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03

《失戀日記》-Chap.30


Chap.30   


莫晴垂下眼簾,似要認真思考答案。

六月債,還得快。等一句愛與不愛有多難受,我此刻終於真切體會。

我別轉臉,以為將視線從莫晴身上移開,心,就會沒那麼刺痛。在腦海內默默數着自己的心跳,但覺如坐針氈,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岔開話題,又覺得這樣只顯得更彆扭。

半晌,莫晴忽然拉起我的右手,輕輕覆在她胸前。

我雖不如柳下惠般坐懷不亂,對女性沒半點色心,可是也絕非在這種時候、這種場合。

這種突如其來的「優惠」,自問負擔不起。絕非因為莫晴不夠吸引,我下半身已相當誠實地否定這個可能,然而男人並非如女人所指控的那樣,任何時間都只懂得以下半身思考。假如一個男人以「生理構造使然」來解釋自己的不理性行為,不外乎表示他身邊的女人不足以叫他在滿足生理需要前稍動腦筋而已。 
男人的身體很誠實,沒錯,甚至經常誠實得令人尷尬;但心動不代表就要行動,尊重一個人,就不會莫視對方的意願和感受,在不適當的時候做不適當的事。任何事都是相對的,相對自己重視的人,其餘一切,包括生理上的衝動,都不算一回事。

懷着待判死刑的心情,這種衝動不久便被壓下去,為理智所征服。為免尷尬,亦不希望因任何多餘的動作而令莫晴誤會,我企圖抽回那隻蓋在敏感部位的手,不料卻遭到莫晴阻止。

莫晴輕輕搖頭,眼內藏着一份篤定,「闔上眼,好好用心感受。你要的答案,就在我的心跳聲之中。」

我嘗試聽從她的話,調配呼吸,習慣自己不規則的心跳,將注意力集中在右手傳來的脈動之上。漸漸,我開始感覺到另一組頻率,一組快得有違常理的心跳。

「以前我不會用『心如鹿撞』這成語,總覺這成語太造作,現在才曉得前人並沒有誇誇其詞。謝謝你,是你讓我明白這感受。」

也許子恒說得對,我是個不懂得收藏的人,內心感受統統寫在臉上。繼剛才的「我找到答案」,此刻我臉上一定橫陳着「我認輸了」四個大字。

我還能要求甚麼?一千二百分鐘是我親自訂下的條件,我該比誰都更清楚,這是場一開始便注定要走向句號的戀愛。

我終於成功抽回右手,「對不起,我不應破壞自己訂下的約定,更不應懷疑你。」

「是我們自欺欺人吧?感情哪能收放自如?我們只是捨不得不開始;然而開始了,就免不了貪 ── 想貪更多的愛,想貪更多的時間。」

我無力地倒在地毯上的另一隻棉墊上,雙手枕在腦後,全身放鬆,腦袋一片空白。

「這樣躺在地氈上,甚麼都不用想,真是一種享受。」

「嗯,舒服得令人昏昏欲睡。」莫晴依樣畫葫蘆,躺在我身旁。

「嗯。」睡眠其實也是一種奢侈,我們竟將三分一的人生都花在它身上。

「我可以有個小小的要求嗎?」

我轉頭凝視莫晴,我能抗拒嗎?她是知道的,任何事,我都願意答應,除了讓她走。

「手可以讓我握着睡嗎?」

我側身緊緊地擁她一下,然後放開,輕輕以右手包裹着莫晴的左手,嘗試感應從掌心傳來的脈動。我不會忘記,彼此掌間曾經有過的那種溫度,即使在分開多年以後。




by Catabell
初稿 09.05.2003,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