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6

幸福藍默蝶 -- Chap.8 愛麗絲的祝福

按此繼續閱讀:幸福藍默蝶--Chap.7 

Chap.8 愛麗絲的祝福

由於製造愛麗絲的,
正是希臘神話裏,
司管夢的天神 Morpheus,
因此愛麗絲亦得以繼承夢神的部分能力,
能自由進出及操控夢境。


張希文把長髮束成馬尾巴,在檢查過攝影器材和錄音筆後致電待會的訪問對象。

「何太太?我是《Edge》周刊的張希文。」

「張小姐?」手機傳來一把洪亮的聲音,「抱歉訪問一再改期。」

「沒關係,我也明白要大家遷就時間不容易。」希文灌下最後一口黑咖啡,「那待會的專訪沒問題吧?」

「沒問題,大家會準時到達。」

「麻煩你了。」

「哪裏哪裏。」

希文總算鬆一口氣。

本來預算在第二期刊登的專訪,因被訪者眾多,加上部分孩子情緒不穩,結果採訪日期改了又改,幸而終於在這天定下來了。

完成這個自閉性紊亂症兒童母親的專訪後,「都市隱形英雄」特輯也就告一段落。

她應該感到如釋重負吧?畢竟高原對這特輯寄以厚望,讀者反應也十分理想,假如無法有始有終,替這群母親進行專訪,只匆匆找個對象頂替,徒然叫阮慈看着笑話,希文是如何也不甘心的。

原以為一切終可如預想中順利進行,沒想到在前方迎接她的,將是一個又一個意外。


****

「沈烈?」希文雙眼瞪得老大,「你怎麼會在這兒?」

沈烈但笑不語,只乘眾人的注意力移向希文時朝她擠眉弄眼。 

「原來張小姐認識 Dr. Shum?那便好辦得多了。」何太熱情地上前拉起希文的手,「我最初還擔心該怎麼向你解釋好呢。」

「解釋?」

「之前不正因為孩子們怕生鬧脾氣,所以訪問日期一推再推嗎?後來經商議後,決定請 Dr. Shum 前來幫忙,因為只要有他在場,孩子們便比較乖巧合作。希望你別介意。」

「怎麼會?」希文橫沈烈一眼,「勞煩沈先生幫忙,我過意不去才真。」

沈烈清清喉嚨,「其實是我好奇女友的工作到底是怎麼樣的,所以才借故前來幫忙。」

「甚麼?原來張小姐跟你是一對的?哎呀,怎不早些告訴我們?」太太們紛紛恭維,「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抱歉,失陪一下。」希文趕忙把沈烈拉到一角。

「你如常工作吧,當我不存在好了。」

「不存在?要是你真的不存在,向他們宣稱我是你女友幹嗎?」希文雙眼在冒火,卻不得不壓低聲線,「我可記不起自己甚麼時候答應過你,你別趁機混水摸魚!」

怎料沈烈卻無視她的警告,轉向身後的小朋友振臂高呼,「大哥哥的女朋友漂亮吧!」

希文正要制止他繼續胡鬧,卻倏然發現剛才自顧自玩耍或低頭發呆的小朋友,此刻竟全數把視線集中在她身上,這才會意沈烈是為了替她在最短時間內打破隔閡,好讓她能順利進行訪問。

沈烈俯身對她耳語,「接下來便看你的了。」

希文回他以感激的一眼,兩人重新返回座位。

自從得悉希文的「身分」後,太太們不再擔心會被雜誌亂寫一通,明顯比較樂意回應問題,偶爾還主動提出自己的煩惱。沈烈不時在旁為她闡釋相關的醫學理論,以及他在治療方面的經驗之談,對希文的專訪亦有莫大幫助。

然而沈烈愈是細心體貼,希文便愈搞不清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訪問結束,眾人提議到康復中心的飯堂用餐,希文自然不便推辭,只得暫時扮演沈烈女友,任由他幫忙背起重甸甸的攝影器材。

希文正要隨沈烈往飯堂走去,冷不防被人從後拉着衣袖,回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其中一個害羞的小女孩。

希文蹲下來細問,「怎麼了?」

女孩卻不回話,只殷切地看着她。

希文只得轉向沈烈尋求答案。

「小藍是不是想姐姐帶你去買果汁?」沈烈柔聲問。

那個叫小藍的女孩羞怯地點點頭,右手仍緊緊抓着希文的衣袖不放。

「對小藍而言,親自開口買一罐果汁是一項重大的挑戰。」沈烈解說,「她會選擇讓你陪伴,是對你十分信任的表現。」

希文惻然動容,不由得向小藍伸出左手,「來,我們一起努力吧。」

一行三人走到收銀處,耐心地等小藍開口。

小藍掙扎了半分鐘之久,才嚅聲道,「西……西柚汁。」

收銀員朝小藍笑笑,「盛惠六元。」

小藍拈起腳跟,珍而重之地把零錢交到對方手中。

收銀員正要把發票交給小藍,希文的視線卻正好落在她手背上的鐮刀狀刺青之上!

希文抬頭與收銀員對望了一眼,心臟幾乎在那一剎倏地停頓。

是她!

儘管在夢裏總是看不清她的面容,希文卻可以肯定夢中那個鐮刀刺青少女便是眼前這個擁有一雙貓兒眼的收銀員!

希文匆匆搶過發票撕掉,然後強行拉着小藍離開,可是有那麼一瞬間,她瞥見發票上印着的,並非西柚汁的編號與銀碼,而是小藍的名字、出生日期、死亡日期與死因!

沈烈從後猛拉她的手腕,「你怎麼了?」

「不可以接那發票……」希文正要指向收銀處的鐮刀刺青少女,卻赫然發現收銀員已換了人!

沈烈俯身拾起被撕掉的發票,「這發票怎麼了?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希文接過發票,不由得遍體生寒 ── 被撕掉的發票根本與一般發票無異,剛才列印在發票上的人名、死亡日期及死因統統消失不見!

「不可能的!剛才明明……」

沈烈卻疾言厲色,「你嚇倒小藍了!」

小藍眼帶恐慌地瑟縮在沈烈身後,緊緊地摟着他的一條腿不放。

「對不起,我……」希文無從分辯。

無憑無據,找誰相信去?

沈烈失望地瞜她一眼,然後轉身柔聲安慰小藍,「來,哥哥先送小藍回媽媽身邊,然後再替小藍取果汁好不好?」

小藍卻說甚麼也不肯放手,沈烈又哄又誆的,幾經辛苦才能把她抱起,將她送回母親身邊。

小藍母親不知就裏,只當女兒又在鬧脾氣,然而希文卻內疚得不得了,胃裏彷彿有隻刺蝟在左右滾動,一頓飯吃得比甚麼都難過。

沈烈趨前在她的耳際低語,「裝自然一點,你這表情會給其他小朋友帶來壓力的,他們比你想像中敏感。」

希文只得假裝若無其事,味如嚼蠟地把飯菜硬生生地送進口中。

飯後,希文跟被訪者一一告別,才隨沈烈到附近的停車場取回車子。

「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沈烈冷冷地拉開車門。

道出真相,只恐怕會令沈烈加倍地討厭她吧?

希文緊緊地抿着下唇,淚水似要打破地心吸力般不住往上湧。

沈烈見狀,不由得軟化下來,「我不是要追究責任,只想你明白,小藍他們比一般人敏感得多,任何反常的激烈舉動也會對她構成心理壓力,甚至造成陰影,令她害怕再次接近你。」

「我明白。」希文別轉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並非要你向我道歉。」沈烈懊惱,「我相信你是不會無故撕掉發票的,我只想知道原因。」

希文紅着眼回道:「原因?那種原因,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

「聽好,無論你有多不可思議的苦衷,我也會百分百信任你。」沈烈扳住她的兩肩,「只要你願意講出原因,即使再難懂我也會嘗試去明白。」

他可能明白嗎?

要是沈烈的話,該會明白吧?最少他願意嘗試着相信她。

沈烈看得出來希文的自我保護意識正與她的意向交戰,因此提出交換條件,「要不要來個交易?」

「交易?」

「以撕掉發票的原因,交換『愛麗絲的祝福』的秘密。」

希文終被沈烈的誠意融化,「你明知道我可以胡亂編一個原因來騙你。」

沈烈卻不以為然,「要相信你,便相信到底。」

「真的敗給你了。」希文破涕為笑。

既然決定在沈烈身上再押一注,也就只得堅持到底,把注碼加大,將過去全數如實抖出。

就賭沈烈能否接受她的全部吧。

希文深深吸一口氣,然後把她的噩夢、黑揚羽的詛咒,以及剛才看到夢中那位鐮刀刺青少女的事坦白相告。

沈烈一直保持緘默,只偶爾揚眉或皺眉,然而始終沒開口表示意見。

待希文結束她的故事後,沈烈方低頭半晌,然後緊緊擁她入懷,「這些年來,辛苦你了。」

「你……相信我?」希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結局太理想了,美好得超乎現實,教她難以置信。

「我應該更早一點察覺你是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才不敢再愛。」沈烈把她的臉蛋捧在掌心,「別怕,我答應你,即使只一日也好,我也會活得比你久,所以,不用再害怕要睜眼看着你所愛的人被黑揚羽奪走了。」

沈烈隔着淚水吻向她的唇。

希文忐忑的抖震隱隱傳遞着她對未來的不安,然而沈烈像是不容許她有半寸胡思亂想的空間似的,把她吻得更深,更深。

吻如雨水似的灑落在她的額角、眼瞼、雙頰、粉頸,最後才再一次停留在唇上。

這一次,希文終可安心地融化在沈烈的氣息裏,盡情地回應他的吻。

良久,希文才忍俊不禁,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

「哪有人在接吻時忍不住笑的?」沈烈抗議,「我的吻那樣不濟嗎?」

「怎麼會?」希文嗔笑,「你可是接吻魔人耶!」

「那你笑甚麼?」

希文但笑不語,只趨前以額頭抵着他的前額,以鼻尖輕碰他的鼻尖。

「噯,接吻魔人。」

「嗯?」

「你答應過的,即使只一日也好,也要活得比我長久。」

「嗯。」

「不准反悔喔。」

「絕不。」

希文的笑容自左耳拉到右耳 ── 這還是她自一樹離開後,第一次打從心底發出的微笑。

沈烈莞爾,「我從不曉得原來你這樣愛笑。」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着呢!」希文得意地仰着臉,「不過這一刻,你得把我想要知道的告訴我。」

「沒法子。」沈烈裝出一臉無奈,「誰叫你真的當上了我的女朋友?」

希文作勢搥打他,舉起的手卻被沈烈捉住,順勢把她拉入懷中。

「要吻我可以。」希文討價還價,「可是先得把愛麗絲的故事說完。」

「天!」沈烈啞然失笑,「我到底討了個甚麼樣的女友回來?」

「我的好奇你又不是現在才領教到的!」希文給他一個「誰叫你自討苦吃」的眼神。

沈烈拿她沒輒,只得就範。

原來愛麗絲並不叫愛麗絲。

愛麗絲本名溫斯耶德,出產於十八世紀的法國里昂。因小朋友大都比較熟悉《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為了讓他們確信溫斯耶德能讓他們做個美夢,所以沈烈才把她易名為愛麗絲。

「由於製造愛麗絲的,正是希臘神話裏,司管夢的天神 Morpheus,因此愛麗絲亦得以繼承夢神的部分能力,能自由進出及操控夢境。」沈烈欠欠身,「而我,便是少數擁有跟愛麗絲溝通的能力的人,因此可以請她為病者送上祝福,驅除噩夢。」

然而沈烈並沒有完全坦白。

他之所以擁有跟愛麗絲溝通的能力,全因為當年自殺未遂,曾在死亡邊緣徘徊,是個跟死亡十分接近的人!

正因如此,當他知道希文的故事,明白她同樣愛過痛過失去過,了解她只能選擇不可能成為情侶的人作為暗戀對象的那種悲哀後,便暗中發誓要好好愛她、疼她、守護她。

受傷的人借彼此的體溫互傷治療,讓兩人的命運緊緊重疊在一起,本來可算是最完美的結局,奈何躲在暗處的黑揚羽使者總是無聲襲來,叫希文永遠措手不及。

按此繼續閱讀:幸福藍默蝶--Chap.9    
 
by Catabell
03.08.2006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