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03

《失戀日記》-Chap.27



Chap.27


從售票員手中接過兩張「豪華座位」船票,我倆便正式展開了這場倒數之旅。

我乘莫晴不為意,偷偷瞄了腕錶一眼。一千一百二十八分鐘後,莫晴與我就得分隔兩地。

秒針的跳動輕不可聞,卻令胸口隱隱感到一種異樣,恍似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一塊鉛,突然垂在心瓣底端,揮之不去,硬拉着這顆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直至呼吸都開始變得沉重,困難。

但作為莫晴一千二百分鐘的男友,我必須將這種感覺隱去。不捨和難過只會掀開莫晴心底的創疤,在舊患上添一道新傷痕。

如果我會感到難過,是因為愛上一個明天日落後就得離開的人,那麼莫晴肯定比我痛苦,因每當她開始愛上一個人、一個地方,就得開口說再見。

經常說別離的人,要不早已麻木,要不痛恨話別。

永遠無法在同一地方逗留的人是寂寞的;明明寂寞,卻仍強裝獨立的人就更寂寞痛苦。像莫晴這種明明害怕離別,卻設法壓抑自己,假裝不在乎不介意的女人,是最痛苦的。

我偷偷凝視莫晴的側面,將那稜角分明的輪廓勾勒出一個印子,淡淡的,淡淡的,印在那個叫回憶的檔案上。 

21.2.03

《失戀日記》-Chap.26



Chap.26
             
我倆就這樣一直走一直走,漫不經心,卻又很有默契地珍惜着這一刻的寧謐。

與我擦身而過的,彷彿不是流動的空氣,而是滑動的時間。

我將平日的步速放緩了五倍,好配合莫晴沉重的步伐;然而步速愈慢,四周的時間反卻滑動得愈快。終於,路的盡頭進入了視線範圍,心底一把聲音在說:已經沒時間了,快點做些甚麼吧!

我使勁將鼻孔圓周擴張至極限,抽取最多的勇氣,然後轉頭問:「餓嗎?」

「嗯?」

「餓嗎?」我耐心地重複着。

莫晴垂下長長睫毛,眼珠轉了一圈,忽地明亮起來,「去海邊?」

這回輪到我不明白,「嗄?」

莫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不覺餓,但忽然很想到海邊走走。現在算起來,才發現原來我在香港生活的日子裡竟不曾到過海邊。」

「哦?那你是從何時開始迷上海的?」

「忘了。大抵很小很小的時候便已迷上了吧,國家地理頻道拍攝的海那麼懾人,要迷上它太容易了。」

「你很小很小便已開始看國家地理頻道?」原來當我仍在沉迷高達與爆旋陀螺,最關心不外是同學仔在看甚麼漫畫或玩哪隻手機遊戲之際,莫晴已懂得欣賞國家地理頻道。

7.2.03

《失戀日記》-Chap.25



Chap.25

莫晴脫下耳機,收起 CD 隨身聽,然後瞇起眼仰頭凝視折射出迷離光線的「海」。

「相信我,這是最好的結局。」

單方面決定的結局,從來都不是一個好結局。」我忽然套用起明日一貫的論調來,「愛情是兩個人的事。」

莫晴笑了,這種時候虧她還笑得出來!女人真是不可思議的動物。

「這不像是出自你口的話呢。」

連莫晴也察覺到了。

「你是個頗容易受身邊人影響的人。給你一個小忠告:別太容易感動,別讓他人的付出牽着你的鼻子走。」

「我是遲鈍,但不是白癡!」我生氣了,情急之下拉住了莫晴的左腕,「我很清楚自己對你的感覺到底是愛還是感動!」

「終有一日,你會明白我今日的選擇。」莫晴始終不肯直視我。

「我不會明白,也不要明白!我無法像你這般理智,我只知道現在!此刻!Now or never!」我不肯放手。

我看得出莫晴堅執的眼神漸漸地化。

「也許這正是我喜歡你的原因,因為你跟我不一樣。我很羨慕你能愛得這樣勇敢。」

我終於洩氣,鬆開了手,「就是因為我不夠勇敢,所以才會遲了給你答案,造成此刻的困局。」

莫晴反上前緊緊的抱我一個,在我耳邊低語:「我喜歡你,比你想像的要多,甚至比我自己所知道的還要多。但我必須離開……在我很喜歡你,但還未太喜歡你之前。」

莫晴鬆開勾住我脖子的雙臂,轉身,頭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