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06

《戀人湖之吻》-- 序


《戀人湖之吻》-- 序

人們總是着眼將來:節衣縮食供車供樓是為了將來;工作得廢寢忘餐,連情人此刻束長髮抑或短髮也說不清,據說,也是為了將來。

太過努力建設預想中的將來,以致漸漸渾忘原來我們活於當下。

寅吃卯糧自然行不通,可是為了無法預知的將來就必須犧牲現在了嗎?現在和將來,打從甚麼時候產生了魚與熊掌的排斥作用?

男人想為所愛準備一個舒適安逸的將來,這是他們生為守獵者的天性,植根於雄性的基因。生理構造無法改變,也沒甚不妥;矛盾重重,不過因為他們混淆了「將來」的定義。

It takes two to tango ── 將來不是由一個人「給予」另一個人的。兩個人的愛情,兩個人的將來,為甚麼只由其中一方去決定去爭取,而不是由兩個人共同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