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03

《失戀日記》-Chap.29



Chap.29

莫晴自架上挑了張舊唱片,然後逕自往地毯上的一隻大墊子盤膝坐下,津津有味地翻着手上那本生態雜誌。

心底忽然湧上一陣踏實的溫暖,幻想着多年以後的週末下午,也能跟莫晴悠閒地在家裡呷着啤酒、聽聽音樂、看看雜誌。男人大概都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結婚的衝動:不知怎的,忽然遇上一個能叫自己心生溫暖的女人,好想每朝張眼時都見她酣睡在側;放工回家,大門後總有她那期待思念的目光;寫計劃書寫得累了,有她體貼地端上香濃咖啡;夜半餓了,總能吃到她煮的夜宵;週末窩在家中,就專心一意享受她的陪伴。

「在想甚麼?」莫晴抬頭問。

「沒甚麼。」當然,這話騙不了誰,只是莫晴與我都很有默契地不去揭穿。

我將手中的冰凍啤酒遞給莫晴,然後俯身拾起另一隻大墊子,坐到她身旁。

一把磁性男聲自唱機悠然鑽出,在弦樂的襯托下幽幽地細訴衷情: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

愛情總在尚未開始時終結。

這句話彷彿無處不在。

莫晴是故意要讓我細味歌詞嗎?但正如那男聲所述,當我選擇將心交出,就是完完全全,沒半點保留,管它是開始還是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