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6

幸福藍默蝶 -- Chap.2 藍默蝶之吻

按此繼續閱讀:幸福藍默蝶--Chap.1  

Chap.2. 藍默蝶之吻

忽然,燈罩上的蝴蝶剪影開始舞動,
似要衝破燈罩而出!

身上隱隱罩着藍色冷光的蝴蝶,
竟成功掙脫了燈罩的羈絆,
在半空中翩翩飛舞。

邀約沈烈比想像中困難得多。

已經第三天了,沈烈既不接聽來電,希文的留言和電郵,他亦一概不予回覆。幾番轉折,方查得他逢星期三下午會到私家醫院,為住院兒童進行心靈治療。

守株待兔並非希文的做事方式。在第十次撥出沈烈的號碼而得不到回應後,希文決定採取主動,到兒童病房碰碰運氣,順道了解一下這位傳奇玩具治療師的工作狀況。

四樓詢問處的人手明顯不足,唯一的當值護士正埋首整理病歷表,希文只得拉高嗓門問:

「請問沈烈在嘛?」

護士聞聲抬頭,「誰?」

「我想找下午當值的心靈治療師沈烈。」

「請稍等。」護士翻翻手上的值勤表,「真不巧,Dr. Shum 今天跟馮小姐掉了班。」

希文難掩眼中的失望。

「你找 Dr. Shum?」推着物料補給卡車的見習護士探過頭來。

希文霍地轉身,雙眼再次燃起希望,「你知道他在哪?」

「Dr. Shum 並非駐院治療師,他的行程我們也不太清楚,不過若是星期三晚的話,他多會應邀到 Café Polaris表演。」

「表演?」希文一時間沒聽懂,「是演講吧?」

「等等。」見習護士繞到詢問處的櫃台後,拉開抽屜,「這兒該有 Café Polaris 的地址……有了,就是這個。」

「謝謝。」希文感激地接過 Café Polaris 的宣傳單張,正要轉身離開,已踏出的右腳卻戛然打住。

希文心念飛轉,然後匆匆回頭把見習護士叫住,「你可認識沈烈?」

見習護士靦腆地垂下頭,「可以這麼說吧。」

「那麼,可以帶我到他工作的地方看看嗎?」

見習護士面有難色,「你是?」

「《Edge》周刊記者張希文。」希文連忙遞上名片。

「《Edge》周刊?」見習護士好奇地細閱名片,「那你是要訪問Dr. Shum嗎?也難怪,他這麼出色。」

「你們都專稱治療師為 Doctor嗎?」希文從剛才開始便有這個疑問。

「原來你不知道?」見習護士一怔,「Dr. Shum 是我見過最年輕的博士。」

「年輕?」方嘉盈可沒告訴希文原來沈烈還挾着博士學位,不過最教希文訝異的,還是「年輕」一詞。

希文曾多次在腦海為沈烈素描。按方嘉盈形容,沈烈該是個深沉的天才型學者,加上他在治療師界的成就,再年輕亦該已三、四十了吧?

不過像這種動輒奉醫生為偶像的見習護士,三十多四十歲的權威治療師也實屬「年輕」了。

希文就是看準見習護士對人沒甚戒心,換了是別的資深護士,才不會隨便讓希文跟沈烈的病者接觸。

其實希文並沒打算追訪病者,不過想從他們的角度,了解沈烈到底是個怎樣的治療師而已。不過要說服沈烈和患者的家人相信她的動機,恐怕沒這般容易。

「就是這兒了。」見習護士領希文繞過特別看護病房,來到新翼的兒童遊戲室,「Dr. Shum實在是個了不起的治療師,自從他到這兒以後,小朋友不但沒再做噩夢,晚上也很少哭鬧,吃藥打針做體檢也合作多了。」

希文一震。

「不再做噩夢?」對自小被噩夢纏擾的希文而言,這句話如同雷殛,餘音在腦海不停迴盪。

「嗯。」見習護士以下巴點向遊戲室內的小朋友,「你別看他們笑得如此燦爛,其實都是長期病患者。雖然能住進這家醫院,家境肯定不賴,可是他們的父母要不只顧工作,要不忙着交際應酬,有的根本長期不在香港……我們獨自對抗頑疾也會害怕氣餒吧,何況是他們?即使年紀再小,他們也明白甚麼叫寂寞。」

希文惻然。

被至親漠視摒棄的感覺,她比誰都了解。然而她又還幸運些,最少無須長期待在醫院裏,留下充滿消毒藥水氣味的童年回憶。

見習護士指向正背對他們憑窗看人的男孩,「那個患心漏症的男孩最孤僻倔強,然而表面裝得再堅強,夜半還是會因噩夢尖叫,醒來時每每淚流滿面。Dr. Shum 來了以後,我才第一次在他臉上看到笑容。」

希文不禁對沈烈改觀。

要讓一個心靈封閉的男孩再次展露笑容,沈烈定必在他身上花了許多心血。會如此耐心對待小孩的人,該不會是那種擺架子耍大牌的權威,大概是真的忙不過來,所以才沒回覆她吧。

「這樣說來,大家都十分喜歡沈烈吧。」

見習護士臉上流露出近乎膜拜的景仰,「他們每星期最期待的日子,竟破例由餐單上有冰淇淋的星期五,變為 Dr. Shum 當值的星期三;Dr. Shum 有多受小朋友歡迎,可想而知。」

能深得小朋友喜愛,且擅於打開心扉,讓孤僻的病者變得開朗,看來沈烈這位傳奇治療師確有非凡魅力和本領。

可是希文最關注的,始終是沈烈為病者驅除噩夢的能力。張嘉盈所指的天賦異稟,該就是這種能力吧?

這些年來,儘管希文嘗盡一切方法,甚至求助催眠,始終無法擺脫夢中的鐮刀刺青少女和黑揚羽蝶。沈烈的出現,會否為她帶來一線曙光?

「我可否跟他們聊聊?」希文試探地問:「我想聽聽他們對沈烈的印象。」

見習護士躊躇半晌,「好吧,反正一小時後才有醫生巡房。」

希文朝見習護士點頭稱謝,然後上前跟那個患有心漏症的男孩打招呼,「嗨。」

男孩回頭瞟了希文一眼,見是陌生人,也提不起興趣回應,視線重新回到窗外的風景。

男孩的反應比希文想像中還要冷淡,不過希文也不是省油的燈,打開話匣子,引導受訪者道出她想要的答案,正是希文的首本戲。

「沈烈今天沒來真可惜。」

果然,男孩聞言回頭,上下打量希文,臉上冰霜已稍為融化,「你認識 Dr. Shum?」

「可以這麼說吧。」希文偷瞄了男孩一眼,「我是聽到一些不太好的傳聞,所以才來找他問個明白的。」

「不好的傳聞?」如希文猜想的一樣,男孩表面雖冷冷的,卻最具正義感,容不得別人誣詆他敬愛的治療師。

雖然在小朋友口中套取資料的做法並不恰當,但也只有他們能解開希文心底的謎團。

「就是他為病人驅除噩夢的能力呀。」希文暗中留意男孩的反應,「不過也難怪別人會質疑其真確性,畢竟驅除噩夢這回事並沒根據可言……」

「我可以作證!」男孩自告奮勇。

「作證?怎麼作證?」

「這兒每一個人都可以證明『愛麗絲的祝福』是真的!」

「愛麗絲的祝福?」

「Dr. Shum 每次巡房也會把愛麗絲帶在身邊,為我們送上祝福,讓我們做一個好夢。」

希文恍然大悟,「就是那隻古董洋娃娃?」

「沒錯。不相信的話可以問小妍。」男孩轉身走向正在畫畫的小女孩,「小妍,快告訴姐姐『愛麗絲的祝福』是不是真的。」

那個叫小妍的女孩抬頭,看看男孩,又看看希文,然後綻出令人心折的笑容,用力地點頭,「嗯。小妍最喜歡愛麗絲了!」

希文蹲到小妍身旁,聲音放得很軟很軟,彷彿生怕聲調稍高即會把眼前這個搪瓷娃娃般的小天使嚇壞,「為甚麼小妍那樣喜歡愛麗絲?」

「因為會夢到爸爸媽媽帶小妍到遊樂場,陪小妍拍照玩遊戲。」

希文鼻頭一酸。

小時候,希文也曾做過相同的夢。夢中,父母各自拉着她的手,跳起來的時候,身體彷彿會隨父母的手盪向天際……

「不單是小妍,這兒每一個接受了『愛麗絲的祝福』的人,都不會再做噩夢。」男孩緊握雙拳,「我可以發誓!」

「我相信你們。」希文牽牽嘴角,「對了,你叫甚麼名字?」

「連烈生。」

「咦?名字裏同樣有個『烈』字呢。」

「所以我決定將來要上大學,跟 Dr. Shum 一樣當治療師幫助別人。」連烈生挺挺胸,一臉的躊躇滿志。

「那你先得好起來,回到學校上課才行呀。」

「Dr. Shum 也是那麼說。」連烈生揉揉鼻尖,「所以我已經很努力打針吃藥了。」

不但為小朋友驅走噩夢,還能給他們夢想,鼓勵他們對抗頑疾,沈烈這人真的不簡單。

還有那個「愛麗絲的祝福」……從連烈生堅決的口氣看來,並非一般用來哄小朋友的手段。那到底是古董洋娃娃帶來的奇蹟,還是沈烈的催眠手法了得?希文要採訪沈烈的決心又添了幾分。

希文靈機一觸,彎腰問小妍和烈生,「你們想不想送禮物給 Dr. Shum,向他表示謝意?」

小妍與烈生猛地點頭,其他小朋友聞言也紛紛圍上來。

「那姐姐替你們拍一幀大合照,放大沖曬後,讓你們在照片背後簽名畫圖,把你們最燦爛的笑容送給 Dr. Shum 好不好?」

小朋友們異口同聲讚好。

希文將構思告知見習護士,並且再三向她保證照片不會刊登在雜誌上,加上小朋友施以軟磨硬纏,最後才得她同意。

「你真的真的不會刊登出來?」見習護士仍不放心。

「我發誓。」希文調皮地向身旁的烈生眨眼,「連烈生也對我有信心,你放十萬個心好了。」

見習護士以眼神詢問烈生,見他肯定地點頭才首肯,「好吧,但千萬別給護士長知道。」

「謝謝你。」希文掏出照相機,以她獨特的觸覺捕捉小朋友無價的笑容。

順利的話,她不但可以藉此得到約見沈烈的充分理由,或許還能打動小妍的父母呢。

或許吧。

離開醫院,希文按宣傳單張上的地址找到 Café Polaris。

那是一家風格獨特的小館,裝修說不上豪華,但從其別出心裁的佈置,看得出來店主曾為搜括獨一無二的家具花過不少工夫。

希文最欣賞茶几上那盞別致的小檯燈 ── 蝴蝶剪影下透出幽幽藍光,以光影對比打造出纖細的淒美,絕對稱得上是件藝術品。

店員迎上來,「小姐可有預約?」

希文輕輕搖頭,「晚上的講座需要預約?」

「講座?」店員回以大惑不解的眼神。

「沈烈主持的那個。」

「哦,你是指他的魔術表演吧?」店員指向牆上的宣傳海報。

「魔術表演?」沈烈一次又一次叫希文意外,「玩具治療師沈烈的魔術表演?」

「在座的人客,幾乎都是為了看沈烈的表演而來的。」貌似店長的男人上前,以眼神示意店員招待其他人客,然後轉身打量希文,「你認識沈烈?」

希文飛快權衡利害,決定暫不表明來意,跟其他人客一起等這位身分特殊的魔術師出場,以一個她從沒預計過的角度去了解沈烈這個謎一樣的男人。

「不,我不認識他,也沒留座。」希文只得碰碰運氣,「你們尚未滿座吧?」

「這邊請。」店長欠欠身,領希文到角落裏唯一的空桌,「初到敝店?」

「嗯,可有甚麼推荐?」

「若配合今晚的主題,可以點『藍默蝶之吻』。」

「藍默蝶之吻?」希文莞爾,這家店連飲品的名字都像一幅畫,「就點這個吧。」

店長轉身離去,半晌,端上一杯湛藍色的特飲。

希文好奇地啜一口「藍默蝶之吻」,正用心細味那種青澀的甘甜,店內燈光卻倏地轉暗,最後僅餘蝴蝶剪影燈罩下透出的幽幽藍光。

也許是燈光氣氛使然,又或是幽暗的藍光催化了希文的疲累,眼皮竟不由自主地下墜,再下墜。

忽然,燈罩上的蝴蝶剪影開始舞動,似要衝破燈罩而出!希文揉揉眼,原以為剛才的錯覺會得消失,豈料蝴蝶剪影更立體了,就連茶几上的陰影也隨之舞動!

希文初時不禁懷疑眼前幻覺乃「藍默蝶之吻」的副作用,及後留意到四周的人客均在低呼輕嘆,才會意這一幕便是今晚的主題表演 ── 沈烈的藍默蝶魔法。

恰似做夢一般,身上隱隱罩着藍色冷光的蝴蝶,竟成功掙脫了燈罩的羈絆,在半空中翩翩飛舞!

在座人客均被這一幕深深吸引,只有希文的視線在四出搜索沈烈的身影。

正當眼角捕捉到另一個未被藍默蝶吸去注意力的身影,希文的思緒卻被落在她手背上的藍默蝶入侵。

希文猶豫一刻,終忍不住以指尖輕撫藍默蝶的翅膀。那種如絲般柔滑輕軟的觸覺過手不忘,哪像是魔術道具?

正要把檯燈移近,好在燈光下把藍默蝶看仔細點,身後卻忽爾傳來一陣手機鈴聲,由遠至近,由弱轉強,破壞了這一刻的夢幻氣氛。

眾人四處張望,心中暗暗咒罵這通來得不合時的電話,和那個任由手機響徹雲霄的幫兇。就在大家忙着尋找鈴聲源頭之際,Café Polaris 已隨着鈴聲的終結,瞬間回復一室明亮。

眾人左右四顧,欲在燈光下細賞被喻為世上最漂亮的蝴蝶品種之一的藍默蝶,然而眼底下哪有藍默蝶的影蹤?

蝴蝶剪影早已回到燈罩上,跟原來的位置一模一樣,彷彿不曾離開過,令人不禁懷疑剛才那一幕不過是南柯一夢。

在眾人的熱烈掌聲呼喚下,希文苦苦追尋的故事主角終於現身 ── 醬紫色襯衫配靛藍牛仔褲,頸上戴一條 Chrome Hearts 十字項鍊 ── 這個看來才二十出頭的大男生便是傳奇玩具治療師沈烈?!

沈烈以一雙深邃的眼眸橫掃全場觀眾,然後跟懷中的古董洋娃娃動作一致地鞠躬謝幕,在久久不散的掌聲之中步向店長為他預留的桌子。

希文目不轉睛地盯着這個外形與打扮均無懈可擊的大男生,心裏在盤算着待會該如何開口。

半晌,希文才意識到沈烈已站在她跟前。

店長上前向沈烈解釋,「抱歉,是夜客滿,不得不把你的桌子讓給這位小姐。」

「沒關係。」沈烈漫不經心地瞟了希文一眼,然後逕自拉開椅子,「你不介意吧?」

介意?希文簡直求之不得。

雖然眼前的沈烈跟想像中的沈烈完全拉不上邊,然而那種從容不迫的氣度、手持的古董洋娃娃,還有剛才那些神秘的藍默蝶,都叫希文無從否定他便是自己要找的人。

待所有人客都跟沈烈客套過後,希文才吸一口氣,準備掀開沈烈的神秘面紗。

也許別人會輕易被蒙騙過去,但希文卻可以肯定剛才一幕並非甚麼魔術表演,藍默蝶也曾真真確確地出現過 ── 殘留在她指尖上,仍在透出金屬藍光的蝴蝶翅膀燐粉便是最佳證明!

「剛才的表演真精彩。」希文由衷讚賞。

沈烈禮貌地欠欠身,「謝謝。」

「假如你所選的,不是那樣罕有的藍默蝶的話,那便是一場完美的魔術表演了。」

沈烈聞言一愣,終於不再敷衍,轉頭正視希文,「這話怎麼說?」

「Blue Morpho 屬新熱帶區品種,大多聚居於亞馬遜河流域,只有少數棲息於南墨西哥或中美洲。」希文如數家珍,「在香港,根本不可能看到這麼一大群藍默蝶。」

沈烈不禁對眼前這個標緻的馬尾女郎另眼相看,「看來你對藍默蝶有很透徹的認識。不過,將不可能變作可能,不正是魔術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嗎?」

「這也是魔術的一部分?」希文向沈烈展示沾有藍默蝶翅膀燐粉的指尖。

沈烈一怔,然後拉起希文的手仔細端詳,「嗯……這金屬般光澤,確像藍默蝶獨有的透明鈷藍燐粉,看來我的技巧愈來愈成熟了。」

希文羞赧地縮回右手,「這不是技巧不技巧的問題吧?」

「哦?」沈烈毫不掩飾眉宇之間的挑釁,「那該是甚麼問題呢?」

希文氣結,「要不是藍默蝶確實存在,根本不可能留下燐粉!那樣珍貴的蝴蝶,你是如何弄到手的?」

沈烈不置可否,「要是我告訴你,剛才那些根本不是藍默蝶,而你手上沾染的亦非翅膀燐粉呢?」

「是不是翅膀燐粉,拿去化驗便一清二楚了。」希文的固執可不會輸給任何人。

沈烈失笑,「你該不會是自然保育分子吧?我可沒對那些蝴蝶作出過任何傷害。」

希文一愣。

的確,她憑甚麼對沈烈興師問罪呢?

況且作為記者,希文一向堅持採訪時須自我抽離,好以第三者的客觀角度看清事實真相,沒想到今次竟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偏激主觀。

「對不起,是我失言了。」希文抿抿唇,良久才吐出胸口那絲心痛,「家母生前是個蝴蝶愛好者,一直渴望能親眼一睹藍默蝶的風采,所以……」

「我不知就裏,還拿你來開玩笑。」沈烈收起剛才的輕佻,鄭重地致歉,「對不起。」

「不,是我……算了,我們誰都別搶着道歉了。」希文最怕這種婆婆媽媽的拉扯。

「贊成。」

「那麼,可以告訴我藍默蝶的秘密嗎?」

沈烈噗嗤地笑了起來,「你這人真有趣,像個鍥而不捨的小學生。」

希文漲紅了臉。

好幾次,當她跟高原討論專訪題材的時候,高原也如此形容她。

「很抱歉,可是沒有魔術師會隨隨便便洩露他的商業秘密的。」說罷,沈烈突然把臉湊近,「你要是我女友的話,那又另作別論。」

希文彷彿感到沈烈呼出的氣正呵在她唇上,本已緋紅的雙頰不免燒得更旺盛,大有蔓延至耳根之勢。

沈烈凝視她半晌,繼而捧腹駭笑。

希文一怔,這才會意沈烈不過在開玩笑。

「對不起……」沈烈猶自笑得喘不過起來,「每次看到那種小學生般認真的神情……便忍不住想作弄一下。」

希文悻悻地瞪他一眼,「作弄我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沈烈舉手作投降狀,「好,好,只要我付得起的話。」

「說過的話可要算數!」希文露出一絲勝利的微笑,「我要你回答我一個問題。」

「可是想問我的手機號碼?」沈烈朝她眨眨眼,「可以呀。不過若是有關魔術訣竅的問題,我是不會作答的。」

「那麼愛麗絲呢?」希文終於等到她的黃金機會,「『愛麗絲的祝福』該不會又是魔術吧?」

沈烈的笑容在瞬間消失。

按此繼續閱讀:幸福藍默蝶--Chap.3  


by Catabell
03.08.2006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