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3

《失戀日記》-Chap.24




Chap.24

莫晴轉身從背囊內取出另一片相同但未開封的音樂光碟,遞給我。

一顆顆微黃的星星點綴着深藍色的唱片封套,一頭金麥色短髮的小王子緊抱雙膝,默默凝視他那獨一無二的玫瑰。

那片我遍尋不獲的音樂光碟此刻就在眼前,然而我卻意外得忘了伸手去接。

我呆了半晌,當意識稍為恢復過來時,右手已握着那片光碟,而莫晴則被我緊緊地擁在懷中。

這肯定不是夢。

我清楚感覺到莫晴心跳的急速、胸脯不規律地起伏,還有後頸被莫晴的呼吸弄得癢癢的感覺……一切都再真實不過,但,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我嘗試整理混亂的思緒,努力重組過去一分鐘所發生的種種

,想起來了。

剛才的我……就像個低級無賴般先接過CD,然後不發一言,順勢將莫晴拉入懷中。

我深深吸一口氣,又一口氣。

每吸一口氣,都擔心下一秒鐘莫晴會否把我推開。儘管如何努力深呼吸,仍是無法令內心的悸動和被激起的感覺平靜下來。當吸入第二百五十六口氣時,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終於吐出那句憋在胸口的話。

「這才是我的答案。可能這答案來得太遲,但,這才是我的答案。」

莫晴終於輕輕把我推開,然後搖搖頭,「時限已過,我已經得到我最想要的答案。」

最想要的答案?」我不明白。

「我是個不適合談戀愛的人,還好你沒有給我任何回應,那我才可以甘心地對你死心。」

「甘心地死心?」這下子我就更不明白。

24.1.03

《失戀日記》-Chap.23



Chap. 23

我隨手取過茶几上的幸運曲奇。

家裡不曾出現過幸運曲奇。老媽從不吃這種既不飽肚又沒味道的小吃;老爸?我甚至懷疑他到底知不知道世上有幸運曲奇。

這樣說來,該是莫晴買的沒錯。

可是,莫晴會喜歡這種玩意?我隨即笑着搖頭,無法將占卜迷信跟莫晴聯想在一起。

我反覆研究那塊被透明包裝紙包裹着的,薄薄的雞蛋餅。

忽然覺得女人跟幸運曲奇莫名相似:形形色色、美麗但不一定實際的包裝;透明包裝若隱若現地展示着她們最想讓人看見的一面,然而當你自以為將她們看個清楚明白之際,又會發現其實始終沒搞懂她們腦裡在想些甚麼。一如雞蛋餅裡的籤文,在選那塊幸運曲奇時,根本無法預知裡面藏着的籤文內容孰好孰壞。

我拆開透明包裝紙,取出籤文:感情路上,不要讓自己做那些有機會後悔的事。

一句無論套在誰身上都合用的話。

一點也不切合現今甚麼都講求「個人化」的資訊社會,但你又不能說它錯。也許這就是智慧 ── 永不會過時,大家心裡都明白,但又不一定做得到。

我放軟身子,任自己順着椅背滑落。

要是讓子恆見到我這副尊容,肯定又會臭罵我甚麼頹廢青年、憂鬱小生。

也是時候撥通電話,約那個悶在家裡閒得快要發霉的笨蛋出來喝一杯。

拿着手機走到陽台,才按了三個號碼,視線卻被平台上一束束恍惚不定的折射光線吸引了過去。

要是將莫晴送我的「海」放在夕陽下,折射開來的光束,大概就是那個樣子吧。

慢着……我朝光源看去,平台一隅的藤蔓架上懸着的,不正是莫晴特製的「海」嗎?那坐在藤蔓架下的身影…… 

16.1.03

《失戀日記》-Chap.22



Chap. 22

「放假放傻了?這陣子日夜顛倒、神不守舍,別又搞出甚麼爛攤子來,要媽替你善後才好。」身後的老媽叉腰揚眉,一副準備教訓人的模樣。

據我多年臨床實驗結論所得,在這種原告手持有力證供,十之八九可成功令被告入罪的情況下宜施行苦肉計,裝出一副無辜可憐的小狗模樣,有利激發天下間所有為人母者的慈愛之心。

果然,老媽即時軟化下來,「餓了吧?給你留了飯菜,剛溫好。」

「所以我一向最認同『始終都是媽媽好』。」加幾錢肉麻哄撮哄撮,苦肉計的成功機率可達百分之九十或以上。

老媽橫我一眼,「少賣乖!吃完給我將碗筷統統洗乾淨。」

我挺胸致敬,「Yes mum!」

苦肉計的成功秘訣,是得逞後必須盡快撤離現場。

我以九秒九的跑速將「午餐」捲走,關上房門,終可進入暫時安全的狀態。

案頭堆滿了雜物:幾乎沒翻過的參考書、一堆筆記廢紙、幾本雜誌、一堆CD……食物托盤上仍放着冷了的剩湯,而那張改變命運的紙條則被擱在一旁。

我折好紙條,夾在《失戀日記》內,紀念我這段枯死後方開始萌芽的「戀情」。

邊吃着微微冒煙的麻婆豆腐邊查看電郵。

9.1.03

《失戀日記》-Chap.21



Chap. 21

答案?我的答案,是「沉默」。

然而沉默對莫晴來說,到底代表或意味着些甚麼?她該不會以為我是那種連當面拒絕的勇氣也欠奉的草食男吧?

並非沒有拒絕的勇氣,我只是走不出矛盾的迷宮。

原來我的感覺還不是一般的遲鈍。在這之前,我不但絲毫察覺不到莫晴對我有意,就連自己的感覺也搞不清楚。

原來自己一直在意莫晴,原來自己總在有意無意間考究莫晴那獨特個性的成因、她對人對事的看法。對莫晴特別在意,原來並不單純出於想多了解女性心態的好奇,而是因為那人是莫晴 ── 並非因為莫晴是女生,而是因為那個女生是莫晴;並非因為莫晴與眾不同,而是因為與眾不同的那個人,是莫晴。

如此簡單的道理,我竟然一直無法看得清,直至明日一語道破,直至時限已過。

莫晴說,她曾經錯過,因此這次不想再讓緣份擦身而過。

然而我錯過了。

我倆就像兩條交叉的直線,越過了那個唯一的交匯點,就只能朝相反方向伸展,離對方愈來愈遠。

當我終於能夠肯定自己的感覺時,莫晴已從我身邊擦過,離開。

我闔上《失戀日記》。

就是這封面,這感覺。

擦身而過,對方身上的氣息彷彿仍殘留在鼻端縈繞不去,彷彿只差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就可以牽牢對方的手;可是手伸出去,才剛碰到對方的尾指,便已被無形的命運拉開。然而兩人之間卻仍總似有絲看不見的紅線在糾纏不清,曖昧不明。

我重新翻開《失戀日記》,嘗試尋找自己。

翻着一頁又一頁的過去,那個我,卻是陌生的。

3.1.03

《失戀日記》-Chap.20



Chap.20

「嘿,不然你以為是誰?」老媽端着香噴噴的香腸煎蛋通粉和熱茶。

我暗地裡吁一口氣,還以為是莫晴前來找我「攤牌」。

「有晚飯你不吃,淨躲在房裡。送早餐給你還一臉不滿,你到底是吃還是不吃?」

我趕忙接過托盤,「吃吃吃,老媽煮的早餐,怎麼不吃!」

老媽饒有深意地笑笑,「用不着來不及拍馬屁,這一頓不是我弄的。」

「不是你煮的?」我愕然,「莫晴?」

老媽乾笑,「難不成會是你那個連用微波爐也會把香腸給弄焦的老爸煮的嗎?」

我瞄瞄托盤上的通粉:湯碗右邊放了荷包蛋,左邊則鋪滿尾部給煎得蜷曲、呈墨魚狀的香腸。

枉我苦惱了一整晚,她卻有心思弄這個!這是告白後等待回覆的女生應有的從容嗎?不,也許這不是一般女生等待告白回覆時應有的從容,然而這種氣定神閒的優雅和胸有成竹的淡然,卻完全切合莫晴冷眼看世界的脫俗自在。

我無奈地捧着那碗特製的香腸煎蛋通粉。

莫晴是那隻飛得又高又遠的風箏,而我只能追逐她投在地上的影子,永遠無法跟她站在相同的層次,也不可能理解她所看到的風景是怎麼一回事。莫晴啊莫晴,你叫我該拿你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