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2

《失戀日記》-Chap.13



Chap.13
 
有把聲音在告訴我,莫晴會對這本日記感興趣,並不單純因為我的原故。

她的眼神,太複雜。

「你對這日記特別感興趣,就因為我不像個會寫日記的人?」

莫晴抿着唇低頭半晌,視線又重回到案頭的《失戀日記》之上,「不,是因為那本日記的關係。」

我一怔,「你看過《失戀日記》?」

「嗯。」莫晴扁扁頭,似在搜索恰當的回覆,「這本日記……對我來說,很重要。」

很重要?的確。

這是一本失戀中人的日誌,是明日的心底話。對曾經失戀的人,尤其是男人而言,那或許是唯一的傾訴對象。透過文字,彼此可以毫無芥蒂地互訴心事:失戀的痛、被拋棄被背叛的傷害、思念的苦……均可以一一盡訴,無須掩飾對舊情人的眷戀或對往昔溫柔繾綣的不捨,亦無須擔心會被取笑、被奚落、被同情。

曾經,我看不起那些因失戀而自暴自棄、爛醉如泥的男人,可是針刺到肉,才發現自己原來怪羨慕他們。最少這些人具備我所欠缺的勇氣,可以無視其他人的目光,盡情地展示他們的傷口,爛醉到底、頹廢至極。太自愛的人,如我,充其量只能自閉一下,鬧甚麼失戀?酒只能淺嚐,不容許自己有酩酊大醉的機會,免得酒後胡言亂語貽笑大方;不敢自暴自棄,怕會影響成績自毀前程;不敢高呼失戀好痛,怕叫人看着笑話。

能放聲大哭的男人,某程度上,也是幸福的。

像莫晴這種冷靜沉默的女孩,大概連失戀都只會獨自垂淚,不會向人訴苦,更不會讓人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