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4

《SO SUE ME》Chap.1


《SO SUE ME》Chap.1


文巧巧套上那件胸前印有「SO SUE ME」大字的黑色寬身 恤,在鏡前上下打量,嘴角滿意地勾出一絲輕蔑。

「天!告訴我你不是真的打算穿這個出去。」姐姐文麗麗氣得面色煞白。

文巧巧不置可否地聳聳肩,「Why not?」

文麗麗沒好氣,「你這分明是要挑釁人家!」

「放心,不過去見個心理醫生做份健康報告,穿這個並不會被加控藐視法庭。」

「放心?」文麗麗氣得跺腳,「你現在犯了法還要我放心?」

「我既未成年,又不是殺人放火,不過刪掉對方幾件虛擬寶物而已,我甚至沒有中飽私囊,大不了判個社會服務令。」文巧巧猶自滿腔得意。

「就當你初犯輕判,難道你就不能擠出一絲半點悔意嗎?態度如此囂張跋扈,心理醫生看在眼裡恐怕要給你劣評,這豈非自討苦吃?」

文巧巧安慰地輕拍姐姐肩膀,「Relax!我自有分數。」

文麗麗着實不曉得該拿這個妹妹怎麼辦。文巧巧自小聰敏過人,別人唸一星期的書她不出一小時就能倒過來背,卻從不肯把聰明用在對的地方,就知道惹麻煩,且態度輕挑,老擺出一副「我就是比你聰明,怎樣?」的嘴臉,簡直要她這個當姐姐的折壽。

文巧巧撇下一臉愁容的姐姐,匆匆出門會見下一位對手

*** 

李醫生聞聲抬頭,但見一名容貌清麗的少女不卑不亢地朝他點點頭,然後逕自拉開辦公桌另一頭的椅子坐下。

呵,恐怕會是個難纏的對手。

一個人的衣著打扮可以透露許多訊息。這個年紀的少女甚少素顏上街,可是眼前少女卻毫不在意粉飾臉容,可見她對自己的外表有一定自信;印有SO SUE ME」大字的寬上衣配緊身牛仔褲,腳踢一雙左右圖案不對稱的潑墨布鞋,看似隨意的打扮,卻處處顯露她的不平凡。

「你穿這件T恤來可是要表明立場?」李醫生試探問,語氣不帶半點敵意。

文巧巧聳聳肩,「我不過比普通人多一點點幽默感,我以為臨床心理學家會比較懂得幽默感?」

李醫生莞爾。年紀輕輕已能掌握對話的攻防術,果然是個麻煩的對象。

「那雙布鞋出自你手筆?很特別。」

文巧巧挑了下眉梢,意識到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單憑一雙布鞋就看穿她不甘隨波逐流。

互相試探完畢,李醫生笑笑取過案頭的資料夾。

「你可清楚是次到訪的目的?」

「法官需要綜合社工的報告、心理醫生的健康報告和以往的罪案記錄以作出課刑判決。」

「我可以理解為你透徹明白這份報告對決定課刑的輕重甚為重要?」

「正確。」

「你不怕那件上衣會令我對你留下不良印象?」

「我不過幽自己一默,李醫生閱人無數,比我更標奇立異或駭人聽聞的應該大不乏人。況且我相信這次面談,直接坦率比恭恭敬敬的虛偽防範對彼此都更有利。」

李醫生心悅誠服地攤攤手,「既然遊戲規則你都清楚,那可否告訴我犯案動機?」

「你手上的報告應該有詳細口供?我看不過那人橫行霸道,想挫挫他的氣燄,替其他人出一口氣,就這麼簡單。」

「簡單?GBG乃全球最具規模的遊戲公司,其虛擬貨幣與現實貨幣有兌換市場,保安極度嚴謹,偏你卻能輕易入侵並篡改玩家資料。對GBG而言,你的入侵行為有可能令整個遊戲經濟生態系統崩潰,影響深遠。」

文巧巧不置可否,「只能夠說他們的保安並沒有他們想像般厲害。況且我並不打算藉此謀利,也從沒修改過自己的戶口,何來擊潰遊戲經濟系統之說?」

的確,以她不留痕的黑客技巧,要搗亂遊戲裡的交易和拍賣行易如反掌。要不是她在遊戲內教訓原告時直認不諱,遊戲公司甚至無法追查出入侵的蹤跡。以她的狡黠,不可能沒料想過對方會將她在公頻上的說話作為呈堂證供,也就是說,她是故意要給對方好看,且早已權衡過後果。

「所以你堅持這只屬玩家之間的意氣之爭?」

「不就這麼簡單。」

「可是你的存在,對GBG遊戲公司而言是個威脅。」

文巧巧不慌不忙地回道:「納粹黨也視猶太人的存在為極大威脅,猶太人是否因此而該死?」

李醫生笑着搖頭,眼前少女將來不當政客或律師簡直是一種浪費。

「你可知道要為入侵行為承擔法律責任?」

「那自然。不然我怎會乖乖的跑來跟心理醫生對話?」

「你可有為此事感到後悔?」

文巧巧技巧地回答:「我由衷為此事GBG遊戲公司造成困擾而感到抱歉。」

潛台詞是:她對入侵遊戲系統擅改玩家資料這個行為並不感到後悔。

「謝謝你的合作。」李醫生合上屬於文巧巧的檔案夾,禮貌地遞上名片,「若有需要,歡迎隨時預約。」




by Catabell
撰於04.08.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