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3

《失戀日記》-Chap.20



Chap.20

「嘿,不然你以為是誰?」老媽端着香噴噴的香腸煎蛋通粉和熱茶。

我暗地裡吁一口氣,還以為是莫晴前來找我「攤牌」。

「有晚飯你不吃,淨躲在房裡。送早餐給你還一臉不滿,你到底是吃還是不吃?」

我趕忙接過托盤,「吃吃吃,老媽煮的早餐,怎麼不吃!」

老媽饒有深意地笑笑,「用不着來不及拍馬屁,這一頓不是我弄的。」

「不是你煮的?」我愕然,「莫晴?」

老媽乾笑,「難不成會是你那個連用微波爐也會把香腸給弄焦的老爸煮的嗎?」

我瞄瞄托盤上的通粉:湯碗右邊放了荷包蛋,左邊則鋪滿尾部給煎得蜷曲、呈墨魚狀的香腸。

枉我苦惱了一整晚,她卻有心思弄這個!這是告白後等待回覆的女生應有的從容嗎?不,也許這不是一般女生等待告白回覆時應有的從容,然而這種氣定神閒的優雅和胸有成竹的淡然,卻完全切合莫晴冷眼看世界的脫俗自在。

我無奈地捧着那碗特製的香腸煎蛋通粉。

莫晴是那隻飛得又高又遠的風箏,而我只能追逐她投在地上的影子,永遠無法跟她站在相同的層次,也不可能理解她所看到的風景是怎麼一回事。莫晴啊莫晴,你叫我該拿你怎麼辦?
「莫晴呢?」

「咄,人家吃飽早出門去了,哪像你!暑假也不找點正經事兒做,整天呆在家裡幹嗎?閒賦在家也就算了,有覺不好好睡,落得一雙黑眼圈像活見鬼。」老媽瞟我一眼,「還是生女兒好,人家女兒多懂事,大清早便起來給我弄早餐。」

我放下托盤,老實不客氣地將老媽送出門外,「是是是,全世界獨你兒子最不會做人。時間尚早,媽你還是多眠一會兒吧,女人睡眠不足容易老啊!」

「嘿,還嫌媽老?」老媽斜睨着我這個不肖子,「好,不跟你鬧。你吃飽好睡了,別晚晚磨到天亮才肯爬上床,日夜顛倒成何體統?」

知子莫若母,就是沒親眼看見,老媽還是曉得我這幾天夜裡輾轉反側不能成眠。

關上房門,將早餐端到書桌,頹然坐下,喝一口熱茶。

盯着那碗通粉,腦裡不自覺浮現出莫晴的影子。

我拉開抽屜,取出那本《失戀日記》。

翻着。翻着。

我已無法再繼續那個關於我和芊芊的故事。此刻腦內一天一地都是莫晴的影子,芊芊彷彿已經飄到很遠,很遠。

我翻到下一頁,繼續閱讀明日的故事:


「還記得第一次約會,你帶我去放風箏。

我說我沒放過風箏,不懂。
你說不要緊,你教我。然後合力將風箏放得高高的。

你知道嘛?風會溫柔地包圍着風箏,讓它高飛,保護它不受傷害。你願意做我的風箏嗎?你說。

可是沒想到後來,你竟會討厭放風箏。

你說,風箏其實很可憐,它喜歡自由,喜歡翱翔,卻注定要受魚絲的牽制,不能自由自在的飛。無論飛得多遠,即使多不情願,風箏最後還是會被拉扯回到地面。只有那個握着線軸的人,才會天真地覺得幸福。

我們的位置,好像對調了;你不再是風,我也不再是風箏。抱歉我還沒有做風的能力,所以如果你想飛,那我就替你將魚絲割斷吧。

這是我唯一能夠為你做的事情了。」


風箏與風,注定是一場沒有結果的苦戀。風箏不可能長期承受風力,而風也無法持續吹送而不感到累。

既然我沒有能力成為莫晴的風,那就讓我學明日那樣,替自己所喜歡的人割斷那條束縛的紅線吧。

正要換個茶包,卻瞥見貼在茶杯底部的一張字條 ── 莫晴給我寫的字條。

「時限到了,我已經得到我的答案。雖然有點可惜,但我們仍是朋友。我有點事要辦,過兩日就要離開香港到台灣去了。作為我在香港唯一的朋友,明天陪我到處逛逛好嗎?莫晴字」



by Catabell
初稿 03.01.2003,修於 2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