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6

戀人湖之吻 -- Chap.10 戀人湖之吻


按此繼續閱讀:戀人湖之吻--Chap.9  

Chap.X 戀人湖之吻

即使體內流着相同的基因,但畢竟兩人的選擇不一樣,
她才不要待自己死後才千方百計向對方吐出最愛的說話。
那句「Kimi-ni-aete-yokkata」或許是嚴青的終結,
但在陸月而言,卻象徵一個全新的開始。


「不去找阿宙解釋沒關係嗎?」洪宇沉不住氣。

玲瓏以眼色請洪宇閉嘴。

「我想靜一靜。」陸月一時未能平服初戀正式結束的衝擊。

玲瓏諒解地遞上香檳,「舞會結束後一起回宿舍吧。」

「嗯。」陸月向室友投以感激的眼神。

陸月捧着高腳杯獨個兒溜到禮堂後的花園。

不知恁地,總覺得洪宙會自某一角的草叢後突然鑽出來,然後以一貫促狹的語調揶揄她這是自作自受。

陸月默默盯着手中的鬱金香型高腳杯,彷彿杯中不斷冒起的不是葡萄酒氣泡,而是她那快要滿溢的思念 ── 原來心底那隻寫着洪宙名字的杯子,已經到了再多一滴感覺便會傾瀉出來的地步了嗎?

草叢後忽地傳來一聲嘆息。

洪宙?


陸月不顧一切地沿着嘆息的源頭跑去,可惜坐在石級上身影並不屬於洪宙。

石子旭朝陸月點頭招呼,「舞會盡興嗎?」

「嗯。」陸月百般滋味湧上心頭,只得轉移話題,「恭喜你手術成功!嚴青神采飛揚,完全看不出來剛動過大手術。」

「嗯,她復元的進度得比我們預期中理想 ── 除卻記憶。」石子旭仰起憂鬱的臉,「手術後,我們嘗試讓她服用Zolpidem,結果成功喚醒她因腦部受創而休眠的腦區域。奈何基於某種不明因素,導致她出現部分記憶喪失的徵狀。」

「記憶喪失?」

「別擔心,她所喪失的記憶並不影響工作或日常生活。」石子旭苦笑,「大概那些都是不愉快的回憶,所以才會忘記得那樣徹底吧。」

陸月衝口而出,「她忘了跟你的約定?」

「你可是知道些甚麼?」石子旭驟然色變。

「不,我瞎猜的。」陸月急忙解釋,「我不是曾在夢中跟正昏迷的她接觸過嗎?就在那時候,我讀取過她的部分記憶,所以……」

「也對,你才不過剛剛得悉她醒來,自然不可能知道她失憶的種種。」石子旭歉意地笑笑,「抱歉剛才失態了。」

不。她確知道嚴青的愛情何去何從,只是沒想到她會以這種方式結束。

奇怪,嚴青當日那樣急於醒來,不是要清清楚楚的來個了斷嗎?為何此刻卻選擇以失憶作為拒絕石子旭的手段?她在逃避甚麼?

或許該找個機會跟嚴青詳談?說不定在開解她的同時,自己的問題也能一併找到答案。

「原來你在這兒?」嚴青朝陸月走來,「我正找你找得慌呢!」

石子旭晃晃手中的空杯,「你倆慢談。」

嚴青朝石子旭欠欠身,然後挽起陸月的手,「有一個消息,我想讓你最先知道。」

待石子旭稍微走遠,嚴青眷戀的視線才又悄悄地追隨着他的背影。

「其實你並沒有忘記吧?」陸月看出瞄頭來。

「甚麼?」嚴青假裝沒聽懂,「對了,好消息:我要結婚了!」

陸月一怔,「結婚?」

「我和家駿已訂下婚期。」嚴青此刻的雀躍倒不似是偽裝的,「雖然我倆從未一起生活過,一時三刻要你接受我這個姐姐未免有點強人所難,但我衷心希望你能以妹妹的身分出席婚禮。」

「我……自小習慣一個人,不太了解當妹妹是怎麼一回事,但很高興你讓我參與你的人生大事。」陸月語帶雙關,「你要幸福,一定要幸福喔!」

嚴青聽出了弦外之音,歡慰地點點頭,「我會幸福的,因為這是我的選擇。我會幸福的。」


****

「他們兩個到底是怎麼搞的?既已弄清楚對方的取捨,郭清弦這堵屏障亦已消除,怎麼卻始終不肯修好?」洪宇大惑不解。

「他倆之間的屏障由始至終都不是郭清弦,而是這裏。」玲瓏指向洪宇的心臟,「在愛情跟前,自尊和自我不值一哂。道理人人知道,可是知易行難啊。」

「簡言之,就是阿宙下不了台吧?」洪宇漫不經心地攤攤手,「那我們為他搭下台階不就行了?」

玲瓏失笑,「換作是你,心上那根刺可有這般容易拔除?自尊這種屏障,非由他親自跨越不可,別人幫不上忙。」

「別忘了我不是別人。」洪宇自信滿滿地獰笑,「我是他的雙生兒。」

雖然在陸月跟前假扮成洪宙這一招不管用,可是他和洪宙的電腦科成績均等卻是不爭的事實。對於期中考試電腦科不合格而須進行補考的陸月而言,單這一點便已足夠洪宇堂而皇之地請纓替她補課。

接下來只須在約定當天裝病,要求洪宙代勞即可。

「至於如何消除芥蒂,那便是阿宙的責任了。」

玲瓏存疑,「你肯定阿宙不會把事情鬧得更僵?」

「不會的,他太喜歡小六了。」笑意自洪宇眼角飛濺而出,「他需要的,不過是一個能讓他坦誠面對這個事實的契機。」


****

正如洪宇計算的一樣,即使明知道這是洪宇設下的圈套,洪宙還是不忍推辭,叫陸月在圖書館門外乾等。

饒是如此,仍無改兩人獨處時有一句沒一句的尷尬氣氛。

原以為這種僵局會一直持續到補課結束,可是當洪宙從外面的自動販賣機捧着兩罐熱咖啡回來,卻發現陸月正伏在書桌上打盹之際,原來的氣氛便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要是玲瓏在場,定必能察覺圍在洪宙四周的空氣粒子,由本來的灰濛濛一片漸變明朗:米黃、粉綠、天藍……柔和的色系相互衝擊,磨擦出一朵朵粉紅色的小火花。

凝視陸月那張無邪的睡臉,洪宙頓時放下了一切不必要的自尊,徹底的原諒了她。

「你叫我該拿你怎麼辦呢?」洪宙掇起她的髮端貼往自己的左頰,「你明明對我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為甚麼我還是無法狠下心去惱你恨你?」

案頭的手機有節奏地震動着,彷彿正在演奏一首無聲的黑色奏鳴曲。

陸月驚醒,一把抓起手機按下通話鍵,「喂?」

「陸月?」手機傳來張家駿沙啞的聲音,「你冷靜的聽我說……」

手機自她手中滑落,應聲墮地。陸月並沒有把接下來的話聽進去。

「喂?喂?」

洪宙撿起手機代陸月回話,「我是洪宙……嗯。嗯。明白了。那,稍後再聯絡……節哀。」

「想哭的話,便在我這裏哭吧。」洪宙伸手繞到陸月腦後,輕輕將她拉入懷中。

陸月卻只一臉木然,「我剛才……在夢中跟她見面了。」

洪宙一愣。

「她……向我道謝,說我讓她做了個幸福的夢。」陸月的聲音平靜得連自己也嚇了一跳,「她還提醒我們別忘了解開『星之碎片』的秘密呢!」

「傷心便哭出來呀!不要這樣。」洪宙痛心地捧着那張沒有表情的臉,「我不要你這樣。求求你別這樣。哭呀!」

洪宙垂下頭來,溫熱的眼淚落在陸月的手背。

「傻瓜。」陸月哽咽,「離開的明明是我姐姐呀,你怎麼可以比我哭得還要傷心?」

陸月溫柔地替洪宙吻去臉上的淚痕。

其實真正要道謝的人是她吧?是她從嚴青身上得到了眼前這個猶如童話般的美夢。


****

藍綽玲總括,「臨終前仍不忘提醒我們破解『星之碎片』的秘密,大抵因為內裏藏着她要對石子旭說的話吧?」

「嚴青的遺願,就由我們去圓吧!」黃子維幹勁十足。

「謝謝。」陸月已分不清眼前迷霧到底是熱咖啡的蒸氣還是自己的眼淚。

「別傻了,明知道仍有謎題尚未解開,你以為我們能不心癢難耐,若無其事地繼續上課嗎?」洪宇咧嘴而笑。

黑川將「星之碎片」的五個條碼打印出來,並列於長桌上。

黃子維建議,「總言之,先試試不同的排序吧。」

「不。」藍綽玲沉吟,「星之碎片的話,該沒有先後次序之分。」

黑川捧着智能手機低頭半晌,然後倏地站起來,「是位置!」

「位置?」洪宇洪宙異口同聲。

「你們看看這校園平面地圖。」黑川以食指輕掃屏幕,把地圖投射到身後的白壁,「假如把當日覓得星之碎片的五間活動教室的所在位置以直線連起來的話,不就成了一個五角星形嗎?」

洪宇洪宙即時七手八腳地將條碼按其教室所在位置拼成星形。

眾人各自拿着智能手機瞄準桌上的條碼,卻未能自立體的「碎片」中覓得任何新線索。正洩氣地低頭苦思出路,被擱在一旁的手機卻相繼接收到新訊息。

原來最後的這個提示,必須齊集「星之碎片」,並按教室位置排列,系統方會觸發指令發送訊息嗎?

眾人面面相覷。

「我們……不必再解碼嗎?」黑川側頭細問。

洪宇聳聳肩,「這訊息的指示再清楚直接不過吧。」

結果眾人按訊息指示來到電腦中心二樓的A6931號儲物櫃前,輸入了訊息內含的密碼,成功在儲物櫃內覓得另一對 Circle of Destiny!

「我就知道沒這般簡單。」洪宙以手機拍下 Circle of Destiny 項鍊上的條碼。

智能手機屏幕隨即顯示出嚴青與石子旭熱戀時的合照,照片底部另有一串正在閃動的數字:101001100-1000-01010-101111110110101101。

洪宇洪宙對望一眼,「0和1,我和你的語言呢!」

結果不出十分鐘,洪氏兄弟即得出結論,將這串數字密碼裏的0和1轉換為摩斯密碼裏的長短訊號,得出「Kimi-ni-aete-yokkata」的字串。

「這又是甚麼意思?」洪宇不耐煩地搔搔頭,「另一組密碼嗎?」

「不。」黑川感動得滿目通紅,「那是日語羅馬字拼音 ── Kimi-ni-aete-yokkata ── 中譯即『這輩子能遇上你真好』。」

陸月喃喃低唸,「Kimi-ni-aete-yokkata……」

洪宙將 Circle of Destiny 轉交陸月,「要怎麼處置,由你來決定吧。」

凝望掌心的 Circle of Destiny,陸月但覺如鯁在喉。

嚴青定是預感自己時日不多,所以才會假裝失憶吧?如此一來,便可履行她跟張家駿的約定,而又不必與石子旭再說一次分手。

既然如此,就隱瞞得徹底一點吧!

雖然有負對她照顧有加的張家駿,可是也只有這方法,能讓張家駿與石子旭兩人同時得到嚴青遺世的愛。

想着想着,面前的路驀地清晰起來:將 Circle of Destiny 轉交石子旭,向他揭示項鍊隱含的信息後,她的任務即告一段落。到時候,再發短訊約洪宙到戀人湖見面吧!前車可鑑,她不會再猶豫了。

即使體內流着相同的基因,畢竟兩人的選擇不一樣,她才不要待自己死後才千方百計向對方吐出最愛的說話。

那句「Kimi-ni-aete-yokkata」或許是嚴青的終結,但在陸月而言,卻象徵一個全新的開始。


****

「事情已解決了?」洪宙氣喘咻咻地趕至。

陸月微笑着搖頭,「尚欠一個結局。」

「結局?」

「我和你的結局。」陸月將屬於她的 Circle of Destiny 脫下,踮起腳跟,把項鍊繫在洪宙胸前,「Circle of Destiny ── 命運之環,意思是指兩個人的命運環環相扣吧?假如項鍊和耳環同時在我手上,豈非失去了它的意義?太浪費了。」

洪宙凝視她良久,然後倏地把她拉向自己的胸膛,以項鍊解開她的 Circle of Destiny 耳環。

「宙?」

洪宙匆匆脫下他的藍寶石耳環為陸月戴上,然後將 Circle of Destiny 套在自己的右耳。

「還記得我曾說過,這耳環是媽媽的遺物,所以不能隨便脫下來嗎?」

「嗯。」陸月伸手輕撫耳際的藍寶石。

「那番話不是胡扯的,我和阿宇確曾約定這雙耳環絕不能脫下。」洪宙溫柔的視線落在陸月的瞳孔之上,「除非我已找到那個值得守護一輩子的人。」

洪宙在陸月耳畔喃喃唸出他的愛情密碼:Kimi-ni-aete-yokkata!

曾經害怕、猶豫、不安,不曉得該如何面對這股濃得化不開的情感,然而這一刻,他再清楚不過。

笑意如漣漪般自陸月的嘴角漾開,「那麼,項鍊還我吧。除非我不要你,否則你休想解開我倆之間的 Circle of Destiny!」

洪宙將項鍊重新繫到陸月頸上,然後輕捏她雙頰,「真不明白為何我會愛上這張一點也不亮眼的臉!」

就在四片唇交疊的當兒,耳際傳來颼颼風聲,空氣中頓時飄蕩着無數蒲公英,似要為他倆的甜蜜添上雪花紛飛般背景。

洪宙拈起剛落在陸月鼻尖的絨毛種子,趣味盎然地仔細研究。

「怎麼了?」

「你不覺得大自然很有趣嗎?在這種春寒料峭的日子,竟會吹來夏天開花的蒲公英。」洪宙饒有深意地看她一眼,然後呼一口氣,將指尖的蒲公英送返空中繼續漂流。

戀人湖前的告白、不應出現在這時節的蒲公英……是森林精靈的祝福?

陸月在心底向嚴青低語:這到底是戀人湖的傳說,還是你送給我的奇跡? 

陸月仰起臉接受漫天蒲公英的祝福,「要是嚴青看見這一幕,定會在下一屆的定向追蹤內加入『戀人湖之吻』吧?」

「那麼,由你代替她推出最後的條碼吧。」洪宙提議。

翌年的六月六日,在 www.washingtonpost.com 的訃聞專欄內出現了這麼一則古怪訃聞:

101001100-1000-01010-101111110110101101

With Love,
Victoria 


101001100-1000-01010-101111110110101101 ── 這輩子能遇上你真好 ── 這是嚴青的過去,也是陸月的未來。

~~全書完~~
by Catabell
20.11.2006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