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3

《失戀日記》-Chap.22



Chap. 22

「放假放傻了?這陣子日夜顛倒、神不守舍,別又搞出甚麼爛攤子來,要媽替你善後才好。」身後的老媽叉腰揚眉,一副準備教訓人的模樣。

據我多年臨床實驗結論所得,在這種原告手持有力證供,十之八九可成功令被告入罪的情況下宜施行苦肉計,裝出一副無辜可憐的小狗模樣,有利激發天下間所有為人母者的慈愛之心。

果然,老媽即時軟化下來,「餓了吧?給你留了飯菜,剛溫好。」

「所以我一向最認同『始終都是媽媽好』。」加幾錢肉麻哄撮哄撮,苦肉計的成功機率可達百分之九十或以上。

老媽橫我一眼,「少賣乖!吃完給我將碗筷統統洗乾淨。」

我挺胸致敬,「Yes mum!」

苦肉計的成功秘訣,是得逞後必須盡快撤離現場。

我以九秒九的跑速將「午餐」捲走,關上房門,終可進入暫時安全的狀態。

案頭堆滿了雜物:幾乎沒翻過的參考書、一堆筆記廢紙、幾本雜誌、一堆CD……食物托盤上仍放着冷了的剩湯,而那張改變命運的紙條則被擱在一旁。

我折好紙條,夾在《失戀日記》內,紀念我這段枯死後方開始萌芽的「戀情」。

邊吃着微微冒煙的麻婆豆腐邊查看電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