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03

《失戀日記》-Chap.32


Chap.32


從包裹的大小和形狀看來,該是書籍一類的東西。假如寄件者是明日的話,內容大概會是她的新作,或是《失戀日記》的簽名本。

問題是……明日不可能知道我的詳細住址。

窩進沙發,手中仍握着那隻未開封的包裹,腦海再次浮現明日與莫晴的重疊:將「莫」、「晴」兩個字拆開,去掉多餘的部分,不就是「日」、「明」了嗎?莫晴 ── 日明 ── 明日……也許,並不是我想太多。

撕去包裝紙,全身血液幾乎就在那瞬間凝住。

是明日的新作 ──《失戀日記II》。

然而最教我震驚的,是封面那鮮活得恍若昨天才烙下的記憶:

灰白色的石椅上,斜斜躺着一張深藍色的音樂光碟,隱約可見封套上那默默凝視眼前玫瑰的孩子擁有一頭金麥色的短髮;音樂光碟側,擱着莫晴那部CD隨身聽,耳機一左一右,像在牽引着兩個人、兩顆心。

翻開第一頁,插畫仍是那部CD隨身聽和左右分放的耳機,右下角印着淡紫藍色的心事:

這是個只能倒數的故事,
然而愛過就不算沒意義。
原諒我的放肆,
原諒我的幼稚,
原諒我只能寫下這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