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03

《失戀日記》-Chap.32


Chap.32


從包裹的大小和形狀看來,該是書籍一類的東西。假如寄件者是明日的話,內容大概會是她的新作,或是《失戀日記》的簽名本。

問題是……明日不可能知道我的詳細住址。

窩進沙發,手中仍握着那隻未開封的包裹,腦海再次浮現明日與莫晴的重疊:將「莫」、「晴」兩個字拆開,去掉多餘的部分,不就是「日」、「明」了嗎?莫晴 ── 日明 ── 明日……也許,並不是我想太多。

撕去包裝紙,全身血液幾乎就在那瞬間凝住。

是明日的新作 ──《失戀日記II》。

然而最教我震驚的,是封面那鮮活得恍若昨天才烙下的記憶:

灰白色的石椅上,斜斜躺着一張深藍色的音樂光碟,隱約可見封套上那默默凝視眼前玫瑰的孩子擁有一頭金麥色的短髮;音樂光碟側,擱着莫晴那部CD隨身聽,耳機一左一右,像在牽引着兩個人、兩顆心。

翻開第一頁,插畫仍是那部CD隨身聽和左右分放的耳機,右下角印着淡紫藍色的心事:

這是個只能倒數的故事,
然而愛過就不算沒意義。
原諒我的放肆,
原諒我的幼稚,
原諒我只能寫下這樣的故事。 

雖已事隔半年,雖曾作過相同的假設,然而當事實橫陳在眼前,心,仍是禁不住被狠狠的揪緊。

我繼續翻着明日的心事:

很卑鄙吧?
竟然利用自己的另一個身份窺探你的心事。
然而知得愈多,就愈想了解你,愈無法放棄這身份。
愛,是貪婪的。

是,愛是貪婪的,因此我才會貪更多與你共同擁有的回憶。你呢?為何我總是摸不清你貪的是甚麼?

我繼續翻着,翻着,彷彿透過明日的雙眼看自己。每翻一頁,腦海裡的問號便按比例地遞增,堆積。到底是莫晴的思路特別難懂,還是所有女人的思想都如此複雜迂迴?

知道嘛?
其實有時候,殘忍也是一種溫柔。
這一刻的殘忍,可能讓你痛苦一陣子;
這一刻的溫柔,卻會叫你傷心一輩子。
我只好
殘忍地。溫柔。

殘忍地溫柔,溫柔地殘忍……我不懂,真的不懂,也許男人和女人就是無法站在同一水平線上看風景。殘忍就是殘忍,溫柔就是溫柔,我既不懂得殘忍地溫柔,也不懂得溫柔地殘忍,愛與不愛,統共不過兩個答案,何必如此轉彎抹角?

要以分手去證明的愛情,太諷刺,太難。也許我這輩子也學不懂,也不想學。

我是愛情路上的貪婪者,
絕對的貪。

因為貪
所以才會偷走400分鐘
這樣
我們的故事便彷彿尚未完結

即使無法擁有完美,
最少讓我保留遺憾。
因為遺憾,
所以完美;
因為提前結束,
所以尚未結束。

所以我是貪婪的,
絕對的
貪。

因為遺憾,所以完美;因為提前結束,所以尚未結束?我明白甚麼叫「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也可以想像「手中無劍,心中有劍」,但「因為遺憾,所以完美」?有遺憾的又怎可能完美?既然已經結束,又怎會尚未結束?是我悟性太低,還是明日的暗示太深奧?

還以為明日只速遞了一堆問號給我,想不到答案就在最後一頁:

如果可以,請偶爾想想我,好嗎?
我希望
這世上最少有一個人會記得我、思念我,
我希望
這個人,是你。

這一頁,彷彿以隱形墨水寫着:我並不想結束,並不想你忘掉我,來,來找我吧。




by Catabell
初稿 23.06.2003,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