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3

《失戀日記》-Chap.30


Chap.30   


莫晴垂下眼簾,似要認真思考答案。

六月債,還得快。等一句愛與不愛有多難受,我此刻終於真切體會。

我別轉臉,以為將視線從莫晴身上移開,心,就會沒那麼刺痛。在腦海內默默數着自己的心跳,但覺如坐針氈,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岔開話題,又覺得這樣只顯得更彆扭。

半晌,莫晴忽然拉起我的右手,輕輕覆在她胸前。

我雖不如柳下惠般坐懷不亂,對女性沒半點色心,可是也絕非在這種時候、這種場合。

這種突如其來的「優惠」,自問負擔不起。絕非因為莫晴不夠吸引,我下半身已相當誠實地否定這個可能,然而男人並非如女人所指控的那樣,任何時間都只懂得以下半身思考。假如一個男人以「生理構造使然」來解釋自己的不理性行為,不外乎表示他身邊的女人不足以叫他在滿足生理需要前稍動腦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