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03

《失戀日記》-Chap.31


Chap.31


該死!

真不該在灌完啤酒後往棉墊上躺,還擺這樣舒適的姿勢。方才明明還在凝視莫晴那酣睡的笑靨,不過略闔上眼……再睜眼,整整五百分鐘竟被酒精的催眠作用蒸發掉!

我抱着頭,嘗試搜尋昨夜的記憶檔:五百分鐘!如此寶貴的五百分鐘!竟一筆記錄也沒留下來!虧我還有面目講甚麼一千二百分鐘的男友。

我掠起茶几上的空啤酒罐,將一口氣盡出在這元兇身上,將之捏成廢鋁,然後啪一聲投進垃圾桶。

算。再氣也於事無補,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珍惜餘下來那三分一時間。

「莫晴?」我邊喊邊往浴室走。

沒有回應。

尋遍整所房子,除了我,還是我。莫晴……到外面買早餐去了?不對,要吃早餐,在這兒弄就可以了。那麼……她走了?

掏出手機,正準備按莫晴的號碼,才發現有一個未讀取短訊:

我走了,珍重,勿念。
對不起,我沒有信守承諾,那四百分鐘,有緣再續。
莫晴 

我頹然跌坐,握着手機的手不由自住地輕輕顫動。

就這樣……走了?

冷靜。一定要冷靜。一定有點甚麼是我可以做的,而且必須要做的。

致電回家,是老媽接的電話。

「媽,莫晴在嗎?」

「你死到哪兒去了?明知道莫晴在香港人生地不熟,你竟讓她一個女孩子到處跑,叫我怎向你莫伯伯交代?」

我打斷老媽的連珠炮發,「媽,莫晴呢?」

「走了喇,不然還等你送機不成?我和你老爸才剛踏進家門,喂,你……」

我沒再聽下去,輕輕按下結束通話鍵。

真的走了。

****

明日,記得你曾說,愛情,總在尚未意識到它的存在之前開始,在毫無準備之下結束。

也許……這就是我和莫晴的寫照吧。

畫上句號,我翻到下頁。

悶。想吐。
做甚麼都提不起勁。
窩在沙發,睡了。

夢中見到另一個自己,她問:難過嗎?
我答:難過呀,好難過。

只有面對自己,才能如此誠實。還是,正因面對自己,才無法誠實?

另一個自己再問:想他嗎?
我答:如果世上有甚麼方法可以令我忘記他,請告訴我。

她滿意地笑了:你難過,是因為患上「思念症候群」。
我恍然大悟:是思念症候群嗎?嗯……還以為一切已過去,原來心底還存有思念……可是,一切已無法回頭了。

她訝異:回頭?你想回頭嗎?
我猛地搖頭:不!不。已經過去了。

那個我微笑着說:人總要活下去的,不是嗎?你思念的那個人,不也正在某個角落努力地活着嗎?總有一天,他會得到幸福,你不是為了這個才離開他的嗎?
我答:明白了。
她像是不大放心:去吧,好好活下去。我們總要活下去……帶着思念,好好活下去。

帶着思念,好好活下去嗎?希望我也能做到。明日,你呢?你的思念症候群已經治好了嗎?已許久沒收到你的電郵。

叮‧噹。

拉開木門,門外站着大汗淋漓的速遞員。

「請問有沒有這個人?」

我接過包裹,娟秀的字跡寫着我的名字。

「是我沒錯。」

「麻煩簽收,對,在這兒。」速遞員催促着。

「謝謝。」我關上大門。

寄件人……明日?!




by Catabell
初稿 19.5.2003,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