巴打」字樣的冰凍可樂。

「愛情路上沒有對與錯,只有合則來不合則去;政壇上沒有誰更清高誰較銅臭,只有道不同不相為謀。」William 逕自拉開另一罐「chok王」可樂的拉環與 Logan 碰杯,「Cheers!」


by Catabell
撰於24.09.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