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14

《失戀日記》-Chap.34


Chap.34


往酒店 Check-in,向小姨交代妥當後即匆匆為我的「狩獵行動」作好準備。

既然莫晴希望我能好好享受和珍惜這個尋人過程,我就把她的願望貫徹到底吧。

在這個單憑一部手機也能當上攝影大師的世代,我選擇反其道而行,出發前翻箱倒篋,向老頭子借來一台 Rolleiflex 3.5F 雙反相機。我知道,子恆一定會笑我老古董,這年頭誰還耐煩手動對焦沖曬菲林?手機拍攝既方便分享傳閱,還能即時修圖加入各式濾鏡效果,何必自找麻煩?可我也知道,莫晴一定會欣賞雙反相機拍出來的獨特層次感,還有那必須完成一整卷菲林後才能查看成果的那一份期待的心情。

因為值得期待,所以更用心捕捉沿路風光。

然而叫我最期待的,莫過於當我完成袋中那四卷 Retro 400S 和 IR400 之時,莫晴就在我身旁,陪我檢視每一片風景:

第一片,桃園機場的入境大堂;
第二片,接駁巴士的車票;
第三片,酒店房間內,茶几上亂中有序地放着莫晴的信、地圖、房卡、抵步後在便利店買的悠遊卡、一支礦泉水,還有數卷黑白菲林;
第四片,西門站的捷運入口;
然後,第五片,莫晴信上寫的那個門牌。 
我深深吸一口氣,再一口氣,企圖穩定顫動不已的雙手。抖成這個模樣,恐怕拍出來的照片連門號也沒能看清楚。

閉上眼,深深呼吸,腦海自然而然地勾勒出莫晴前來應門的模樣。

鼻頭一酸,一不小心按下了快門。

也罷。模糊不清的影像正好真實地反映出我此際的視線。

最少,她會了解我是懷抱着甚麼樣的心情去記錄這一刻。


沒有回應。


還是沒有回應。

我吁一口氣,看來我是摸空門了。

莫晴大概又跑到某個幽靜的角落去看「海」吧。

一想到她仰望「海」時那專注溫柔的神情,心頭不禁泛起一陣悸動。

沒關係,我可以等。

這半年來,我好歹也有一點長進。

一百二十分鐘的男友、一百八十日的思念、八百一十四公里的征途……我可不是老遠跑來台灣氣餒敗走的。

莫晴會把新作寄給我,就是算定了我會登門討債;既會把這過程形容為“treasure hunt”,就不會如此簡單地在第一個 checkpoint 便把我踢出局。即使抓不到她的尾巴,她總會留下些甚麼線索好讓我能追隨她的腳步。

我撕下《失戀日記II》的空白頁,草草寫下我的挑戰書:


莫晴/明日:

你欠我那四百分鐘,我是鐵定會連本帶利地討回去的。

傅威


我把挑戰書折好,然後從門縫下送到莫晴那兒。

第一卷菲林還沒拍到一半,我和莫晴之間的狩獵遊戲不會這麼快便結束。

本打算隨便在附近找家咖啡店或書店消磨時間,雙腳卻在咖啡店門前那手繪推介落入視線的瞬間膠在原地。

在那塊黑板底端的一角,以白色粉筆寫着「本週特調咖啡:明日」

我一個箭步推門內進,朝背向我的店員大喊:「請給我一杯『明日』。」

束一頭栗子色短髮的店員回頭,對上我視線的,是一雙冷若冰霜的眼睛。


  
by Catabell
撰於23.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