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03

《失戀日記》-Chap.26



Chap.26
             
我倆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漫不經心,卻又很有默契地珍惜着這一刻的寧謐。

與我擦身而過的,彷彿不是流動的空氣,而是滑動的時間。

我將平日的步速放緩了五倍,好配合莫晴沉重的步伐;然而步速愈慢,四周的時間反卻滑動得愈快。終於,路的盡頭進入了視線範圍,心底一把聲音在說:已經沒時間了,快點做些甚麼吧!

我使勁將鼻孔圓周擴張至極限,抽取最多的勇氣,然後轉頭問:「餓嗎?」

「嗯?」

「餓嗎?」我耐心地重複着。

莫晴垂下長長睫毛,眼珠轉了一圈,忽地明亮起來,「去海邊?」

這回輪到我不明白,「嗄?」

莫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不覺餓,但忽然很想到海邊走走。現在算起來,才發現原來我在香港生活的日子裡竟不曾到過海邊。」

「哦?那你是從何時開始迷上海的?」

「忘了。大抵很小很小的時候便已迷上了吧,國家地理頻道拍攝的海那麼懾人,要迷上它太容易了。」

「你很小很小便已開始看國家地理頻道?」原來當我仍在沉迷高達與爆旋陀螺,最關心不外是同學仔在看甚麼漫畫或玩哪隻手機遊戲之際,莫晴已懂得欣賞國家地理頻道。
「誰都會對大自然與各國文明存有好奇心吧?」對莫晴而言,這是理所當然的。可她就是不明白,在許多人眼中,大自然的種種都不過是「自然存在」,從沒想過要去深究背後的奇妙和奧秘。

一個人的好奇心,多少能反映出這個人的層次和品味。而一般人,包括我,往往對藝人緋聞、政要醜聞、血腥碎屍案、恆生指數及電視劇情發展更感興趣。

所以我始終不明白為何像莫晴這樣的一個女生竟會對我青睞有加。

莫晴搖搖我的臂胳,「怎麼了你?」

「沒甚麼。我在想該去哪個海灘。」口不對心並非女性的專利。

「結論呢?」

心中忽然興起一個念頭,「等我一下。我先撥個電話,如無問題,可以帶你到一個有趣的地方。」

莫晴疑惑地鬆開我那不住冒汗的手心。

我撥電給子恆,使出平生絕學,威逼利誘他交出大嶼山的「私竇」。

我按下終止通話鍵,轉身將好消息告知莫晴,「來,帶你到大嶼山走走,順道參觀一下我朋友的『私竇』。」

「私竇?」

「別誤會,『私竇』一詞並不帶任何不良意識,不過是我們一班兄弟的聚腳點。」

「哦?那真要見識一下你口中這『私竇』如何個『有趣』法。」

「還等甚麼?」我再次拉起莫晴的手,朝碼頭進發。


按此繼續閱讀:《失戀日記》-Chap.27


by Catabell
初稿 21.02.2003,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