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3

《失戀日記》-Chap.21



Chap. 21

答案?我的答案,是「沉默」。

然而沉默對莫晴來說,到底代表或意味着些甚麼?她該不會以為我是那種連當面拒絕的勇氣也欠奉的草食男吧?

並非沒有拒絕的勇氣,我只是走不出矛盾的迷宮。

原來我的感覺還不是一般的遲鈍。在這之前,我不但絲毫察覺不到莫晴對我有意,就連自己的感覺也搞不清楚。

原來自己一直在意莫晴,原來自己總在有意無意間考究莫晴那獨特個性的成因、她對人對事的看法。對莫晴特別在意,原來並不單純出於想多了解女性心態的好奇,而是因為那人是莫晴 ── 並非因為莫晴是女生,而是因為那個女生是莫晴;並非因為莫晴與眾不同,而是因為與眾不同的那個人,是莫晴。

如此簡單的道理,我竟然一直無法看得清,直至明日一語道破,直至時限已過。

莫晴說,她曾經錯過,因此這次不想再讓緣份擦身而過。

然而我錯過了。

我倆就像兩條交叉的直線,越過了那個唯一的交匯點,就只能朝相反方向伸展,離對方愈來愈遠。

當我終於能夠肯定自己的感覺時,莫晴已從我身邊擦過,離開。

我闔上《失戀日記》。

就是這封面,這感覺。

擦身而過,對方身上的氣息彷彿仍殘留在鼻端縈繞不去,彷彿只差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就可以牽牢對方的手;可是手伸出去,才剛碰到對方的尾指,便已被無形的命運拉開。然而兩人之間卻仍總似有絲看不見的紅線在糾纏不清,曖昧不明。

我重新翻開《失戀日記》,嘗試尋找自己。

翻着一頁又一頁的過去,那個我,卻是陌生的。
第一次感到「過去」原來是個如此沉重的名詞。

初次意識到,過去會變得沉重,並非因為做了個錯誤的決定,而是因為根本沒有做決定。

選擇錯了,還可以補救,可以檢討,可以改過;沒做過決定,就連犯錯的機會也一併失去。

跟芊芊分手那段回憶無疑沉痛,但那痛會得隨年月變得麻木,不會成為心頭上的一根刺、一塊沿;沒有後悔,沒有遺憾,我仍是我,只是身邊少了個人。反觀此刻的我:迷失、矛盾、後悔……只因錯過了一個做決定的時限。

我開啟新電郵,在鍵盤上飛舞的十指嘗試以文字撫平嘴角的苦澀。


「明日:

既然曾求助於你,合該向你匯報一下結果。

我很失敗,徹徹底底的失敗。

我竟然一直逃避,一直沉默,直至過了莫晴所訂的時限。

正確一點說來,是我根本從沒好好認識過自己,若非經你提點,我甚至不可能意識到自己對莫晴的感覺。

原來我對自己的認識,只是那樣的表面,那樣有限。

我不後悔來不及開始一段戀情,但後悔因自己一時的猶豫,以致再沒機會親口給對方一個交代,無法讓她得知我的沉默並非出於不喜歡,只是尚未完全抽離上一段感情,現階段發展新戀情的話對她並不公平。

此刻的我,覺得自己好陌生。

傅威」


送出電郵,和衣倒在床上。

老媽說得對,我需要好好睡一覺,讓腦袋充充電,重新認識自己。

醒來已是黃昏,落日餘暉將天邊染成一片橘紅色的雲海。

我揉揉眼,腦袋像被突然重擊 ── 我竟忘了答應在莫晴離港前陪她盡情地逛一天!
匆匆更衣,拉開房門,放眼卻找不到莫晴的身影。



by Catabell
初稿 09.01.2003,修於 29.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