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3

《失戀日記》-Chap.24




Chap.24

莫晴轉身從背囊內取出另一片相同但未開封的音樂光碟,遞給我。

一顆顆微黃的星星點綴着深藍色的唱片封套,一頭金麥色短髮的小王子緊抱雙膝,默默凝視他那獨一無二的玫瑰。

那片我遍尋不獲的音樂光碟此刻就在眼前,然而我卻意外得忘了伸手去接。

我呆了半晌,當意識稍為恢復過來時,右手已握着那片光碟,而莫晴則被我緊緊地擁在懷中。

這肯定不是夢。

我清楚感覺到莫晴心跳的急速、胸脯不規律地起伏,還有後頸被莫晴的呼吸弄得癢癢的感覺……一切都再真實不過,但,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我嘗試整理混亂的思緒,努力重組過去一分鐘所發生的種種

,想起來了。

剛才的我……就像個低級無賴般先接過CD,然後不發一言,順勢將莫晴拉入懷中。

我深深吸一口氣,又一口氣。

每吸一口氣,都擔心下一秒鐘莫晴會否把我推開。儘管如何努力深呼吸,仍是無法令內心的悸動和被激起的感覺平靜下來。當吸入第二百五十六口氣時,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終於吐出那句憋在胸口的話。

「這才是我的答案。可能這答案來得太遲,但,這才是我的答案。」

莫晴終於輕輕把我推開,然後搖搖頭,「時限已過,我已經得到我最想要的答案。」

最想要的答案?」我不明白。

「我是個不適合談戀愛的人,還好你沒有給我任何回應,那我才可以甘心地對你死心。」

「甘心地死心?」這下子我就更不明白。
一般人表白,自然是希望得到對方的回應,誰會期待被拒絕?我知道莫晴與眾不同,可是這種反應也未免太不合理了吧?我實在無法以正常的邏輯推敲出莫晴那番話的意思。

「我不曉得誰適合談戀愛誰不適合,更不曉得這套標準由誰來訂。我只知道,你有權不選擇我,但不希望你以否定自己來作為拒絕我的理由。」

莫晴吁一口氣,「從前我也不相信談戀愛需要講資格,但現在我不得不承認,我當真沒這個資格。」

我無法接受莫晴這論點,「我不明白,也無法說服自己去相信。我喜歡你,你也喜歡我,這不已足夠了嗎?還需要講甚麼資格?」

莫晴抬頭,視線牢牢貼住垂在藤蔓架上的「海」,有點淒迷,有點冷。

「我是個不會在同一地方停留太久的人,我很快便要離開了,明白了嗎?很抱歉我選擇在離開前向你坦白。我這樣做並非想要戲弄你,我不過想讓自己甘心地死心而已。」

我以雙手環托着後腦,感覺一顆腦袋快要轟開來散落一地。

「假若我喜歡你,但只將這感覺收在心底不吐出來,那我便永不會知道你的心意。如果就這樣離開,我肯定會不甘心。還沒嘗試過便已放棄,讓人生旅途上留下一個永遠解不開的謎……這不是我的作風。但假如我已表白過而遭到拒絕,那麼我便可以甘心地離開而不留下任何遺憾。」莫晴頓一頓,「你的沉默正是我最想得到的答案,因為只有這樣,我才不致愈陷愈深。」

我苦笑,「太遲了。我已經一頭栽了下去。」

莫晴也笑了,彷彿半點也不意外。

「我真的半點希望也沒有?」我像個垂死掙扎的病人,以最哀怨絕望的眼神投向唯一能救活我的存在。


按此繼續閱讀:《失戀日記》-Chap.25


by Catabell
初稿 30.01.2003,修於 06.04.2014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