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14

《分手的風度 101》


有些女人,分手選擇大哭大鬧,誓要對方沒有好日子過;
有些男人,分手選擇玉石俱焚,自己無法擁有的,別人也甭想得到。

有些女人,分手後力數前度不是,竭力抹黑,誓要還以顏色;
有些男人,分手後全力推卸責任,只管塑造愛情勝利者的形象,絲毫不顧對方感受。

分手,也講風度。

看一個人處理感情事的手法,多少能看出這個人的品格高度。

曾經相愛的兩個人互數不是,隔空發炮開火,恨不得對方萬劫不復,那是多麼醜陋可悲的一件事。

兩個人不再相愛,是緣份走到盡頭;然而無法相守也不必樹敵,即使做不成朋友,大不了老死不相往來,何必弄至此仇不共戴天?

26.4.14

《失戀日記》-Chap.35



Chap.35

大抵因為我額上清清楚楚地寫着「失望」二字,短髮店員本來冷冰冰的眼神換成了兩彎淺笑。

「隨便坐。」短髮店員以下巴點向店內唯一空着的位置。

我拉開木椅,坐下,然後將相機輕放桌上。

才坐下,鄰座男生忽然一屁股坐到我對面。

「你認識思楠?」語氣充滿敵意。

「誰?」我摸不着頭腦。

「別裝蒜了。我天天光顧,可這兩個月來從未見過思楠笑得這樣甜。」另一位食客也非常不客氣地將椅子端到離我不到二十公分之處,粗邊黑膠框眼鏡讓他看來一臉蠢相。

甜?你的腦袋被腐蝕掉嗎?那分明是取笑的神情!

抬頭,意外發現大部分食客均正豎直耳朵,全神貫注地等待我的回覆。 

24.4.14

《失戀日記》-Chap.34


Chap.34


往酒店 Check-in,向小姨交代妥當後即匆匆為我的「狩獵行動」作好準備。

既然莫晴希望我能好好享受和珍惜這個尋人過程,我就把她的願望貫徹到底吧。

在這個單憑一部手機也能當上攝影大師的世代,我選擇反其道而行,出發前翻箱倒篋,向老頭子借來一台 Rolleiflex 3.5F 雙反相機。我知道,子恆一定會笑我老古董,這年頭誰還耐煩手動對焦沖曬菲林?手機拍攝既方便分享傳閱,還能即時修圖加入各式濾鏡效果,何必自找麻煩?可我也知道,莫晴一定會欣賞雙反相機拍出來的獨特層次感,還有那必須完成一整卷菲林後才能查看成果的那一份期待的心情。

因為值得期待,所以更用心捕捉沿路風光。

然而叫我最期待的,莫過於當我完成袋中那四卷 Retro 400S 和 IR400 之時,莫晴就在我身旁,陪我檢視每一片風景:

第一片,桃園機場的入境大堂;
第二片,接駁巴士的車票;
第三片,酒店房間內,茶几上亂中有序地放着莫晴的信、地圖、房卡、抵步後在便利店買的悠遊卡、一支礦泉水,還有數卷黑白菲林;
第四片,西門站的捷運入口;
然後,第五片,莫晴信上寫的那個門牌。 

6.4.14

《豈若有餘而相忘》


許多男生不知道元稹,卻也曾引用過他的《離思》。

「曾經滄海難爲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多麼的迴腸盪氣。今生有幸能遇到這麼一個她,讓他領略到世上原來還有這一種愛情,彼此間的甜蜜深刻,直教天地動容。曾跟這樣的一個女子相愛過,世間庸姿俗粉又豈能叫他動心?

可是這天看“Teen Wolf”,男主角母親的一番肺腑之言卻猶如當頭棒喝 ── 殘忍,卻也再客觀現實不過:

“Sweetheart,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no teenager ever believes, but I guarantee you is the absolute truth. You fall in love more than once. It will happen again. It will be just as amazing and extraordinary as the first time and maybe just as painful. But it'll happen again. I promise.”

熱戀時,我們總一廂情願地相信對方是一生中最愛;即使有日分手,我們仍堅信此生不可能再遇上另一最愛。熱戀時,我們總天真地相信一刻便是永恆,這是愛情可貴可愛之處。奈何現實卻時刻提醒我們,一生是個很漫長的日子;世事多變,彼時最愛不一定就是陪我們走到盡頭那一位。

4.4.14

《完美》


女生甲說,她的前度是個完美的男人,可是和他分手非但沒有世界末日,反而鬆一口氣,覺得自己終於回到現實。

女人大都是主觀和感情的生物,尤其是戀愛中的女人,她們眼中的戀人完美得像來自星星的他半點也不意外。

甲的男友是否當真如此完美無從稽考,但最少分手後,她終於不必擔心男友何時會變心,不必猜想對方為何會看上平凡的她,不必再為其他女生嫉妒不屑的目光而感到無地自容。

我從不相信世上有完美的人,極其量不過接近完美。你有遇過有家勢、有學問、有修養、有廚藝、有品味、有樣貌、有身材、有口才、有急才,而且脾氣還好得像 Mother Teresa 的女人嗎?我還沒遇到過,甚至不曾聽說過。

問男性友人,賜他一個完美的女神他要不要?

友人大智若愚,即時耍手擰頭表示完美根本不適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