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2.02

《失戀日記》-Chap.17



Chap.17
 
在花墟轉了一圈,並沒找到嬰兒的眼淚。

也許花店有在賣,只是我沒能認出來。

雖然莫晴不像是個多事的人,可我還是不想在她跟前詢問店員有關嬰兒的眼淚,只得作罷。走進另一家店,隨意買了一大束薑花,頂部正開得燦爛,中段含苞待放,香氣襲人。

忽然想起明日那番話:每朵薑花都只能活一天。

即使只一日也好,最少在短暫的生命裡,它燦爛過、清香過。

多少人連一天都不曾燦爛過,一生便已過去。然而最可悲的,是他們絲毫沒察覺到,甚或根本不認為這樣有何不妥!我討厭這樣的人生,然而又看不清單憑自己的力量可以改變些甚麼。雖然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但我可不想等到四十歲才開始認清方向。

一手捧着薑花,一手掏出鑰匙,才打開一扇門縫,陣陣老火湯香氣已鑽進鼻端,將一切憂慮煩惱從腦海裡驅逐出去。

瞄瞄腕表,才知道原來已六點多。不經不覺竟在花墟逛了那麼久?

老媽正要開口發炮,我趕忙將薑花一把塞到她面前,「媽,花瓶呢?」

「嘿。」老媽完美地掩飾了她的意外,反譏笑,「幾時學會買花的?可惜呀,買回家擺有個屁用?花呢,是用來送女孩子的,你連這個也不懂,難怪交不到女朋友。

要是芊芊或子恆聽到老媽這番話,鐵定會應聲附和或躲在一旁竊笑,幸而站在身後的是修養非比尋常的莫晴。我偷瞄了一眼,只見她低頭注視着手中的玻璃罩,對老媽的譏諷充耳不聞。

我以生平最「幽怨」的眼神掃了老媽一眼,發出「放過我吧」的訊號。

老媽逞得一時之快,識趣地轉身去花瓶,莫晴也沒叫我難堪,默默捧着她那堆「戰利品」隨老媽走進廚房。

關上房門,回到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空間,才真正鬆一口氣。

女人!由八歲到八十歲都是煩惱根源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