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03

《失戀日記》-Chap.27



Chap.27


從售票員手中接過兩張「豪華座位」船票,我倆便正式展開了這場倒數之旅。

我乘莫晴不為意,偷偷瞄了腕錶一眼。一千一百二十八分鐘後,莫晴與我就得分隔兩地。

秒針的跳動輕不可聞,卻令胸口隱隱感到一種異樣,恍似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塊鉛,突然垂在心瓣底端,揮之不去,硬拉着這顆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直至呼吸都開始變得沉重,困難。

但作為莫晴一千二百分鐘的男友,我必須將這種感覺隱去。不捨和難過只會掀開莫晴心底的創疤,在舊患上添一道新傷痕。

如果我會感到難過,是因為愛上一個明天日落後就得離開的人,那麼莫晴肯定比我痛苦,因每當她開始愛上一個人、一個地方,就得開口說再見。

經常說別離的人,要不早已麻木,要不痛恨話別。

永遠無法在同一地方逗留的人是寂寞的;明明寂寞,卻仍強裝獨立的人就更寂寞痛苦。像莫晴這種明明害怕離別,卻設法壓抑自己,假裝不在乎不介意的女人,是最痛苦的。

我偷偷凝視莫晴的側面,將那稜角分明的輪廓勾勒出一個印子,淡淡的,淡淡的,印在那個叫回憶的檔案上。 
莫晴突然轉過頭來,見我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便嘗試從我眼神中尋找蛛絲馬跡。半晌,不得要領,便疑惑地瞅我一眼,我不禁別轉臉偷偷捏一把汗。

沿木梯走到上層船艙,莫晴挑了左邊靠窗的一張長枱坐下;才放下背包,我倆即不約而同被小賣部那邊傳來的陣陣麵香所吸引。

午餐肉混着麻油味精的無敵香氣引得我腹鼓雷鳴,這才想起莫晴大概還未吃過晚飯。

「要不要吃點甚麼?」

「嗯……餐蛋麵、凍檸茶。」

我一怔,這不正是我中學時代到小賣部最常點的 A 餐嗎?

「有何不妥?你今日總是怪怪的。」莫晴瞇起眼,投以不信任的目光。

我只得訕訕的解釋,「沒甚麼,只是你點的,剛好是我中學小賣部的快餐首選罷了。」

說罷,我倆相視而笑。

穿着航海員制服的大叔以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將兩份餐蛋麵配凍飲交到我手上。

跟中學小賣部的一樣,午餐肉和蛋是預先煎好的,放在撒了麻油增味劑的公仔麵上,然後澆上百度高溫沸水,合上蓋子,這樣就鍊成伴我們成長的特色餐蛋麵。

可以想像,這種粗製濫造的加工食物味道好不到哪裡,可是我倆飢腸轆轆,加上回憶的味道,叫我和莫晴吃得甚是滋味。

奇怪,當年與我分吃同一碗餐蛋麵的是芊芊,為何帶給我初戀感覺的,卻是莫晴?

將剩湯空杯統統掃進黑壓壓的垃圾膠袋後,莫晴建議到船尾的甲板吹吹風。踏出甲板,已有不少情侶或一家幾口坐在那兒天南地北。

我和莫晴將膠椅端到個較少人的角落坐下。入夜後漸有涼意,我將外衣脫下,輕輕罩在莫晴肩上。

莫晴嬌媚地仰頭一笑,雙手交叉好拉緊那件過大的外套。

我愣住,看得呆掉。




by Catabell
初稿 28.02.2003,修於 22.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