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03

《失戀日記》-Chap.27



Chap.27


從售票員手中接過兩張「豪華座位」船票,我倆便正式展開了這場倒數之旅。

我乘莫晴不為意,偷偷瞄了腕錶一眼。一千一百二十八分鐘後,莫晴與我就得分隔兩地。

秒針的跳動輕不可聞,卻令胸口隱隱感到一種異樣,恍似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塊鉛,突然垂在心瓣底端,揮之不去,硬拉着這顆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直至呼吸都開始變得沉重,困難。

但作為莫晴一千二百分鐘的男友,我必須將這種感覺隱去。不捨和難過只會掀開莫晴心底的創疤,在舊患上添一道新傷痕。

如果我會感到難過,是因為愛上一個明天日落後就得離開的人,那麼莫晴肯定比我痛苦,因每當她開始愛上一個人、一個地方,就得開口說再見。

經常說別離的人,要不早已麻木,要不痛恨話別。

永遠無法在同一地方逗留的人是寂寞的;明明寂寞,卻仍強裝獨立的人就更寂寞痛苦。像莫晴這種明明害怕離別,卻設法壓抑自己,假裝不在乎不介意的女人,是最痛苦的。

我偷偷凝視莫晴的側面,將那稜角分明的輪廓勾勒出一個印子,淡淡的,淡淡的,印在那個叫回憶的檔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