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04

守護天使的SMS -- Chap.5 時間彼岸的煙花雨



Chap.5                時間彼岸的煙花雨

「喂!」

許光希感到有人在輕拍她臉龐。

「喂!」

誰?誰這麼不客氣?

「醒喇?」

慢慢地,慢慢地,許光希朝這把聲音張開眼睛。

「總算回復知覺。你若再不醒來,我就要送你到醫院去了。」對方不耐煩地說。

許光希瞇着眼,這傲慢無禮的傢伙是誰?

那人毫不客氣問:「喂!你是誰?」

許光希定睛看清楚,原來是個俊美的少年。雖然長得高大,但憑那尖尖的嗓門和稚氣的臉孔,許光希猜他不過十五、六歲左右,年紀比自己小一點,卻仍一臉神氣。

許光希撐起來,「難道你媽沒教你,問人家名字前應先報上自家姓名嗎?」

少年輕蔑地撅撅嘴,「咄,我沒見我媽都兩年了,誰稀罕她教我管我!」

許光希心軟的毛病又發作了,「你媽不在?」

「爸媽都在外國,這兒由我作主。」難怪這樣神氣。

「你多大了?」

「別用那種幼稚園老師的語氣跟我說話!我小不了你多少,若小覷我,後悔的肯定是你。」

許光希從沒見過比眼前少年更囂張無禮的人,難道這就是典型的反叛期?許光希嘆息,她一直沒有機會反叛,在她成長的那個地方,不容人反叛。

也許,也許她該容忍他。也許,也許他只是太寂寞。沒有父母在身邊疼惜的孩子是寂寞的,她了解。

「對了,這是甚麼地方?我怎會躺在這裏?我明明在那山坡上……」想起來了,嘉年華會、髮夾、范巧薰和裴永諾,光希統統都想起來了。

少年默默閱讀着許光希的表情變化,意外地捕捉到她眼內那一閃而過的落寞,那絲他最熟悉的落寞。

少年不再反唇相譏,靜靜地坐到許光希身旁,良久沒說話。然而最後還是忍不住要打破那逐漸壓縮的沈默。

「宇文。」

「嗄?」

「大家都叫我宇文。」這已是少年認知範圍以內,最大的妥協。

「嗯。」許光希的思考能力仍糾結在回憶的旋渦裏。

那個叫宇文的少年瞪目,直指着許光希的鼻尖罵:「喂!你!到底是誰沒禮貌?」

宇文討厭不守遊戲規則的人。

許光希一臉茫然,「甚麼?」

又是那絲落寞,宇文投降了,這是他的死穴。 
「名 —— 字。」

許光希這才想起剛才的對話,怪不好意思地垂下長睫毛,「許光希。」

「你住在附近?」

「大學宿舍。」

「父母是教授?教甚麼科?」宇文的興趣來了。

「不,我住在學生宿舍。」

咦?甚麼時候對調了身份,自己反成了被盤問的對象?許光希的精神回來了。

「你還沒回答為何我會躺在這裏,問題你倒問了一大堆!」若輸給這小子,許光希的顏面該往何處擱?肯定會給林雅軒恥笑個十日十夜。

宇文不置可否,「好,公平起見,我們輪流發問吧。」

「公平?」受林雅軒薰陶,光希的一張嘴現在鋒利得多,「若沒記錯,你連我第一條問題也還未回答,這好算公平?」

宇文揚起一道眉。他遇到對手了,眼前這少女跟他班裏的女生不一樣,她不是蠢貨。

「是我撿你回來的。」宇文非常、十分、極度神氣地挺挺身。

「撿?!」許光希不禁有氣,「我是小貓小狗?還是廢紙廢鐵?可以隨便任人『撿』回去的?!」

宇文滿意的笑了,「跟你說話,真夠意思。」

寄人籬下十多年,許光希早就練出一套解讀眼神的好功夫;這宇文分明在調侃她。這句話的潛台詞是:跟你說話真夠意思,因為欺負你實在太好玩了。

許光希不慌不忙地還宇文挑釁的一眼,「你若再不正正經經回答問題,我就要離開了,免得浪費時間。」

宇文高舉雙手,「我說的都是實話,你千真萬確是我從斜坡下撿,不,帶回來的。」

許光希將零碎的片段組織起來:她為擺脫裴永諾而衝下山坡,然後突然失去知覺。醒來時,便已躺在這少年家中。

換了是林雅軒,大概也會這麼推論,可是許光希隱隱覺得這些細節當中像是忽略了些甚麼。

「這樣說來,我該『感謝』你才對了?」

「大恩不言謝。幸好你還不太重,又不太高,我家跟大學又很近,否則憑我個人之力,還真的不太可能成功抱你回家。」

這小子!

「好,換我發問。」宇文掏出那部珍珠白色的手機,「這手機是你的?」

明知故問。

「難道是你的?」許光希可沒耐性猜他葫蘆裏賣的是甚麼藥。

「這手機當然『不可能』是我的,不過我倒有興趣知道這手機你是怎樣得來的。」

宇文這下子可真惹火了她。

許光希一手搶過手機,然後橫他一眼,「你是在暗示我偷手機?!」

宇文連忙揮手否認,「不不不。只是,這手機根本不可能存在。」

許光希解除眼中敵意,換成疑惑的問號,「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甚麼『不可能存在』?」

宇文清清喉嚨:「我對手機也有一定認識。」

許光希再瞟他一眼,示意:那又怎樣?有話直說,不要吊人胃口。

「據我所知,市面暫未推出功能這麼先進的手機。剛才你在……睡時,我研究過這部手機,當中的SMSMMS功能,該也不是本年內可以提供得到的技術。」宇文已講得十分含蓄。

這一嚇非同小可,不過許光希又豈可在這神氣乖張的少年面前失態?於是力持鎮定,然後快速自記憶系統裏搜索相關資料。

SMS 2.0於九九年一月開放,翌年已大行其道。電視天天在播短訊服務和宣傳MMS的廣告,別告訴我你沒聽說過!還有,這款手機隨便挑哪間電訊公司也買得到,你小嚇唬我。」

「果真如此。」宇文像天文學家發現了新星體般,嘴角綻出一絲亢奮的笑意。

許光希不耐煩跟他玩下去,霍一聲站起來,「我可沒時間陪你玩,打擾了。」

宇文可沒擔心過她真會離開,「要走了?到哪兒去?」

光希失笑,「回宿舍呀,我總不能整天待在你家吧。你要是太無聊,就找朋友來陪你玩,別又隨便在街上『撿』個人回家。」

宇文冷冷回道:「我沒有朋友,也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帶女人回家的男人。之所以會撿你回來,是不忍見你落在別人手裏。」

這也難怪,以宇文的脾氣,誰耐煩做他的朋友受他的氣?不過說甚麼不忍見她落在別人手裏也就未免太誇張了吧?

許光希極力忍笑,「那麼……為答謝你的『救命之恩』,就給你一點忠告吧:要別人願意跟你交朋友,你首先得踏出那個孤獨的空間,放下你的敵意。你裝得那樣強悍,可是卻那麼寂寞。」

宇文眼中有一絲傷害,光希刺中他的痛處了。

這些日子以來,也只有她一個看見他的寂寞、關心他的寂寞。他還以為自己裝得很好,所以有點痛恨她拆穿他,但又有一絲高興,因為終於有人願意花這個時間心思去拆穿他。

「其實你很善良,只要別套上那副兇悍的盔甲,總會交到朋友。我真的要回去了,再見。」

宇文伸手拉住光希,垂下頭,隱去眼中那絲炙熱,「留下來吧,你已經回不去了。」

宇文語氣之認真,令光希心底打了個冷顫。光希腦筋轉了一圈,然後放軟聲音:「我答應你,會再回來看你,好嗎?」

宇文不肯放手,反捉得更緊,「九八年的學生名冊裏不會有你的名字,你離開這裏,隨時會有危險。」

「我不明白你在胡扯甚麼。」許光希不信任地瞇起雙眼。

「九八年 ── 現在是一九九八年,明白了沒有?」宇文無懼許光希掃瞄器般目光,「從我在山坡下撿到那部手機開始,我就知道你不屬於這兒。我在雜誌和互聯網上讀過不少有關時空皺摺的文章,只是沒想過自己竟會遇到穿越時空的人而已。」

許光希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你這玩笑開大了。」

宇文二話不說,撿起擱在玄關地上的報紙,報紙上印着的日期,的而且確是一九九八年一月十八日

許光希無力地靠在牆角,半晌講不出話來。

「你若不相信,我可以帶你到外面查證,不過你要答應我,乖乖跟在我身邊,否則露出馬腳我可保不了你。」

許光希仍無法言語。

「放心。我父母長居外國,暫時不會回來。傭人早給我攆走了,你可以暫時扮作新來的家庭教師兼管家,沒有人會懷疑的。」想想,又低聲補充一句:「除了那麻煩的傢伙。」

「可以陪我回大學一趟嗎?」

「好。」

****

走在一九九八年的大學校園,許光希有點睜不開眼的感覺。

宿舍不再有林雅軒,柔道場不再有裴永諾,教授完全不認識她。對這所校園來說,許光希是個不曾存在過的人。

怎麼會這樣?她怎會回到五年前的世界?一定是睡魔先生跟她開了個玩笑,只要一覺醒來,一切又會如常。

宇文彷彿知道許光希在想甚麼,默默牽起她的手,希望透過掌心的溫暖,傳一點力量給她。

「回去吧。」

光希只得默然頷首。

在宇文家中耽了兩星期,除出最初那幾日尚在互相摸索了解,其餘日子幾乎全都在吵架聲中度過。

許光希終於見識到甚麼是反叛少年:逃學、蹺課、打架、不合群、衣衫不整、舉止粗魯,以上特徵全可在宇文身上找到,難怪能創下一連氣走八個傭人的紀錄。

不過許光希看得出宇文本質並不壞,那張傲慢無禮的臉孔也不過為着掩飾羞於表達的情感。

「發甚麼呆?湯都快要滾爛了。」宇文的口氣一如在命令家傭。

「翹起二郎腿等吃的人還神氣甚麼?快過來幫忙拿碗筷!」許光希昔日的忍耐沈默早已被宇文消耗殆盡,若對這小子逆來順受,他何止三分顏色上大紅?

「咄!」宇文繼續埋首他的《Discover》雜誌。

廚房傳來騰騰殺氣,「你有意見嗎?那換你來煮好了。」

「我會煮的話要管家來幹嗎?」

「我可不是你的管家!」

「好呀,這話可是出自你口,那以後就別管我逃學打架。」

「小子你找死?」

這種「禮尚往來」的對罵已成為宇文宅的家常便飯。

可是鬥嘴管鬥嘴,宇文並沒對光希動過真氣,相反還十分享受這種有人樂意陪他吵鬧的日子。許光希嘮叨是嘮叨了些,但她跟身邊的女生不一樣,她機伶懂事,不會執着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懂得在適當的時候閉嘴,而且不會八卦他的家事。

最重要的,是許光希有一雙看得懂寂寞的眼睛 ── 她懂,但她更了解沈默,不會到處炫耀自己的小聰明。

在許光希身上,宇文看到一點點自己的影子 ── 他倆都是自我保護意識極強的寂寞人。

有別其他人,許光希並不打算將他塑造成她喜歡或期待的模樣;她真正關心他的內心和感受。

所以他並不介意光希的存在,甚至享受她的陪伴,因為她懂得他,而且在乎。

也許光希未必能察覺,但自她出現後,宇文的確在一點一點地改變,變得沒那樣自我中心,變得願意讓人關心。

叮‧噹。

誰會來按宇文宅的門鈴?宇文不是沒有親戚朋友的嗎?

「不要開門!」宇文喝止。

太遲了,許光希按在門柄的手一鬆,門後的人立刻乘機推門而入。態度之不客氣,較之宇文,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速之客一進門即破口大罵:「你這是甚麼意思?在學校一見我便掉頭跑,又不讓我來你家,你這陣子到底在鬧甚麼脾氣?」

連珠炮發後才發現門後原來還有別人。

來者不友善地掃視許光希一番,然後又開始砲轟宇文:「她是誰?」

小小年紀卻那樣兇霸霸,枉費了一張可愛的臉蛋。許光希乾脆疊起雙手在旁等看好戲。

「我的新管家兼家教。我還得吃飯做功課,沒空跟你胡鬧,走走走走走!」宇文說罷不管三七二十一將女孩推出門外。

「你最近不肯讓我來就是為了她?」呵,小人兒不單潑辣,且有幾分小聰明。

「無聊!」宇文不由分說啪的一聲甩上大門,然後轉身對光希下令:「以後別隨便開門放人進來!」

許光希嘴角含笑,那潑辣的小人兒跟宇文倒是一對。

「有甚麼好笑?我告訴你,她是天底下最最最麻煩的女人,父母又跟我爹娘熟稔,她追問起此事來,我倆就麻煩了。」

「我看不必然。看她那爭風吃醋的姿態,只要你對她溫柔一點,萬事都有商量。」光希說罷吐吐舌。

誰知一時戲言竟惹火了宇文,「你懂甚麼?誰要對她溫柔!還有你,別以為此刻比我大一點點有甚麼了不起,事事管頭管腳!真要算起來,我比你還要早兩年出生!」

容忍他不代表要做他的出氣袋,許光希也有許光希的煩惱。尋找回到未來的方法已令她心煩意亂,幹嗎還要落井下石,一再提醒她時空錯亂的事實?

「你以為我好願意管?那好,以後我不管你,你也別來管我!」愈說愈氣,許光希索性扯下圍裙,拉開大門,離開這個氣人的鬼地方。

宇文呆在當場。

宇文閉上雙目,調節呼吸,盡量令自己平心靜氣地回想剛才的對話。

假如,假如許光希沒將自己和那麻煩的傢伙扯在一起,他便不會生氣,不會跟她鬧得那樣僵。

難道光希還沒看出來嗎?難道她絲毫察覺不到自己甚至為了她在一點一滴地改變?是光希教他踏出那個孤獨的空間,為何她卻不肯讓他進入她的世界?難道她一直只當自己是小朋友?

宇文攤開雙手,審視那副不成熟的軀殼:他討厭自己那張稚氣的臉孔,討厭那把剛開始變得沙啞的嗓門,他討厭成熟的思想被囚禁於稚拙的軀體之內。

假如他長得成熟一點、肩膀再寬一點、聲線沈實一點,也許光希就會平等地看待他,而不會老把他看作小朋友了。




by Catabell
撰於27.02.2004;修於14.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ll Rights Reserved.

2 則留言:

  1. 你好,想請問可否購買《守護天使的SMS》?我想用來作聖誕禮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支持,但很抱歉,由於出版此書的出版社已結束營運,所有書籍已下架,無法再買到了 T_T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