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14

《品茶的戀愛態度》


忙裡偷閒,喜歡為自己沏一杯茶。

中國的茶藝、日本的茶道、英國的下午茶……各有風格流派與特色,沒有高低之分,都愛,喝甚麼全觀乎心情、配合環境。

我享受品茗奉茶的過程,欣賞專家對茶具、泡法、茶食、茶花,甚至茶室擺設的考究認真,但往往和所有城市人一樣,拿不出時間來苦心鑽研這門學問。不過我品味的,不僅是茶葉本身的清香回甘,而是能好好靜下來呷一口茶的那份悠閒雅致。

喝茶於我,品的,是一種生活態度。

呷一口茶,讓茶韻在舌尖打轉、沈澱。提醒自己,有一種享受,需要騰出時間調適心情;有一種戀愛,需要停下腳步回首細味。

28.8.14

《闊太同窗會》


鄰桌一群闊太在吃英式下午茶,昔日同窗難得聚首一堂,交換生活近況可謂指定動作。

在學的時候比成績,畢業了,老大了,卻仍舊擺脫不了學生時代的競爭意識,且拿來比較的項目更多了:誰的打扮最入時、誰的名牌最新款、誰有車有樓、誰有兒有女……然後互相吹捧一番,嘻嘻哈哈高談闊論玩自拍。

然而我最無法理解的,是為何連「老公」都可以是個比較單位。

誰誰誰的丈夫是醫生律師、誰誰誰的丈夫是公司主席、誰誰誰經常隨丈夫公幹順道歐遊、誰誰誰跟了個軟飯王只知道伸手問她要零用……話題最終拉扯到誰的老公有外遇,誰至今仍小姑獨處無人問津。

那口吻,彷彿嫁得好,甚至嫁得出,便是女人畢生的成就。

26.8.14

《Facebook 感情狀況的主權宣示》


友人跟男友拍拖半年,盛讚對方風趣幽默溫柔體貼,唯一叫她苦惱不安的,是男友遲遲未有將 Facebook 個人資料更改為「in a relationship」,也不曾邀請她出席任何朋友聚會,老推說彼此的生活圈子不同,沒有話題云云。

愛情沒錯是兩個人的事,但人畢竟是群體生物,兩個人在一起即使多甜蜜溫馨,得不到朋輩認同,硬是有所欠缺。

讓情人融入自己的社交圈子是對這段關係的一種肯定,Facebook 的感情狀況更是現代人宣示主權最直接的展示方式,男友諸多推搪,是在否定她的女友地位嗎?

到底是男友嫌她配不上他,怕攜眷出席朋友聚會有失面子?抑或他根本在騎牛搵馬,而她不過是次選後備,所以並不急於予她一個肯定?還是,他早有正印女友甚至正室,她不知就裡竟當了人家的第三者?

友人解不開心中疑竇,漸漸築起思想囚籠,結果終與男友鬧翻,兩人陷入冷戰。 

20.8.14

連載小說:《SO SUE ME》目錄

連載小說


  • 《SO SUE ME》   (連載中)
楔子: 一場惡作劇、12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竟讓少女黑客文巧巧捲入擴增實境系統的神秘鬥爭;幌擺在理智與感情之間,文巧巧將選擇何去何從?

《SO SUE ME》Chap.2


SO SUE MEChap.2


12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可算是在文巧巧預想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她並沒有被安排到老人院、社區中心或醫院當義工,而是被安排到一套突破性擴增實境醫療系統的技術開發部負責「除蟲」。

當社工將社會服務令的資料交到她手中之時,文巧巧不禁懷疑自己被人設計了。

擴增實境遊戲引擎比 3D 遊戲更複雜,儲存的資訊量更是以幾何級數倍增,到底是誰想到要利用她的編程技術為這套系統進行測試及 debug?且那家軟件公司並非甚麼國際級品牌,看來不過是家本地創業公司,憑甚麼叫律政司給他們免費勞工?

文巧巧聳聳肩,判定追究無益。反正沒有她反抗的餘地,況且協助改善醫療系統終究也是善事一樁,她看不出拒絕的理由。

「甚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可以開始。」

文巧巧狐疑地瞇眼,「現在?在這裡?」 

18.8.14

《雞泡魚女友的拆解方式》


友人不明白為何每次女友遇上難題,他致力替她想辦法,把事情圓滿解決,女友卻總是一臉不悅,甚至莫名其妙發脾氣。

這就是男女大不同啊!

男人的思維方式首重解決問題,女人的思維方式首重感覺良好;所以呢,他該優先處理的不是問題的本身,而是安撫女友的情緒!

我們投訴我們抱怨我們一臉愁容看似苦惱,並非說明我們應付不來,那只是一個訊號,提示戀人我們中槍了,快來施救拆彈。

然而要拆的彈,不是問題本身,而是女人無處發洩的不滿和冤屈。

14.8.14

《一輩子的承諾》


少女向閨密訴苦:和男友拍拖3年感情穩定,可是兩人快將升讀大學各奔前程,男友卻完全沒有結婚打算,追問之下,對方甚至不肯給她一輩子的承諾。

閨密劈頭便問她男友可有劈腿徵兆。

少女回說男友態度專一,兩人又同級同班,基本上除了各自回家以外兩人猶如連體嬰般親密,哪有出軌空間?

閨密勸少女別杞人憂天,少女卻憤憤不平 ── 既然口口聲聲說愛她,為何卻不肯給她一個名分、一個承諾?

男方認為初戀早婚的人生太順利平坦,需要花時間摸索未來,女方卻滿足於現狀,憧憬王子公主從此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的童話式結局,擔心男友升學後有可能移情別戀,於是給對方一個期限,期限一過便得作出抉擇:要不以結婚為前題繼續交往,要不分手各行各路。

8.8.14

《微信搖一搖,搖出個女神》


友人北上公幹,寂寞難奈惟有玩玩隨機交友,微信搖一搖,搖出個女神來。

所謂「女神」,自然是那種由大眼仔、重裝甲、高抄三七面、金魚嘴外加無敵PS美圖堆砌出來的自拍頭像,約會若要憑相認人恐怕得白走一趟的那種。你懂的。

照說友人經常往來東莞,又是歡場常客,一般釣魚伎倆合該司空見慣,偏這次竟天真的問:「我應該相信她嗎?」

原來友人將屆而立之年,近日常被長輩催婚,於是急於找個花樣年華純情美女共諧連理。

一眾好友竊笑:「純情女往東莞找?傻的嗎?」 

6.8.14

《面子工程》


自小認為,婚宴是一場勞民傷財的「大龍鳳」。

偏不少女生憧憬婚禮,幻想那將會是她們一生中最漂亮動人的日子。

多得小時候經常出席婚宴當花女,「behind the scenes」或混亂或混帳的場面接觸得多,種種不切實際的幻想老早破滅。先別說婚禮是對體能的終極挑戰,對新人以及其家人的EQ亦是一大考驗。不少準新人在商討禮金酒席時已各不相讓,爭拗得面紅耳赤甚至不歡而散的亦大不乏人。

多少情侶為了顧全體面、滿足雙方家長的虛榮,長年節衣縮食甚至不惜向銀行借貸,為的,不過是一夜風光。

早前便有網民指因家境一般,即使傾囊而出,存款亦僅足夠應付酒席開支,婚後即一貧如洗,就連結婚戒指也負擔不起。女方嫌棄男方寒酸,不斷數落男家長輩,最終婚事告吹,以免耽誤她的大好青春。 

4.8.14

《SO SUE ME》Chap.1


《SO SUE ME》Chap.1


文巧巧套上那件胸前印有「SO SUE ME」大字的黑色寬身 恤,在鏡前上下打量,嘴角滿意地勾出一絲輕蔑。

「天!告訴我你不是真的打算穿這個出去。」姐姐文麗麗氣得面色煞白。

文巧巧不置可否地聳聳肩,「Why not?」

文麗麗沒好氣,「你這分明是要挑釁人家!」

「放心,不過去見個心理醫生做份健康報告,穿這個並不會被加控藐視法庭。」

「放心?」文麗麗氣得跺腳,「你現在犯了法還要我放心?」

「我既未成年,又不是殺人放火,不過刪掉對方幾件虛擬寶物而已,我甚至沒有中飽私囊,大不了判個社會服務令。」文巧巧猶自滿腔得意。

「就當你初犯輕判,難道你就不能擠出一絲半點悔意嗎?態度如此囂張跋扈,心理醫生看在眼裡恐怕要給你劣評,這豈非自討苦吃?」

文巧巧安慰地輕拍姐姐肩膀,「Relax!我自有分數。」

文麗麗着實不曉得該拿這個妹妹怎麼辦。文巧巧自小聰敏過人,別人唸一星期的書她不出一小時就能倒過來背,卻從不肯把聰明用在對的地方,就知道惹麻煩,且態度輕挑,老擺出一副「我就是比你聰明,怎樣?」的嘴臉,簡直要她這個當姐姐的折壽。

文巧巧撇下一臉愁容的姐姐,匆匆出門會見下一位對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