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3

《失戀日記》-Chap.28



Chap.28


那一剎,我看到的,是一朵在夜裡默默綻放的玫瑰花,花瓣帶着晶瑩露水,眼波流轉,婉約動人。

沒想到一向冷眼看世情的莫晴,竟也有如斯女性化的一面。女人,果然變化萬千、深不可測。

莫晴仰着頭,闔上眼,專心享受海風拂面那種輕軟的觸感。

我也在專心享受,享受眼前這幅難得的風景。

以前從沒想過,原來可以安坐一旁,靜靜凝望自己喜歡的人,這樣平凡簡單的一個動作,竟是如此可貴的一種幸福。

對,以前沒發覺,是因為芊芊不會容許這種沒有交談的相處。對芊芊來說,沉默是一種折磨,是不在乎她的表現。並非每個女人都懂得沉默的藝術,正如並非所有人都懂得享受孤獨。

沒有交談,不等於沒有交流。沉默,也是一種默契。

當然,從前的我喜歡聽芊芊說話,看她生氣執着的表情;然而此刻的我,更喜歡這種恬靜的交談方式:一個眼神、一個擁抱……千言萬語,已融入空氣粒子,靜靜吹送到心坎。 
終於,碼頭出現在水平線的盡頭,倒數沙漏又流走了六十分鐘。

步出碼頭,沿途除出野草就是西班牙式村屋。空氣中漾着一絲與世無爭、恬靜悠閒的味道,難怪外國人都喜歡聚居於這遠離繁囂的小島。經過一家地中海式設計的酒吧,外牆和旁邊的大樹皆懸着一串串小燈泡,映得一片火樹銀花。莫晴很興奮,說香港的燈光永遠教她着迷。

可惜無論多美麗醉人的城市,仍是無法留住她這個旅人吧?

走了十五分鐘,終於來到那扇櫸木門前。

我抬起大閘旁的盆栽,掀起盆下的地毯,取出貼在地毯背後的小鑰匙,再以小鑰匙打開信箱,從裡面掏出門匙,這是我們共用鑰匙的秘方。

推開大門,以右手在空中畫了個完美的孤形,「這,就是我們的『私竇』。」

莫晴仔細地打量室內每一寸地方,怪意外地說:「這樣整潔,且沒有任何色情漫畫影帶,反而不太似男生的聚腳地。」

我失笑。

「房子主人是個女的,是我一位好友的小姨,一年只回來小住三個月,於是託我朋友替她看家。她跟我朋友約法三章:她不在的時候,我們可以隨時來,度假也好、開派對也好,條件是不能帶軟性藥物進內、不能騷擾到鄰居,廚房裡備有食物飲品,取了多少,過後須自動補回,免得下一位缺糧缺水;還有,離開前必須將房子還原。」

莫晴嘉許,「很合理的條件,這位小姐已很開明。」

「絕對同意。這兒是個舒適的好地方,平日若苦無節目,我們必定窩在這兒。」

莫晴隨手拿起一本國家地理雜誌。

「一套出色的音響、大量唱片珍藏,還有一堆外國雜誌和花生漫畫,單這些,就足以消磨幾個下午,屋主肯定是個十分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我拉開電冰箱門,「我不會煮咖啡,否則你還可嚐嚐她帶回來的頂級咖啡豆。這裡有啤酒汽水,喜歡哪樣?」

「啤酒吧。」

又一個意外,莫晴的選擇總是難以捉摸的。




by Catabell
初稿 04.04.2003,修於 22.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