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6

幸福藍默蝶 -- Chap.5 幸福藍默蝶

按此繼續閱讀:幸福藍默蝶--Chap.4 

Chap.5 幸福藍默蝶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等自己喜歡等的人,
從來都不是一種浪費。
只要等的人值得,便不是一種浪費。
即使只那麼一次,
我也想學他一樣,
相信世上確有奇蹟,伸手去捕捉屬於自己的幸福藍默蝶。

The only way to catch a miracle is to believe in it!
 

「張希文。」沈烈逕自拉開椅子,坐到希文對面。

希文聞聲抬頭,「治療結束了?」

「嗯。讓你久等了。」沈烈語氣裏的敵意全消。

「沒關係。」希文闔上小說,「是我自己要等的。」

沈烈莞爾,「你對每個被訪對象也是如此窮追不捨?」

「也不一定。」希文實話實說,「也得看那人有沒有這個新聞價值。」

沈烈趨前,「有比我更值得你等的人嗎?」

希文忽爾想起沈烈之前那突然把臉湊近的舉動,雙頰不由得刷地飛紅,「不能這樣比較。」

「為甚麼?」沈烈的語氣似暗藏魔法,輕輕軟軟的,卻又叫人無力招架。

「第一,並非每個人都會叫我等。」希文無論如何不想在沈烈面前承認自己對他感興趣。

沈烈一怔,然後噗嗤一聲地笑了起來,「好好,那麼以後換我等你吧。」


以後?

對於沈烈那突然轉變的態度,希文一時間未能適應,只得步步為營,以免觸動他的神經,又一次惹他勃然大怒。

沈烈低喚,「張希文。」

「嗯?」

「沒甚麼。」沈烈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決定改變話題,「我可以叫你希文嗎?」

「嗄?」希文猜不透沈烈在打甚麼主意。

沈烈清清喉嚨,「作為交換條件,我答應接受你的訪問。」

「真的?」希文喜出望外,「那……一言為定,不得反悔!」

「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沈烈眼裏透出異樣的溫柔。

「那,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開始?」

「我指訪問。」希文連忙掏出筆記簿。

沈烈以視線橫掃飯堂,「在這裏?」

「嗯。」希文理所當然地回道,「還是你有更好的提議?」

沈烈嗤笑,「你這人,還是那麼有趣!」

希文低聲抗議,「我哪裏有趣了!」

沈烈即時切換話題,「到Café Polaris吧,那兒的氣氛好一點。」

「也好,醫院飯堂人來人往,還是Café Polaris比較清靜。」希文匆匆把東西塞進背包,「走吧。」

沈烈開始明白希文。

像她那種急性子的直線思考生物,不可能有計劃地接近他,然後巧妙地博取他的好感與信任。大概只是等他的回覆等得不耐煩,為了盡早完成專訪,才會盲頭蒼蠅般到處碰運氣而已。

兩人在醫院門前的車站登上了公車,然而誰也沒有坐下來的意思,只輕輕靠在車廂的扶手。

公車走了不到兩分鐘,突然在十字路口前急停,煞車的衝力把希文整個人拋向前,幸而沈烈及時伸手欄腰把她扶住。

多少年了?希文再沒跟別人如此親近過。

腰間那條強壯的胳臂刺激了希文被人緊緊擁抱的渴望,可惜時間、地點、對象統統不對。

「沒事吧?」沈烈低頭細問,氣息再次呼在希文唇上。

「嗯,謝謝。」希文迅速逃離那個誘人的臂彎。

「希文。」

「嗯?」

「要不要當我的女友?」

希文的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去,「甚麼?」

「聽不清楚?沒關係,要我說多少遍也可以。」沈烈的視線似要把希文整個人吸進去,「要不要當我的女友?」

「你……別再拿這種事開玩笑了!」希文別轉臉,好避開沈烈那炙熱的視線,「哪有人會以這種方式在公車上告白的!」

「開玩笑?」沈烈揚起一道眉,「我可是百分百認真的。」

「哦?是嗎?那我百分百認真的跟你說……」希文心念飛轉,忽然想到了一個絕妙對策,「假如從這裏到Café Polaris,我們一次紅燈也沒遇上,我便答應你吧!但要是失敗了,你便得答應不再拿這種事來戲弄我。」

醫院跟Café Polaris的距離不算遠,但少說也有二十枝交通燈,要通行無阻地連續遇上二十次綠燈,機會率大概比中獎券高不了多少。

要不是交通燈全面失靈,便肯定是一宗奇蹟。

「你本來可以一口拒絕我的,可是你沒有。」沈烈的眼角漾出一絲曖昧的笑意,「你選擇了以命運作賭注,在某種意義上,表示你的潛意識也在期待奇蹟降臨。」

「你會不會想太多了?」希文沒好氣,「我只是肯定連續遇上二十次綠燈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所以才會提出這樣的條件。這叫婉拒你懂不懂?」

沈烈不以為然,「就當我猜錯吧,但這最少說明了你並不討厭我。」

希文賭氣地回道:「隨便你怎麼說。」

事實是,她的確不討厭他。

有一種人,說不清哪裏好哪裏吸引,但就是有種叫人無法抗拒的本領。

沈烈便是這種人。

況且沈烈頭腦好,外表也吸引,要不是那反覆無常、目中無人、說話不留餘地兼自我中心的小惡魔性格,要愛上他根本毫無難度。

「可還記得我曾說過,你要是我女友的話,便會告訴你藍默蝶的秘密?」

希文白他一眼,「你休想用這種誘餌分散我的注意力。」

沈烈不置可否地聳聳肩,「還以為你會對藍默蝶魔法的由來感興趣。」

「難道我感興趣,你便會和盤托出嗎?不見得吧。」

「若單是藍默蝶魔法的由來,我現在便可以告訴你。」

「真的?」希文投以不信任的眼神,「你真會告訴我?」

沈烈卻答非所問,「已連續三次綠燈了。」

希文氣結,「你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因為我渴望得到幸福。」沈烈別轉臉,靜看街燈與樹影快速地往身後飛去。

「幸福?」希文挑了下眉梢,「這跟藍默蝶有甚麼關係?」

「正如你所知道的一樣,藍默蝶被視為世上最珍貴的蝴蝶品種之一。亞馬遜河流域的原居民更深信,神秘而美麗的藍默蝶可以把人們的願望傳達給天上的神祇,為他們帶來幸福。」

「你也會相信這種傳說?」

「我相信的不單是傳說。」

希文抬高一道眉,以眼神示意沈烈繼續。

「在外國,一個患有末期癌症的十歲男孩盼能在有生之年,親手捕捉到罕有的藍默蝶。為一償夙願,男孩苦苦央求著名昆蟲學家帶同他前往熱帶雨林。昆蟲學家最終被男孩的母親打動,應允帶着行動不便的男孩展開一段尋夢之旅。」

「結果呢?」

「The only way to catch a miracle is to believe in it ── 男孩奇蹟似的活着回來,現在已跟我們差不多年紀了。」沈烈以溫柔而堅定的目光包圍着希文,「即使只那麼一次,我也想學他一樣,相信世上確有奇蹟,伸手去捕捉屬於自己的幸福藍默蝶。」

兩人無言地相對流盼,有那麼一刻,希文差點以為時間凝住了,只有胸口那無法抑止的怦怦心跳在提醒她時間仍在流動。

在她還沒有回過神來之際,沈烈倏地把半個身子伸出窗外。

「你幹嗎了你?!」希文趕忙把他拉扯回來,「手快給我縮回來!」 

沈烈卻興奮得恍如第一次射門成功的小孩,「我們成功越過第十支綠燈了!」

「神經病!」希文嚇得臉色煞白,「你要是被後來的車子撞倒,到時候斷手斷臂我可不管!」

「真的不管?」沈烈耍壞地笑,視線落在那十根仍緊緊扼住他胳臂不放的指頭。

希文悻悻地甩開他的手。

「連續第十一次綠燈了。」沈烈以下巴點向窗外的交通燈。

這下子,就連希文也禁不住屏息靜氣,與沈烈一同迎接下一個交通訊號:綠燈、綠燈、綠燈、綠燈……不可能吧?已經連續越過十五次綠燈了,難道奇蹟真會發生?

距離下一個訊號燈尚餘十米,前方正閃着一點翠綠。

來得及嗎?

就在公車快要擦過交通燈前的最後兩秒,訊號燈由黃轉紅。

停下來了。

希文但覺一顆心快要自喉間躍出來,「你輸……」

在希文還未來得及宣佈結果之際,沈烈早已湊近,以食指輕托她的下巴,兩片唇緊隨着熾熱的氣息,灑落在希文的唇上,綻放出一天一地的火樹銀花。

大概失神了整整三秒鐘,希文才恢復意識,狠狠地推開沈烈。

「你!」希文激動得雙頰一陣紅一陣白,「你……」

「我是不會放棄的。」沈烈露出禿鷹瞄準獵物般眼神,「這一次,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希文氣炸了肺,「你撒賴!」

「我不過答應不再藉告白來戲弄你,可沒承諾過放棄你呀!」沈烈把事情推得一乾二淨,「我會證明給你知道,我是百分之二百認真的。」

按目前的心理狀況,希文根本無法客觀地進行訪問。再跟沈烈磨下去,也只會拉扯到私人問題之上,又一次鬧得不歡而散。

權衡輕重,只得放棄。

「訪問下次再續吧。」希文別轉臉,努力平息胸口的激動,「剛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但這一刻,我不想看到你的臉。」

沈烈的笑容湮沒在聚攏的眉峰下,「我真的那樣討你厭?」

就是因為並不討厭沈烈才要避開他呀!

「我並不討厭你。」希文無奈地吁一口氣,「可是也不可能愛上你。」

沈烈並沒有因此而動搖,「你已有男友吧?沒關係,即使多困難,我也會把你自他身邊搶過來。」

經沈烈一提,希文才想到高原。

不,不是因為心裏已有高原的存在,所以才抗拒沈烈的追求,而是害怕自己真的會戀上沈烈,所以才要躲得遠遠的。

方嘉盈當日的忠告,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沈烈是那種能令人在不知不覺間迷上,且一旦迷上,便會死心塌地的男人。

太危險了。

「我的確已經有喜歡的人,不過這不是重點。」希文低垂着的長睫毛在臉上拖出一道憂鬱的陰影,「重點是我這輩子也不打算跟任何人發展,無論對象是你抑或是他。所以,別浪費時間了。」

沈烈卻仍胸有成竹,「是你告訴我的: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等自己喜歡等的人,從來都不是一種浪費。只要等的人值得,便不是一種浪費。」

希文自知無法說服沈烈,只得揮手打斷這話題,然後選在下一次的紅燈前下車。

回到家中,希文一頭栽進沙發裏,任由思緒癱瘓在這個熟悉的小小空間。

良久,臂上傳來一陣冰涼,希文才條件反射地一躍而起。

楊安琪遞上冰凍的炭燒咖啡,「你的紀念品。」

「此行有收穫嗎?」希文掀開拉環,默默享受咖啡滑過喉間的那種冰涼痛快。

楊安琪興致缺缺,「跟同行的日本機師約會過,可惜對話索然無味,接吻技巧倒還不錯。」

接吻?

希文不自覺伸手輕撫下唇,唇上彷彿仍留着沈烈的氣息與餘溫。

「你也想嚐嚐濕吻兩分鐘的滋味嗎?」楊安琪不懷好意地趨前,「來,姐姐給你親一個。」

希文也沒閃開,只木然道,「我被吻了。」

楊安琪的動作凝在半空,「高原終於行動了?」

「不是他。」希文聲如蚊蚋。

「甚麼?」楊安琪愕然,「我才不過到日本幾天而已!怎麼竟突然跑出另一個來?」
 
對,才幾天而已,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抑或,愛情從來都是突然襲來,不由人準備?

楊安琪揮舞着手中的啤酒罐,「時、地、人,速速給我報告!」

叫希文如何開始?

就連她自己也不相信,一個令她心悸不已的吻竟是由一場錯誤的賭注開始。

「回家前。公車上。沈烈。」

「沈烈?那個跟你吵得不歡而散的被訪者?」楊安琪的好奇被這出人意表的發展徹底勾起來了,「感覺如何?」

希文感覺雙腳猶自踏在五里霧中,「天旋地轉、意識模糊。」

「天!」楊安琪宣佈,「你真的戀愛了!」

戀愛?她和沈烈?

「我不過被偷吻而已,哪裏稱得上戀愛?」希文作最後的反抗,「況且我喜歡的是高原,不是沈烈。」

「高原?」楊安琪嗤笑,「你對高原,就像小影迷迷戀偶像一般,那不過是一種寄託,不是戀愛。」

「可是……」

楊安琪總結,「換句話說,那時候的你想愛又不敢愛,於是一心找個最方便而又安全的對象來排遣寂寞,而碰巧高原適時出現在你面前罷了。」

心底深處,希文是明白的,是明白,但不想接受,畢竟她曾是那樣處心積慮地,以最秘密的方式談着一個人的戀愛。

那一夜,希文輾轉反側,累極入睡,入夢的卻竟是那個鐮刀刺青少女!

仍舊穿着黑西裝白襯衫的少女背着希文,緩緩張開那隻紋有鐮刀狀刺青的右手,一隻黑色的揚羽蝶在她掌心成形,然後徐徐撲向前方。

前方的迷霧漸漸散開,現出一個熟悉的身影。

外婆?!

希文的心一沉。

不。不要!

希文企圖衝上前把外婆帶走,然而那十步的距離彷彿永遠也走不完。任憑她竭盡全力向前跑,外婆始終站在她觸手不及的正前方。

如同過去的每一個噩夢,她只能睜眼看罩着黯淡光環的黑揚羽在半空中奏出淒美的死亡舞曲,然後徐徐落在外婆的右肩。

然而這一次,希文終於崩潰了。

摀耳狂呼,叫得聲嘶力竭,直到連最微弱的嗚咽聲也發不出來,希文方從噩夢中驚醒過來。

希文抱着頭,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十指深深陷進髮根,整個人猶如落葉抖瑟。

她太清楚這個夢代表甚麼。

正因自小擁有夢見死亡的能力,所以父親一直不喜歡她,只有母親體諒她的恐懼與不安。可惜母親病逝後,希文便再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父親更乾脆把她寄住在外婆家,眼不見為淨。

那一年,是希文生命中最灰暗絕望的一年。

當時的她不必做夢,光憑肉眼亦可在大白天清醒時看見黑揚羽。

日復日地面對無處不在的黑揚羽,加上母親的死,在希文的四周佈下了絕望的結界,任憑她怎麼閃怎麼躲,還是逃不出去。

要不是呂一樹及時出現,帶她自黮闇的谷底走出來,希文恐怕早已崩潰。

呂一樹,一個至今仍叫希文感到一陣揪心的名字。

他的出現,猶如在暴風雨的黑夜過後,地平線上綻放的那一線金色的曙光,瞬間照亮了希文的心湖,讓湖面閃爍着甜蜜的粼粼波光。

一樹沒有過人的才智,也沒有出眾的外表,欠缺高原般敏銳的觸覺和運籌帷幄的本領,也比不上沈烈的耐人尋味和俊朗不凡,但在希文的心坎裏,那是一個誰也代替不了的名字。

持續了整整一年的異能,在呂一樹闖進她生命的同時間消失,讓希文更加確信一樹便是她命定的戀人 ── 直至黑揚羽再次入夢,落在一樹的肩膀上。

明知道黑揚羽的死亡舞曲在最愛的耳邊響起,而她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對方步入死亡,那種外人無法理解的無助、刺痛和折磨,對希文而言,是世上最殘忍的詛咒。

黑揚羽的詛咒。

即使早已習慣面對死亡,希文還是無法接受至親至愛一次又一次被黑揚羽帶走。

腕上那道觸目驚心的疤痕,也是那個時候留下的。

可惜黑揚羽拒絕為她詠唱死亡協奏曲。

醒來的時候,希文發現自己浸泡在冷冰冰的血水裏,褐紅的血塊卻已堵住了腕上的傷口。

是一樹吧?

失去意識之際,希文隱約感覺到一樹溫柔的擁抱。

為一個人生存,比為那個人死需要更多的勇氣。假如這是一樹的意思,希文願意擁抱他的思念,堅強地活在這個再也沒有他的空間。

希文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把浴缸內的血水放掉,更衣後自行到醫院包紮傷口。然而因大量失血兼長時間泡在冷水裏,接下來的三日三夜,高燒持續不退,足足打了一星期點滴,希文才勉強吃得下固體食物。

留院一星期,父親並沒來訪。

一次也沒有。

只有外婆每天為她捎來一束鈴蘭,對她說「好好活下去」。

她會活下去的,為了一樹,只是,她再沒有多餘的勇氣跟黑揚羽的詛咒抗衡 ── 與其因預知所愛離開而痛不欲生,倒不如拒絕再愛。

後來遇上已婚的高原,在兩人不可能發展成為情侶的條件下,希文才決定釋放情感,容許自己投出折斷了的愛情回力鏢。

然而這個看似完美的計劃,正隨着高原與賀霏分居而逐漸瓦解。沈烈的出現,更徹底顛覆了她的堅持,為早已被黑揚羽攻陷的世界,帶來拍動着希望翅膀的幸福藍默蝶。

可是,失去外婆的她,還有勇氣伸手捕捉近在咫尺的藍默蝶嗎?

這一場死亡黑揚羽跟幸福藍默蝶的角力賽,有可能連續超越二十次綠燈嗎?

按此繼續閱讀:幸福藍默蝶--Chap.6   

by Catabell
03.08.2006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