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4

《穿Uniqlo的約會禁忌?》


日本女性網站「マイナビウーマン」針對 22 39 歲的在職男性進行了一項調查,問卷只有一條問題:

「彼女がデートに全身ユニクロコーデで来たら嫌ですか?」(中譯:女友若以一身 Uniqlo 裝扮前來約會可會討厭反感?)

回答「會」的男性佔 23.9%,理由包括:

「約會時希望對方能打扮得漂亮時尚一點,別穿日常服來赴會」
「感覺好cheap
「內衣那些還好,若全身上下也是 Uniqlo,不禁懷疑對方到底是對衣著裝扮沒興趣還是無心打扮,有點反感」
「不管怎麼說,總之全身 Uniqlo 就是討厭」

約會穿 Uniqlo 有甚麼問題?!

任何品牌也能穿出個人風格,重點是用料舒適、剪裁合身和尊重場合吧?除非約會地點是歌劇院或高級餐廳,有 formal dress code,不然 Uniqlo 也不見得很失禮呀。 

29.12.14

《港女的聖誕禮物》



Boxing Day 過後,男人堆的話題仍離不開聖誕禮物。

James 聲稱在平安夜被女友「打劫」了一頓價值三千元的米芝蓮星級大餐,至今猶有餘悸,偏女友卻曾多番暗示喜歡 Pandora charm braceletJames 自問並非一毛不拔,只是在他眼中,Pandora 的款式不堪入目,售價卻動輒二千多元,不值得,於是心生一計,找來工場朋友幫手訂製一條碎鑽項鍊。

James 揚揚得意,指項鍊在店舖一般約售 $3500,如今以友情價 $1500 購得,省了大錢,又能滿足女友的訴求,絕對是雙贏方案!

錯!簡直大錯特錯!James 實在太不了解港女心態。

19.12.14

《港女的好碼頭》



擇偶首要注重些甚麼?

外表?聲線?學歷?德行?職業?品格?收入?家世?興趣?談吐?幽默感?見識?專業資格?

認識一位港女,曾揚言月薪不足3萬、約會沒預先訂枱訂票的追求者一律不作考慮。

有人拍拖為了談戀愛,有人拍拖為了找飯票,有人拍拖為添陪襯品;各取所需、求仁得仁也就沒啥好抱怨。最少港女開宗明義詳列收入條件,擺明車馬的貪婪總比他日發現貨不對辦才互相埋怨磊落些。

沒聯絡好些日子,從友人口中得悉港女泊了個好碼頭,更盛傳好事近。

好碼頭?港女心目中的理想對象會是個怎樣的人呢?友人轉述港女男友不但手持本港物業,更在澳洲購入了價值 800 多萬的豪宅。 

5.12.14

《尊嚴的抉擇》

 (本文原載於「全民媒體」) Photo credit: Brittany Maynard 


人,本應生而自由,有選擇的權利。

然而若必須二選一,你會選擇「活着白受罪」,還是「走得有尊嚴」?

29 歲的 Brittany Maynard 選擇了後者。

罹患第 4 期高惡性度腦瘤(俗稱腦癌)的 Brittany 強調自己體內沒有一個細胞具自殺傾向 ── 她乃家中獨女,確診時正值新婚,自然比誰更捨不得遺下摯愛家人結束生命。

她比任何人更想要生存,更渴望世上能有一種可以治癒她的藥,奈何事與願違。

所以她選擇了安樂死,因為,世上有一種愛叫放手。 

離開,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家人。

2.12.14

《雞蛋的抉擇》

  
Allison 拖着笨重的行李,離開中央車站後接連拐錯兩次彎,幾經辛苦才找到 Upplandsgatan 轉角處的 City Backpackers Hostel,推門內進,視線旋即被坐在窗台的大男生吸住。

正確而言,是被男生手上那台 iPad 吸住了視線,如同大堂內其他背包客一樣。

Allison 無奈地吁一口氣。

沒想到老遠跑來斯德哥爾摩散心,結果尚未登記入住青年旅舍便已碰到香港人面孔。想避世?談何容易。

不過最叫她憂心的,還是 iPad 上正在播放的視訊短片。

沈寂了好一陣子的雨傘運動竟然好死不死挑她離港這段日子才風雲再起,眼見短片中警務人員手起棍落,奮力揮向背對警方,正急步護送友人離開的男途人,好幾個圍觀的外藉背包客當下吐出了一堆國際通用的髒話。

Allison 和手持 iPad 的男生對望半秒,饒有默契地點頭苦笑。 

24.11.14

《大黑豬的騙局》



Allison 男友 Tyler 交往六年多,以為這輩子就是他了。

雖然 Tyler 至今尚未正式向她求婚,可是兩人早有共識 ── 最少 Allison 是這樣認為的,不然兩人不時結伴參觀新樓盤示範單位幹嗎?

然後,某日中 Allison 打算煮麵吃,Tyler 卻為此提出分手。

Tyler 瞥了 Allison 手上的麵條一眼,然後淡然地說:「我愛吃稍微軟一點的。」

「我知道。」Allison 不以為然,「我會先把自己那份撈起來,你那碗我再煮一下不就好了?」

她向來偏愛硬身一點的麵條,他則喜歡吃稍軟的;都交往這些年了,這一點小習慣豈會難倒她?

「那太麻煩了。」

「那你有甚麼妙法?」Allison 半開玩笑地把麵條塞向 Tyler,「不然換你來煮呀!」

Tyler 無奈地吁一口氣,「我倆根本合不來,這樣下去不會有結果。」

Allison 拿着麵條的手懸在半空,廚房裡只餘下鍋中沸水不斷冒出氣泡的聲音,還有一種叫哀莫大於心死的味道。

14.11.14

《破解「雙藍剔」魔咒》


女生從許久以前就知道,男友是那種讀取短訊後並不急於即時回覆的人,所以當 WhatsApp 新增「雙藍剔」功能用以標注已閱讀訊息時,她的世界並沒有因此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當身邊的姊妹同事埋頭商議對策,熱切討論得悉男友只讀不回後到底應裝傻扮懵放他一馬還是大興問罪之師時,女生也只淡然一笑。

女生無法理解一眾男性朋友因何如臨大敵般求教越獄破解雙藍剔之法,彷彿那是比伊波拉更具殺傷力的一場災難。

「難道你都不覺被侵犯私隱嗎?」男友人不可置信地瞪眼,「幾時讀取訊息是我的自由呀!」

女生點頭附和,「對呀,幾時讀、幾時回是你的自由。」 

12.11.14

《崖上的地平線》



冬日清晨,陽光溫煦平和。

層層巨浪饒有節奏地拍打着六角節理岩柱群,濺起漫天細白水花,似要翻出一億四千萬年前火山噴發的痕跡。

離岸不遠處,一棵崗松悄然隱立一隅,迎着晨曦,拖出一道斜長暗墨的陰影。陰影下,白衣少女環抱雙膝,默默凝視遠方那被大霧模糊了的地平線。

穿枝透葉而來的晨光沐浴在少女身上,照亮了她清麗但蒼白的面容。

三十分鐘過去,少女依舊靜止不動,唯一印證時間流逝的,就只有海面上湧動的粼粼波光,以及少女身上那方隨風飄曳的圍巾。

良久,少女終於低頭審視她那光滑的掌心 ── 不帶一絲紋理,非常突兀的一種光滑。

少女不由得高舉雙手,讓頭頂的崗松樹梢透過光與影,在她掌心揮灑出濃淡深淺交錯的灰與黑,勾勒出一道道「掌紋」。

少女嘴角滲出一絲苦澀。

在別人身上顯得如此理所當然的東西,對她而言卻是那樣的遙不可及。

驀地,右手中指下方出現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血痕彷彿擁有獨立思想般,瞬間在嫩白的掌心拉出一個詭異的符號。

「不要!」少女力歇聲嘶地握緊右手,似要遏止甚麼可怕的事情發生。

頃刻,一道氣旋彷彿在少女的腳底形成,電光火石間,以少女為中心開展,方圓五米內的植物悉數枯萎!

10.11.14

《To “it”, With Love》

  
自閉症是個神秘的國度,它奪去了一些,卻也賜予另一些;患者飽嘗情緒表達及社交障礙的挫敗,卻也擁有截然不同的視點,讓他們得以察覺世人遺忘的美麗。

人們普遍對自閉症缺乏理解,常常誤把患者視作智障或冷感,終日活在自己的世界;其實他們只是不擅與人溝通,並不代表他們對世界漠不關心。相反地,不少患者感情豐富,且懂得將關懷延展至死物之上。這天在《The New York Times》上讀到一篇文章To Siri, With Love: How One Boy With Autism Became BFF With Apple’s Siri,由一位自閉症男孩的母親撰文,描述兒子 Gus 如何在 iPhone 語音助手 Siri 身上發掘前所未見的可能性。

Gus: “You’re a really nice computer.”
Siri: “It’s nice to be appreciated.”
Gus: “You are always asking if you can help me. Is there anything you want?”
Siri: “Thank you, but I have very few wants.” 

24.10.14

《送禮保值的迷思》


友人喜歡贈女友小飾品,偶爾送她一份驚喜。然而男生嘛,泰半對首飾品牌沒認識,除 Tiffany & Co. 以外一概不知,想挑一件精緻可愛的卻又茫無頭緒,只好找我集思廣益。

年初替他自日本購入的4℃手鏈深得女友歡心,天天配戴逗得他也心花怒放。

近日,友人的間歇性選擇困難症再度發作,登門求助。按他的預算給了點小意見,最後友人卻決定捨日本品牌的清麗可愛和精細造工,取本地周XX珠寶的實而不華,理由是「純銀手鏈也動輒過千,錢不過花在設計上,倒不如買條白金的更保值」。

唉,男人!

男人就是不明白,女人鍾情首飾,並不單為炫耀貴重金屬本身的價值,而是在意飾品的設計造型能否配襯出她的品味。

換個男人都明白的簡單例子:論舒適,「阿婆胸圍」一定勝過 Victoria's Secret,然而若給男人選擇,10 個有 10 個也會選後者 ── 視覺效果勝於一切呀! 

11.10.14

《數學題:論香港政府的誠信指數》

  
你可以列舉一百個反對佔領的理由,可是撇開這些政見立場,平心而論,你當真認同一個言而無信的政府?

承諾與學生對話,然後對話前夕突然發生黑勢力介入事件、血淺旺角警方卻袖手旁觀,雙方對話被迫終止;
承諾與學生對話,然後對話前夕司長林鄭月娥突然反口指佔領人數有下降趨勢,單方面終止與學生對話。

一個由誠信破產的官員掌管的政府當真可信可靠?

一個朝令夕改、說話不算話的政府勸你「袋住先」,你當真相信今日不拒絕不發聲,日後還有轉機?眼前不肯兌現的承諾,十年或二十年後就有望實現?

縱然你有一千個反對的理由,還不至於天真若此吧。 

9.10.14

《誰偷走了我的道路》


記者會上,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許鎮德指非法集結造成多區交通混亂,影響市民生活,激發民怨易生衝突。

讓我回溯一下當天乘坐巴士的親身經歷。

平日大多乘坐以灣仔碼頭為終點站的 905 號巴士,候車往往需時 20 30 分鐘不等(告示稱該車班次為 8 12 分鐘一班)。佔領運動期間,905 曾一度改道,只限短途路線行駛;及至107日,905 重啟九龍區路線,惟不停靠旺角站,並改以港澳碼頭為終點站。當日交通雖不大暢順,但依舊可於正街、東邊街以及修打蘭街靠站,且班次頻密,候車時間不多於 10 分鐘。

24 小時過去,905 巴士在駛離西隧後卻選擇了截然不同的行車路線。

未幾,巴士下層起鬨,因擔心突然改道,於是上前了解一番。 

7.10.14

《雨傘下的卡夫卡與火影漫畫》


 
雨傘運動是耶非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這夜不談政見,只想分享一點正能量。

佔領旺角首日,沒撐多久便已遭當時的嘉年華氣氛和滿街的人肉煙囪擊退……一直退回金鐘。這夜,又再回到飽歷風霜愈戰愈勇的旺角,發現氣氛迥然不同,目光所及,處處都很有愛。
 
這邊廂大台在輪流發言,那邊廂年青人在小組討論交流政見;
有人席地而睡,有人專心功課;
你讀你的卡夫卡,他看他的火影漫畫;
有白領依舊西裝筆挺,十指在鍵盤上飛舞,低頭努力趕他的計劃書;
有人把騎來的單車隨意擱在路旁,鎖也沒扣一個便席地而坐與陌生人攀談起來。

並排的輪椅上坐着兩個交頭接耳的中年人,他們沒有積極參與任何小組討論,身前卻放着一張手繪「加油」的大字橫額。

5.10.14

《雨傘護良知,拳頭毀公義》


我不會要求任何人站出來,自覺有此必要的,用不着我遊說。

即使你毫不關心沒有公民提名,儘管你不認為有義務守護學生,縱然你不在乎我城死活……統統沒關係,畢竟漠不關心也是一種立場,一種選擇。

只是作為一個有良知有思考的人,懇請你張開眼睛,看看你的周圍。

民主是彼此尊重、和而不同,而絕非侵犯施暴。

請明辨是非,不支持,甚或反對,也不至於對他人拳打腳踢、非禮摸胸。

不問政見立場,人家的女兒也是有娘生的,是否單純因為對方持相反政見就「活該」被非禮呢?見到對頭陣營有女性被非禮搓胸,你當真會額手稱慶?當真認同藍絲帶那套「出得嚟示威就預咗比人非禮」的論調?

是其是、非其非,不論任何情況或條件都不會構成侵犯女性的合理或合法理由 ── 沒有敵我之分,只有善惡之別。

3.10.14

《雨傘博奕:有飯,真係唔食?》


早上警方再發新聞稿,據稱特首辦門前佈防的警員要求示威者放行兩輛貨車,並保證車上沒有裝備,僅運載食物食水。惟經歷前一天警方失信,被放行救護車實為尾隨警車護航,而換班警員則大量運送橡膠子彈及催淚彈進入特首辦;警方誠信破產,示威者拒絕再上當亦人之常情。

報載,現場警官在多次要求示威者放行無效後,兩輛貨車掉頭離開,警官指摘示威者漠視警員基本需要。示威者則齊聲高呼「人手送飯」口號,強調願意協助,惟警員堅持要貨車駛入。

猶記得9月26日,被困公民廣場的學生要求讓救護員入內接載心臟病發病人,當時警方同樣拒絕放行;學生要求食物及水均被無視,甚至要求放行上廁所亦被拒,結果連女學生也得當眾便溺……到底是誰更不人道?誰賊喊捉賊?

雨傘運動發展至此,警方和傳媒的誠信統統存疑,畢竟所有報章均有立場、都以偏概全,我比較相信兩位當時在場的朋友。 

《象牙塔內看不見的雨傘運動》


支持爭取公民提名真普選,卻從不打算摻和「佔領中環」。

「佔領中環」只聞樓梯響整整18個月,當中太多的計算,太多的利害關係,太多動機不純的權力鬥爭,我又何苦巴巴的跑去當人家的政治籌碼?

然而我還是站出來了。

為的,只是守護學生,守護我們的城市。

學生為這城市付出的已太多,然而針對與批評卻不絕於耳。

政客面對動機單純、無私、堅守和理非非的學生稚子,找不到破綻,只好拿年紀做文章,指他們太年輕,理想再崇高也不過淪為別人的政治棋子。

潛台詞是:「脑囟都未生埋,回去多唸幾年書再說!」

政客不明白,年輕,正是他們的本錢。

28.9.14

《邂逅在罷課蔓延時》



「如果MEDCAN只有三個餐」上載到 YouTube 後瞬即被瘋傳,報章網媒爭相轉載報道。是以罷課當日抱着「朝聖」心態到 MEDCAN 一遊的人可謂絡繹不絕。

「聞說還有人向 Amy 姐拿簽名!」Alexander 啼笑皆非。

Logan 一語道破:「還不是 William 害的!」

Logan William 一度隱瞞原來他正是整個計劃的幕後軍師一事雖不至於耿耿於懷,卻仍深感被擺了一道,畢竟那個行為觀察實驗正是他和 Chloe 分手的導火線。

William 也不是不心虛的,「這話若傳到教授耳中,叫新傳的師兄師姐情何以堪呢?我也不過在他們小組討論期間給了點小建議罷了。」

「少跟我來這套!」Logan 橫他一眼,「別告訴我你沒計算過會演變成這樣的結局。」

事情發展的確在 William 意料之中,畢竟主修心理的他中學時已被冠以「Puppeteer」外號。不過 Logan 亦深明 William 設計的舞台充其量只是催化劑,不可能左右到 Chloe 的想法和立場。

William 舉手作投降狀,「我完全沒有拿你倆當白老鼠的意思。」

說的也是實話。

「算了。」Logan 吁一口氣,「罷課當前,分了手反而樂得輕鬆,最少不必為政見分歧鬧得面紅耳赤,罷課示威也少了一層顧慮。」

William 原想出言安慰,卻被身後一位手繫黃絲帶,似乎與他們同一陣線朝公民廣場前進的女生輕拍左肩。 

27.9.14

《被浪擲的8年》


女人和男友拍拖8年,最終因迫婚不遂果斷斬纜,豈料前度2個月後另結新歡,女人頓感被背叛。

「才2個月,他怎可以如此快便忘情?」

替一段感情畫上句號以後再投入新戀情何罪之有?
 
問題在開始得太快?是2個月還是2年又有甚麼關係呢?他終究沒選擇回頭,無論開始在2個月後抑或20個月後,她還是會心有不甘。

結束了的感情就是「過去」,人總不能永遠活在過去之中。她選擇原地踏步,並不代表前度也得停滯不前。 

26.9.14

《分手在罷課蔓延時》


學聯罷課如箭在弦,大O組爸 Michael WhatsApp 群組內相約組員晚上到眾志堂組聚,順道商議參與組織罷課。

William 讀畢訊息,以手肘輕推身旁的 Logan,「你要不要先請示女王?」

指的,自然是 Logan 唸醫科的女友 Chloe。其實 William 並不特別討厭 Chloe,「尊稱」她女王亦非嘲諷不含貶義,純因 Chloe 當選系花,偏她最痛恨別人只著眼外表,抹殺了她寒窗苦讀的努力與實力,加上現時公主橫行當道,才會改而戲稱 Chloe 為「女王」。

「不必,Chloe 今晚也有約,要和同學擬定 group project 題目。」

同學。

William 饒有深意地瞟了 Logan 一眼,不好再說些甚麼。 

24.9.14

《壞男人磁石》


有一種女人,從不信奉「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偏圍繞身邊的全是不濟的男人;
有一種男人,不屑當兵供娘娘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偏愛上的女生統統名花有主。

他們苦惱萬分百般無奈,想改變現狀,卻猶如被下了詛咒般走不出自虐式戀愛的輪迴。

自嘲「bad boy magnet」的女生問這可是因為她有甚麼特質格外吸引壞男人?

以朋友身份來往絲毫不覺有異,可是相處下來,發現這類人往往有既定的戀愛行為模式,漸漸形成一道獨特的磁場,專門吸引壞男人前來叩門。

小學生也知道,磁鐵是異極相吸,同極相斥。 

18.9.14

《前度是個地雷陣》


女友指着 facebook 一個回應質問:「這是誰?」
男友不慌不忙地回道:「前女友。」
女友差點沒七孔冒煙:「你背着我和她搞曖昧?」
男友啼笑皆非:「法官大人,status 人人看得見,包括你在內,哪裡曖昧了?我若真要搞曖昧還不如私訊算了。」
女友猶自氣難下:「但你仍跟她保持聯絡!」
男友萬分委屈:「她是我的前度,不是世仇。我選擇和她保持朋友間的相處與關心,是對那段感情負責的表現,絕非藕斷絲連。」
女友含淚反問:「那我呢?你就不用對我們的感情負責了嗎?就不必顧及我的感受了嗎?」

男友受夠了女友的無理取鬧,更不明白兩者有何抵觸,難道與前度分手後必須老死不相住來女友才會稱心滿意?

我猜,會理直氣壯地回答「對啊!」的女生還不在少數。

「前度」是個地雷陣,無論如何小心翼翼,總會在無意之間觸動到現任的神經,卡到隱藏的壓力式近發引信,引爆潛藏在兩人之間的詭雷。

12.9.14

《愛情履歷表》

  
大學女生問:「男友比我年長十六年,看來城府很深,又離過婚,但我真的很想和他組織家庭,奈何他似乎不太願意談婚論嫁,老推說將來的事誰知道。我會不會步他前妻後塵?」

年齡差距大有問題嗎?只能說,可以越過的障礙,就不算問題。

愛裡沒有年齡歧視,假如對方的年紀會對你造成困擾,那不過說明你還愛得不夠。要是愛得足夠,自會架起愛情濾鏡,淨看得見正面優點:年長的,可以當明燈嚮導;年輕的,有助尋回童真童心。

況且年紀大不就代表城府深。要知道,倘若對方的城府真箇那樣深,根本不會輕易讓你看得出來;你若一眼就能看穿,那證明你也不好應付,怕甚麼?拍拖又不是玩Mastermind,不必絞盡腦汁機關算盡。城府再深的男人也是人,在自己深愛的女人面前亦會放下戒心馴如羔羊 ── 他要是愛你,就不會去計算你。

談戀愛不是上陣殺敵,既不會授勳也談不上戰績;離過婚亦非不光彩履歷,不必拿來批判扣分。 

7.9.14

《愛沒有先後》

  
Angelina Jolie Brad Pitt 完婚,祝福的人很多,翻舊帳的也不少。

兩人早年於拍攝「Mr. & Mrs. Smith」期間擦出火花,奈何當時男方已有家室,且太太 Jennifer Aniston 同屬荷里活名人,Angelina Jolie 自然不可能被蒙在鼓裡。明知對方乃有婦之夫仍一頭栽下去,破壞家庭的第三者被冠上「狐狸精」之名亦屬意料中事。

只是,愛情倘要發生,沒有誰阻止得了。

愛沒有先後次序,不是先遇上誰便合該愛誰多一些。

況且 Brad Pitt 情歸何處誰又有權置喙?兩個人即使結為夫妻,合不來就是合不來。他唯一做錯的,不是愛上那個對的人,而是沒有先離婚然後才發展新戀情。

在背妻偷腥一事上,Brad Pitt 毋庸置疑100% 理虧。

可是他有愛錯嗎? 

5.9.14

《冰水滅冷眼》


相信不少人對 Ice Bucket Challenge 漸感麻木甚至厭倦,即使再有「找數」短片也提不起興趣點擊。

破例,是因為這次找數的,是霍金

因為霍金,所以遠在 Ice Bucket Challenge 尚未流行之前已知道世上有種病叫 Motor Neurone Disease(運動神經元病),患者的運動神經元會慢慢退化,停止傳送訊息到肌肉,以致肌肉逐漸衰弱萎縮,最終全身癱瘓並失去語言能力。

霍金被診斷患病時才 21 歲,尚在牛津大學唸博士,醉心鑽研廣義相對論與黑洞。確診後,霍金幾乎完全衰失了學術研究的動力;將他自絕望中拯救出來的,是愛情。

與第一任妻子相戀、訂婚,讓霍金領略到世上還有值得他活下去的理由。 

31.8.14

《品茶的戀愛態度》


忙裡偷閒,喜歡為自己沏一杯茶。

中國的茶藝、日本的茶道、英國的下午茶……各有風格流派與特色,沒有高低之分,都愛,喝甚麼全觀乎心情、配合環境。

我享受品茗奉茶的過程,欣賞專家對茶具、泡法、茶食、茶花,甚至茶室擺設的考究認真,但往往和所有城市人一樣,拿不出時間來苦心鑽研這門學問。不過我品味的,不僅是茶葉本身的清香回甘,而是能好好靜下來呷一口茶的那份悠閒雅致。

喝茶於我,品的,是一種生活態度。

呷一口茶,讓茶韻在舌尖打轉、沈澱。提醒自己,有一種享受,需要騰出時間調適心情;有一種戀愛,需要停下腳步回首細味。

28.8.14

《闊太同窗會》


鄰桌一群闊太在吃英式下午茶,昔日同窗難得聚首一堂,交換生活近況可謂指定動作。

在學的時候比成績,畢業了,老大了,卻仍舊擺脫不了學生時代的競爭意識,且拿來比較的項目更多了:誰的打扮最入時、誰的名牌最新款、誰有車有樓、誰有兒有女……然後互相吹捧一番,嘻嘻哈哈高談闊論玩自拍。

然而我最無法理解的,是為何連「老公」都可以是個比較單位。

誰誰誰的丈夫是醫生律師、誰誰誰的丈夫是公司主席、誰誰誰經常隨丈夫公幹順道歐遊、誰誰誰跟了個軟飯王只知道伸手問她要零用……話題最終拉扯到誰的老公有外遇,誰至今仍小姑獨處無人問津。

那口吻,彷彿嫁得好,甚至嫁得出,便是女人畢生的成就。

26.8.14

《Facebook 感情狀況的主權宣示》


友人跟男友拍拖半年,盛讚對方風趣幽默溫柔體貼,唯一叫她苦惱不安的,是男友遲遲未有將 Facebook 個人資料更改為「in a relationship」,也不曾邀請她出席任何朋友聚會,老推說彼此的生活圈子不同,沒有話題云云。

愛情沒錯是兩個人的事,但人畢竟是群體生物,兩個人在一起即使多甜蜜溫馨,得不到朋輩認同,硬是有所欠缺。

讓情人融入自己的社交圈子是對這段關係的一種肯定,Facebook 的感情狀況更是現代人宣示主權最直接的展示方式,男友諸多推搪,是在否定她的女友地位嗎?

到底是男友嫌她配不上他,怕攜眷出席朋友聚會有失面子?抑或他根本在騎牛搵馬,而她不過是次選後備,所以並不急於予她一個肯定?還是,他早有正印女友甚至正室,她不知就裡竟當了人家的第三者?

友人解不開心中疑竇,漸漸築起思想囚籠,結果終與男友鬧翻,兩人陷入冷戰。 

20.8.14

連載小說:《SO SUE ME》目錄

連載小說


  • 《SO SUE ME》   (連載中)
楔子: 一場惡作劇、12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竟讓少女黑客文巧巧捲入擴增實境系統的神秘鬥爭;幌擺在理智與感情之間,文巧巧將選擇何去何從?

《SO SUE ME》Chap.2


SO SUE MEChap.2


12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可算是在文巧巧預想之中,意料之外的,是她並沒有被安排到老人院、社區中心或醫院當義工,而是被安排到一套突破性擴增實境醫療系統的技術開發部負責「除蟲」。

當社工將社會服務令的資料交到她手中之時,文巧巧不禁懷疑自己被人設計了。

擴增實境遊戲引擎比 3D 遊戲更複雜,儲存的資訊量更是以幾何級數倍增,到底是誰想到要利用她的編程技術為這套系統進行測試及 debug?且那家軟件公司並非甚麼國際級品牌,看來不過是家本地創業公司,憑甚麼叫律政司給他們免費勞工?

文巧巧聳聳肩,判定追究無益。反正沒有她反抗的餘地,況且協助改善醫療系統終究也是善事一樁,她看不出拒絕的理由。

「甚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可以開始。」

文巧巧狐疑地瞇眼,「現在?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