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04

守護天使的SMS -- Chap.2 尋找守護天使



Chap.2  尋找守護天使

「喂!光希!」林雅軒上前輕按光希左肩。

許光希這才回過神來,「雅軒你在這……」

「怎麼了?神不守舍似的。在我面前經過也視若無睹,別告訴我你忘了跟我有約。」

「沒有……我只是……想得太入神……」

林雅軒揚起一道眉,「想甚麼想得連我也不放在眼內?」

「我剛才……在這裏碰見他。」

「他?哪個他?……他?你那守護天使?!」林雅軒比許光希還要興奮。

「嗯,原來他跟我們唸同一所大學,且是柔道社的。」

「那就易辦,跟我來!」林雅軒連忙拉起許光希離開咖啡閣。

「要上哪兒去?不吃早餐了嗎?」

林雅軒沒好氣,「你還有心情吃?好不容易才再遇上,又知道對方的來頭,當然要去深入調查一番!」

「可是……」光希猶豫。

「還『可是』甚麼?我才不要見到你那呆呆的樣子!早日查清楚,早日得到解脫。」

許光希訕笑,「你太誇張了吧……」

林雅軒搶白她:「我誇張?你也不想想自己提起那人時有多反常!」

反常?許光希垂下長長睫毛,不錯,剛才面對裴永諾時自己確有點失態,但整件事並非如林雅軒所想的那樣簡單。

光希不否認對裴永諾有好感,可是會如此在意他,多少出於那個神秘短訊。整件事太不可思議了,教她如何可以不在意裴永諾的存在? 

守護天使的SMS -- Chap.5 時間彼岸的煙花雨



Chap.5                時間彼岸的煙花雨

「喂!」

許光希感到有人在輕拍她臉龐。

「喂!」

誰?誰這麼不客氣?

「醒喇?」

慢慢地,慢慢地,許光希朝這把聲音張開眼睛。

「總算回復知覺。你若再不醒來,我就要送你到醫院去了。」對方不耐煩地說。

許光希瞇着眼,這傲慢無禮的傢伙是誰?

那人毫不客氣問:「喂!你是誰?」

許光希定睛看清楚,原來是個俊美的少年。雖然長得高大,但憑那尖尖的嗓門和稚氣的臉孔,許光希猜他不過十五、六歲左右,年紀比自己小一點,卻仍一臉神氣。

許光希撐起來,「難道你媽沒教你,問人家名字前應先報上自家姓名嗎?」

少年輕蔑地撅撅嘴,「咄,我沒見我媽都兩年了,誰稀罕她教我管我!」

許光希心軟的毛病又發作了,「你媽不在?」

「爸媽都在外國,這兒由我作主。」難怪這樣神氣。

「你多大了?」

「別用那種幼稚園老師的語氣跟我說話!我小不了你多少,若小覷我,後悔的肯定是你。」

許光希從沒見過比眼前少年更囂張無禮的人,難道這就是典型的反叛期?許光希嘆息,她一直沒有機會反叛,在她成長的那個地方,不容人反叛。

也許,也許她該容忍他。也許,也許他只是太寂寞。沒有父母在身邊疼惜的孩子是寂寞的,她了解。

「對了,這是甚麼地方?我怎會躺在這裏?我明明在那山坡上……」想起來了,嘉年華會、髮夾、范巧薰和裴永諾,光希統統都想起來了。

少年默默閱讀着許光希的表情變化,意外地捕捉到她眼內那一閃而過的落寞,那絲他最熟悉的落寞。

少年不再反唇相譏,靜靜地坐到許光希身旁,良久沒說話。然而最後還是忍不住要打破那逐漸壓縮的沈默。

「宇文。」

「嗄?」

「大家都叫我宇文。」這已是少年認知範圍以內,最大的妥協。

「嗯。」許光希的思考能力仍糾結在回憶的旋渦裏。

那個叫宇文的少年瞪目,直指着許光希的鼻尖罵:「喂!你!到底是誰沒禮貌?」

宇文討厭不守遊戲規則的人。

許光希一臉茫然,「甚麼?」

又是那絲落寞,宇文投降了,這是他的死穴。 

守護天使的SMS -- Chap.3 沒有贏家的賭局




Chap.3       沒有贏家的賭局

光希無力地靠在大樹後,希冀自頭頂撒下來的光線能予她一點力量。

怪得了誰?許光希早就該猜出裴永諾是那種對誰都無法不溫柔的人。他對自己的好,不過出於友善;然而對許光希來說,那是不一樣的。

假如世上有甚麼眼神能改變人的一生,許光希肯定那就是裴永諾在機上遞上拉環時的那個眼神。就是那個溫暖、實在而窩心的眼神,在她最絕望之際,拉開了窗帘,讓陽光照進她的生命。

要怪,大概只能怪自己太不誠實。她早就應該察覺到令自己心軟的,不是那個拉環,而是裴永諾遞上拉環時的那個眼神。明明一開始便知道他一心守護的,就只有那個「她」,只是,許光希沒想過要親眼目睹「她」依偎着裴永諾這一幕,自己才肯誠實面對。

躑躅到入夜,直到身體發出警報,許光希才跌跌撞撞地返回宿舍。

「你到哪兒去了?」

許光希抬頭,幾乎不敢相信站在眼前的竟是裴永諾。

「對不起,我忘了。」當然不能讓裴永諾知道自己曾不顧一切趕去觀賽。之前的誤會已夠深,許光希想保留一點點自尊。

「忘了?」

「比賽。」

「笨蛋!」

笨蛋?難道她就不能忘掉這個對他而言根本不佔任何份量的約定?正想出一口烏氣,卻被裴永諾的舉動愣住。

裴永諾將繡有學系及名字的運動外套脫下,罩在她身上。

「誰還關心甚麼比賽?病了就該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穿得那麼少還到處跑!你到底何時才肯改掉那逞強的個性?」

「你知道甚麼!」聲音漸漸低下去,光希不想讓裴永諾聽見自己在哽咽。

裴永諾別轉臉,換掉剛才那過分緊張的語氣,「剛才遇到林雅軒,她還怪我怎麼讓病人到處跑。快回去吧,別老讓人家擔心。」

原來他全都知道了。

許光希腹中有一百個問題,可是卻吐不出一個字來。她知道,一開口,她就輸了。

愛情是場沒有贏家的賭局。從承認愛上對方那一刻起,就已徹底輸掉自己。 

守護天使的SMS -- Chap.1 守護天使的SMS


Chap.1       守護天使的SMS

嘟嘟嘟 ──

許光希十萬個不情願地從被窩裏伸出左手,以五指代替眼睛,在床頭櫃上搜索那擾人清夢的聲音來源。

光希慵懶地翻身,將手機湊到面前,幾經掙扎才半張右眼,「六點半?!不是預設了七點鐘的響鬧嗎?才六點半,響甚麼!」

鄰床的孫明揉揉眼,瞄瞄牆上掛鐘,然後嗤之以鼻,「有手機真了不起!」

說罷拉起棉被將「噪音」隔絕,轉身以示意眼不見為乾淨。

許光希聳聳肩,並沒將剛才的話當一回事。這些年來,甚麼難入耳的話沒聽過?若被人嘲諷兩句就耿耿於懷,她早就得懸樑自盡了。

不過大清早就被冷言譏誚,確令光希睡意全消。

既然繼續賴在床上也不見得會再入夢,乾脆早點起床打點一切吧!許光希緩緩地伸個懶腰,然後起來將棉被折好。

十多年來一直活在規律和戒條下:每朝準時七點起床、晚上十一點前關燈;床舖、書枱定必整理得有條不紊;對長輩只管服從,不可反抗……如今,人是要離開了,然而一時三刻卻無法擺脫這些小習慣;許光希不禁自嘲:要跟過去劃清界線?談何容易。

許光希打開床頭櫃,取出一隻黑色旅行袋。活了十八個寒暑,她所擁有的也不過只得這些:幾套便服、一本字典、幾套小說、一點現款、一張身份證,還有不久前才辦領的特區護照 ── 一隻旅行袋已容得下。

喔。差點忘了那部珍珠白色的手機。 

守護天使的SMS -- Chap.4 愛情黑洞



Chap.4 愛情黑洞

許光希從背包裏取出裴永諾的運動外套,「這個還你。」

裴永諾接過運動外套,「這樣倔強,只會辛苦你自己,知道嘛?」

許光希咬着唇,只想一切快些結束。

裴永諾憐惜地搖頭,「無論如何,希望我們仍能一同為社區中心籌備萬勝節派對 ── 我仍很期待你的南瓜布甸。」

許光希眼眶忽然酸酸的。還以為已經再沒有「我們」,再沒有「期待」。

抬頭,正好對上裴永諾那個誠懇而關切的眼神。

又是那個眼神,許光希一顆心再次軟下來,「萬勝節派對是義工服務計劃的頭炮吧,你當真打算參與這計劃?」

「若你加入的話。」裴永諾不置可否地聳聳肩,目光投向遠方的地平線,「你不在,我加入就沒意義了。」

許光希垂下頭,心裏高呼:為何總要講些容易讓人誤會的話?你到底在暗示甚麼?抑或……你根本從沒暗示過些甚麼,一切純屬我一廂情願的想法?可是,為何那些容易讓人誤會的話,偏偏那樣動聽?為何我愈努力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結果卻滿腦子都是你?

愛一個人很難,真的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