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06

《戀人湖之吻》-- 序


《戀人湖之吻》-- 序

人們總是着眼將來:節衣縮食供車供樓是為了將來;工作得廢寢忘餐,連情人此刻束長髮抑或短髮也說不清,據說,也是為了將來。

太過努力建設預想中的將來,以致漸漸渾忘原來我們活於當下。

寅吃卯糧自然行不通,可是為了無法預知的將來就必須犧牲現在了嗎?現在和將來,打從甚麼時候產生了魚與熊掌的排斥作用?

男人想為所愛準備一個舒適安逸的將來,這是他們生為守獵者的天性,植根於雄性的基因。生理構造無法改變,也沒甚不妥;矛盾重重,不過因為他們混淆了「將來」的定義。

It takes two to tango ── 將來不是由一個人「給予」另一個人的。兩個人的愛情,兩個人的將來,為甚麼只由其中一方去決定去爭取,而不是由兩個人共同建立?

男人往往不明白,將來不是一輛車一層樓,也不是一件晚裝一隻鑽戒;那個藉由犧牲現在換取而來的不叫將來,充其量只能算是「保障」而已。物質上的保障,只要夠努力,女人自己也能賺回來;可是愛情,愛情是努力不來的。

愛情不比精子卵子,這一刻沒空便先雪藏它十年八載,待適當時機把它拿出來解凍即可運作如常。

如此這般地喜歡一個人,喜歡得無法自拔,光想起他/她,胸口便悸動不已,彷彿心臟被一條帶刺的索帶緊緊勒住,難過得喘不過氣來;他/她的一顰一笑、一句話、一個眼神都牽動着你的神經……當下這種感覺不努力抓住,溜掉了便追不回來。

這是一個有關過去和將來的故事,然而只能擁抱回憶展望將來太寂寞了。晃擺於昨日與明日之間,兩個命運相連的女生最渴望得到的,原來不過是當下的這一刻 ── 在情感公路上,沒有過去,沒有將來,只有現在,因為這一刻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 Love is but meeting the right person at the right time.


by Catabell
14.11.2006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