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14

《SO SUE ME》Chap.2


SO SUE MEChap.2


12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可算是在文巧巧預想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她並沒有被安排到老人院、社區中心或醫院當義工,而是被安排到一套突破性擴增實境醫療系統的技術開發部負責「除蟲」。

當社工將社會服務令的資料交到她手中之時,文巧巧不禁懷疑自己被人設計了。

擴增實境遊戲引擎比 3D 遊戲更複雜,儲存的資訊量更是以幾何級數倍增,到底是誰想到要利用她的編程技術為這套系統進行測試及 debug?且那家軟件公司並非甚麼國際級品牌,看來不過是家本地創業公司,憑甚麼叫律政司給他們免費勞工?

文巧巧聳聳肩,判定追究無益。反正沒有她反抗的餘地,況且協助改善醫療系統終究也是善事一樁,她看不出拒絕的理由。

「甚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可以開始。」

文巧巧狐疑地瞇眼,「現在?在這裡?」 

社工將一副智能眼鏡推向她,「戴上這副智能眼鏡,連接上線後,系統開發人員自會向你詳細解釋你的工作範疇。講解部分也會被計算在社會服務令的時數內,沒有問題的話隨時可以開始。」

原來如此。

擴增實境槍擊遊戲她有經驗,只須戴上頭盔即可進入立體的虛擬世界。Google Glass 她也知道,可是透過智能眼鏡進行虛擬實境通訊對文巧巧來說還是頭一遭。

啟動連線通話,鏡頭一閃,眼前景象瞬間從會議室換成光潔明亮的療養院。

「你好,歡迎加入我們的開發團隊。」

文巧巧聞聲轉身,落入視線的,是一張白晢俊逸得猶如自韓劇裡走出來的花樣美男子。

從長相、身高到外形氣質均無可挑剔,是以當下她便判定對方若非電腦繪製的 NPC,便是整形醫院的代言人無誤。

文巧巧好奇地上前伸手探摸對方雙頰,一邊嘖嘖稱奇:「像真度還真高,指尖還有觸感傳來呢!」

難得對方絲毫不覺被冒犯,反而欣賞文巧巧直率求真的個性。

「我們從頭皮刺激大腦產生五官觸覺,不過這方面並非我專長,你若感興趣的話,我可以安排那方面的專家向你詳細講解。」

文巧巧立時會意眼前人並非系統內的數據庫萬事通,只是被委派前來接待她的接頭人!

「既然並非 NPC,那你總有個名字吧?」

「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系統開發人倪詠晨。」

系統開發人?這套擴增實境醫療系統的開發人?就憑他?眼前人充其量不過廿一、廿二歲罷了,典型大學生模樣,比她大不了多少,他是這系統的開發人?

未知系統是否同時具備讀心功能,只見倪詠晨解嘲地咧嘴笑,「我不大像是做大事的人吧?」

「不,只是,你那樣年輕……」文巧巧一時三刻改不掉口直心快的陋習,「還有你那模樣……是系統的角色設定?」

倪詠晨當下意會那是對他外形的無上讚美,忽然耍壞地趨前。

「如何?要不要跟我接吻看看?口感很不錯喔!」

文巧巧刷地飛紅了雙頰,撅嘴佯怒,「當心我向社工投訴你性騷擾!我不可能在被騷擾的環境下完成社會服務令。」

「對不起。」倪詠晨舉手作投降狀,「這玩笑開大了,我誠心道歉。」

「哼!」文巧巧努努嘴,竭力掩飾想笑的衝動。

「玩笑開完了,我們還是回到正題吧。」倪詠晨正容道:「擴增實境技術你知道吧?」

文巧巧點點頭,「原理、運作都了解,遊戲也玩過一些,編程倒沒碰過。」

「我在Google當實習生時負責的,正是擴增實境技術開發。」

「你還在Google實習過!」

還有事情是倪詠晨所不能的嗎?上帝造人也太不公平了吧?

可是文巧巧沒想過,平日姐姐看她,就好比此刻的她看倪詠晨 ── 一切都是那樣的順手拈來,不費吹灰之力。

「這系統可說是擴增實境遊戲的延伸。其實早年歐洲喬治龐畢度醫院便已開始利用 GoPro 攝影機和 Oculus Rift 虛擬實境頭盔實現虛擬手術,讓醫科生能通過 Oculus Rift 以主刀醫師的視點觀察整個手術過程。我們不過進一步注入互動性,接駁患者的大腦神經,讓他們藉虛擬實境重生,得以在系統內自由活動。」

說得那樣輕鬆,彷彿那是傳個電郵、發個短訊般理所當然的事情,足見彼此的層次迥然不同 ── 眼前的他,是個真正的天才。

「我對醫學和大腦神經系統一無所知,不確定自己是否具有擴增實境系統所需的 debug 技術。」文巧巧少有的謙虛。

倪詠晨綻出一彎鼓勵的淺笑,「我們需要的,是你細密的心思。」


(未完,待續)

by Catabell
撰於19.08.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