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02

《失戀日記》-Chap.16



Chap.16
 
送出電郵,我緩緩地伸個懶腰。

忽然想到花墟走走,說不定真會找到嬰兒的眼淚。資料搜集嘛……我看還是算了,心不在焉,即使任我孵在圖書館也不見得會有甚麼作為。反正下週五才是死線,改天再去還未遲。此刻我最想研究的,是嬰兒的眼淚,而非那些一百年前的死人偉論。

明日曾在日記中感喟女人都任性善變,喜歡即興。但事實證明,即興並非女人的專利。凡事分輕重先後,即興,也不過是看心情,權衡利害後的一個決定而已。明日那種突然好想買束花來提升情緒指數的心情,我此刻很能體會。

正要出門,才想起家中有客,好歹該交代一聲。

「莫晴。」喚她第三次了,我該再提高聲線嗎?

「嗯?」 正伏在陽台欄杆上專注地發呆的莫晴終於回過頭來,眼簾下仍蒙着一層迷茫。

「我出門了,你有甚麼需要,我可順道給你買回來。」

「其實我也想到外邊走走,可是離開香港太久,那些路已全不認得了……」

換言之,是想我倒過來邀她同行吧。女人講話還真愛繞圈子,且特別喜歡叫人解讀話中話。若說跟芊芊拍拖有甚麼意外收穫的話,那肯定是在解讀女人繞圈子的說話方式方面被調教得有點成績。

我清清喉嚨,「我打算到花墟走一圈,你若有興趣的話可以一道逛逛。」

「花墟?」莫晴喜上眉梢,「給我十分鐘,OK?」

「當然。」這回恐怕輪到我伏在欄杆上發呆。

女生如芊芊,說要等她十分鐘,意思是最少得等上半句鐘。可是意料之外,莫晴相當守時,說十分鐘便是十分鐘,沒有讓我乾等。

《失戀日記》-Chap.15



Chap.15
 
「傅威:

其實我並不討厭下雨天。雨絲輕輕滑落,在玻璃窗上劃出一道道扭曲放大的淚痕,很漂亮,我知道。

真正的陰霾在心裡,不在天上。因為難過,雨天便顯得悽愴;因為幸福,下雨便變得浪漫。這,我也明白。

聽說香港有個花墟?說不定那兒會有嬰兒的眼淚吧?擱一束於窗前,一定很漂亮。不過我養在花瓶裡的,多是野薑花。我喜歡野薑花那襲人的清香,還有它那無處不在、充滿房間每個角落,叫人躲也躲不來的那種徹底。多少個失落的日子,還多得那沁人心肺的香氣替我尋回點滴快樂。

曾在書上讀到,野薑花具有居住的幸運因素,可提供更舒暢的生活空間。而薑花的花語是信賴和高潔清雅,是巨蟹座的守護花。也許我這薑花情意結,全出於它是我的守護花吧。有時候,我差點就相信守護花真能帶給我幸福,很天真吧?(汗)

台灣的山野溪澗,到處可見薑花的蹤影。夏天到溪邊玩水,最愛那開滿溪澗的野薑花。你知道嘛,薑花雖然只能活一天,但由上而下,陸續綻放,倒也能維持好一段時間,替人間添點香氣。這,有點像我的寫照。

有人喜歡倒數,認為每個日落,都代表我們的壽命又短了一日;有人喜歡累積,認為每個日出,皆象徵我們又多活了一天,多賺了廿四小時。你呢?你喜歡倒數還是累積?

p.s. 很高興收到你的電郵,許久沒遇上喜歡賞雨的人了。

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