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3

《失戀日記》-Chap.33


Chap.33


「你倒知時候。」老媽輕挑了下眉梢:「飯菜快準備好,湯先替我端出去吧。」

我張開了口,然而卻「開不了口」。

「有話要問呢,便爽快一點,沒事的話就別呆在這兒礙手礙腳。」老媽不耐煩地瞟我一眼。

我吁一口氣,這上下果然沒甚麼瞞得過老媽的一雙法眼。不過老媽最可愛亦最可敬的,便是她知道得很多,但干涉得很少。

「怎樣?菜都弄好了,還沒想清楚?」老媽關掉煮食爐,熟練地將色香味全的糖醋排骨上碟。

我囁嚅道:「媽……我……嗯……我……」

奇怪,人總偏向在最重要的時刻突然失去語言組織能力。

「知不知道為何這些年來,我明知道你會碰釘、犯錯,但還是會讓你放手去試?人呢,沒試過,總會心有不甘;不甘心的人很難醒悟自己有錯。其實就算碰釘也沒甚麼大不了,反正沒有人不曾作過錯誤選擇,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甚麼,而又勇於承擔那個選擇所帶來的一切後果。」

既然我清楚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甚麼,而又有了承擔一切後果的覺悟,似乎已再沒有猶豫的理由。

我浪費的時間已夠多了。 

「媽,我想到台灣走一趟,你可知道莫晴在那邊的地址?」

老媽終於滿意地勾勾嘴角,「還以為你不會開口問。」

我也險些以為自己放棄了。

老媽誇張地搖頭嘆息,「我等你這一問等得髮也白了,你能不能再遲鈍點?我好將那信封一併帶進棺材裡去。」

「信?甚麼信?」我聽得一頭霧水。

「好好,不挖苦你了。不過吃飽好做事,你先幫忙將飯菜端出去,待飯後再搖個電話給你小姨,拜託她替你安排機票酒店吧。」

說老實的,這種時候我怎可能若無其事地開開心心吃我的糖醋排骨?不過老媽做事總有她的道理,我只得唯命是從。也多虧小姨幫忙,以旅行社的名義替我辦理機票、酒店住宿和網上簽證,我才得以在四日後順利踏足桃園機場。

在大堂取過地圖,匆匆將兌換好的台幣和單據塞進褲袋,剛好來得及登上駛往市區酒店的接駁巴士。

還好此間不是旅遊旺季,我一個人幾乎獨佔了四分一個車廂,大可安安靜靜地窩在後座再讀一次莫晴的信。經連日來不斷的翻開,對摺,再翻開,再對摺,一條條新摺痕狠狠壓在舊摺痕上,使得本來亮白的信紙逐漸失色。然而即使將信讀得爛熟,我還是猜不透莫晴到底在打甚麼主意。

威:

我就知道你會來台灣。

雖然我還不很清楚自己希不希望讓你找到,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你當真是我喜歡的那個你。

這句話很怪吧?但只有我喜歡的那個你,才會為我下這樣的決定。

大概誰都會覺得你這人有點優柔寡斷吧,彷彿甚麼都無所謂;但我看其實是你待人太溫柔,不希望令任何人為難,所以才會予人這種錯覺罷了。

因為你是你,所以我知道你一定會來台灣。

是巧合吧?讓我看見你貫徹始終和專注的一面,正如你看穿了我的寂寞和軟弱。但所謂的緣份,不也就是許許多多的巧合湊在一起嗎?

所以,也許,我們之間的巧合也是一場緣份。

但正如我一開始所講,我還不是很清楚自己希不希望讓你找到,因此我寫了這封信。

假如有日你決定要前來找我,而我們之間的巧合並未結束的話,你該會讀到這封信;沿着信上附註的地址,你也許會找到我,又或是另一封信。很有趣吧?有點像在玩 treasure hunt,是的,treasure hunt ── “treasure”有兩個解讀方式:「珍視」和「瑰寶」 ── 我希望,你會把這場追逐看成狩獵瑰寶一般;我希望,即使到最後我們沒能巧合地遇上,最少,你會珍惜曾經努力尋找我的這一段回憶。


P.S. 信紙背面有我在台灣的住址,就看看你能否討回我欠你的四百分鐘了。Good Luck
莫晴

這到底是在考驗我?還是要考驗她自己?




by Catabell
初稿 04.08..2003,修於 22.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