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03

《失戀日記》-Chap.22



Chap. 22

「放假放傻了?這陣子日夜顛倒、神不守舍,別又搞出甚麼爛攤子來,要媽替你善後才好。」身後的老媽叉腰揚眉,一副準備教訓人的模樣。

據我多年臨床實驗結論所得,在這種原告手持有力證供,十之八九可成功令被告入罪的情況下宜施行苦肉計,裝出一副無辜可憐的小狗模樣,有利激發天下間所有為人母者的慈愛之心。

果然,老媽即時軟化下來,「餓了吧?給你留了飯菜,剛溫好。」

「所以我一向最認同『始終都是媽媽好』。」加幾錢肉麻哄撮哄撮,苦肉計的成功機率可達百分之九十或以上。

老媽橫我一眼,「少賣乖!吃完給我將碗筷統統洗乾淨。」

我挺胸致敬,「Yes mum!」

苦肉計的成功秘訣,是得逞後必須盡快撤離現場。

我以九秒九的跑速將「午餐」捲走,關上房門,終可進入暫時安全的狀態。

案頭堆滿了雜物:幾乎沒翻過的參考書、一堆筆記廢紙、幾本雜誌、一堆CD……食物托盤上仍放着冷了的剩湯,而那張改變命運的紙條則被擱在一旁。

我折好紙條,夾在《失戀日記》內,紀念我這段枯死後方開始萌芽的「戀情」。

邊吃着微微冒煙的麻婆豆腐邊查看電郵。

「傅威:

你能從一件事當中領悟到自己的問題所在,好歹算是上了一課,怎麼洩氣成那個樣子?
 
再勇敢的人也有死穴,也會遇上不想面對的難題。有意無意間,我們都會選擇逃避、拖延,冀望問題會得自動化解,答案會從天而降。這不可能是你第一次逃避問題,亦肯定不會是最後一次;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唯一的一個,這就是人性。

要了解一個人,難;要認識自己,更難。最少,沒你想像中簡單。

我們總是透過別人的眼睛方能真正認識自己,然而那些倒影許多時都是陌生的,跟我們印象中的自己很有點出入 ── 我哪有這般霸道?那不是我,我很會體諒別人……可是我們都很清楚,別人的眼眸才是最誠實的鏡子。

或多或少,我們都渴望自己能成為某個人,擁有某些優點特質,於是我們就只看得見那個優越的自己。面對自己,我們都太主觀,只看得見自己願意相信的那一面,往往無法正視自己的錯處和不足。所以我常常捫心自問:我真是這個樣子的嗎?這到底是真的我,還是我願意看見的我?

況且,你說的是愛情呀,怎可能看得那麼清楚通透?

愛情是一層迷霧,正因為看不清才會那樣動人。

世上有兩回事永遠叫人感到突然:一是愛情,二是死亡。而愛情,總在你尚未意識到它存在之前便已開始發生,在你毫無準備之下結束。

這是你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甚至是所有人的故事。

明日」


愛情,總在你尚未意識到它存在之前便已開始發生,在你毫無準備之下結束……我細味着這句很適合放在幸運曲奇籤文上的話,嘴着滲出一絲自嘲的苦笑。



by Catabell
初稿 16.01.2003,修於 03.08.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