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03

《失戀日記》-Chap.31


Chap.31


該死!

真不該在灌完啤酒後往棉墊上躺,還擺這樣舒適的姿勢。方才明明還在凝視莫晴那酣睡的笑靨,不過略闔上眼……再睜眼,整整五百分鐘竟被酒精的催眠作用蒸發掉!

我抱着頭,嘗試搜尋昨夜的記憶檔:五百分鐘!如此寶貴的五百分鐘!竟一筆記錄也沒留下來!虧我還有面目講甚麼一千二百分鐘的男友。

我掠起茶几上的空啤酒罐,將一口氣盡出在這元兇身上,將之捏成廢鋁,然後啪一聲投進垃圾桶。

算。再氣也於事無補,現在最重要的,是好好珍惜餘下來那三分一時間。

「莫晴?」我邊喊邊往浴室走。

沒有回應。

尋遍整所房子,除了我,還是我。莫晴……到外面買早餐去了?不對,要吃早餐,在這兒弄就可以了。那麼……她走了?

掏出手機,正準備按莫晴的號碼,才發現有一個未讀取短訊:

我走了,珍重,勿念。
對不起,我沒有信守承諾,那四百分鐘,有緣再續。
莫晴 

20.4.03

《失戀日記》-Chap.29



Chap.29

莫晴自架上挑了張舊唱片,然後逕自往地毯上的一隻大墊子盤膝坐下,津津有味地翻着手上那本生態雜誌。

心底忽然湧上一陣踏實的溫暖,幻想着多年以後的週末下午,也能跟莫晴悠閒地在家裡呷着啤酒、聽聽音樂、看看雜誌。男人大概都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結婚的衝動:不知怎的,忽然遇上一個能叫自己心生溫暖的女人,好想每朝張眼時都見她酣睡在側;放工回家,大門後總有她那期待思念的目光;寫計劃書寫得累了,有她體貼地端上香濃咖啡;夜半餓了,總能吃到她煮的夜宵;週末窩在家中,就專心一意享受她的陪伴。

「在想甚麼?」莫晴抬頭問。

「沒甚麼。」當然,這話騙不了誰,只是莫晴與我都很有默契地不去揭穿。

我將手中的冰凍啤酒遞給莫晴,然後俯身拾起另一隻大墊子,坐到她身旁。

一把磁性男聲自唱機悠然鑽出,在弦樂的襯托下幽幽地細訴衷情:

In a restless world like this is, love is ended before it’s begun……

愛情總在尚未開始時終結。

這句話彷彿無處不在。

莫晴是故意要讓我細味歌詞嗎?但正如那男聲所述,當我選擇將心交出,就是完完全全,沒半點保留,管它是開始還是終結。 

4.4.03

《失戀日記》-Chap.28



Chap.28


那一剎,我看到的,是一朵在夜裡默默綻放的玫瑰花,花瓣帶着晶瑩露水,眼波流轉,婉約動人。

沒想到一向冷眼看世情的莫晴,竟也有如斯女性化的一面。女人,果然變化萬千、深不可測。

莫晴仰着頭,闔上眼,專心享受海風拂面那種輕軟的觸感。

我也在專心享受,享受眼前這幅難得的風景。

以前從沒想過,原來可以安坐一旁,靜靜凝望自己喜歡的人,這樣平凡簡單的一個動作,竟是如此可貴的一種幸福。

對,以前沒發覺,是因為芊芊不會容許這種沒有交談的相處。對芊芊來說,沉默是一種折磨,是不在乎她的表現。並非每個女人都懂得沉默的藝術,正如並非所有人都懂得享受孤獨。

沒有交談,不等於沒有交流。沉默,也是一種默契。

當然,從前的我喜歡聽芊芊說話,看她生氣執着的表情;然而此刻的我,更喜歡這種恬靜的交談方式:一個眼神、一個擁抱……千言萬語,已融入空氣粒子,靜靜吹送到心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