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2.02

《失戀日記》-Chap.19



Chap.19

雖然房裡沒有懂得發出嘀嗒鐘響的機件,然而在這小小的密封空間,我彷彿仍可感覺到時間的流動,就那樣一絲一線的在指縫間擦過,溜走。

最後五十八分鐘。

眼看時限就要到了,怎麼還沒收到明日的回覆?

天!我肯定是急傻了,怎麼連這點也沒想到?也許明日根本不在家,又或是沒開啟電腦,況且都已經這個時候了,恐怕正睡得酣呢!我真笨,人家怎可能整天呆在電腦前查看電郵?

最後半小時,看來我只能靠自己了。

我倒在床上,盤算着該如何對莫晴表明我的選擇。

最後十分鐘。

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闔眼養神半晌,再度張眼時,天花竟淡淡浮現出莫晴的影像:她低頭專心讀電子書的模樣、她那寒星般的眼眸、她憑窗看人的靜態、她仰頭看「海」時那滿心歡喜的模樣……一個又一個,佔據了整個天花板。

為何莫晴偏偏會看上我?為何看上我的偏是莫晴?

目光繼續在天花板上游走,不期然落在那快將殞落的大小熊星之上,再次勾勒出芊芊那日漸模糊的笑容,左頰三十多條面部肌肉不受控地往上拉扯。

我伸手摸摸嘴角那絲苦笑 ── 這大概是我仍未能抽身的證據。

這樣的我,根本不可能全情投入另一段感情。

下定決心,我從床上一躍而起,走到電腦前查看時限到了沒有……天!我竟錯過了明日的電郵!

「傅威:

最後20分鐘了,此刻的你想必像煞熱窩上的螞蟻吧(笑)。

抱歉現在才回覆你,可是我想給你時間空間,好獨自思考你的意向。

我想你是知道的:感情事,旁人永遠無法給你答案。

話到底,喜不喜歡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呀!不過假若你真想聽我的意見,那我就以有限的資料來替你分析一下吧。

假如那女孩真如你所描述的一樣,我並不認為這是一個玩笑。她會不會是個拿感情開玩笑的人,你應該比我清楚吧?你只是欠缺自信,不敢誠實面對,怕自己會令對方失望而已,對嗎?

我不清楚你對那女孩的感覺如何,但可以肯定你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在乎她。知道嘛?女孩子是很敏感的,單從你的描寫,便可以感受到你其實很在意她。也許你自己還未察覺到吧?可是你再細心想想:假如你只把她看作一個普通朋友,你會在乎她高估你嗎?如果你真的連一點點喜歡的意思也沒有,你此刻還會如此不知所措,為她的告白時限乾急得在電腦前來回踱步徹夜不眠嗎?我猜你該不會是那種來者不拒,有人向你告白即自我感覺良好得飄飄然的人吧?既然你不是那種人,那為何你仍如斯苦惱?一定是你心底有那麼一點點喜歡她、在意她,所以才會為此煩惱吧?至於那喜歡有沒有去到可以發展成為情侶的程度,這就只有你才能回答你自己了。

祝好運!

明日」


讀完明日的電郵,我再次倒在床上,完完全全地洩氣。

我真有那麼在意莫晴?

也許吧。

也許。

咯、咯。

這兩下敲門聲幾乎沒把我嚇得自床上滾了下來。

我拉拉衞衣,深呼吸。

冷靜。要面對的,終究逃不了。

我旋動門柄,門後等待我的卻是另一個意外。

「老媽?」



by Catabell
初稿 28.12.2002,修於 14.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