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02

《失戀日記》-Chap.16



Chap.16
 
送出電郵,我緩緩地伸個懶腰。

忽然想到花墟走走,說不定真會找到嬰兒的眼淚。資料搜集嘛……我看還是算了,心不在焉,即使任我孵在圖書館也不見得會有甚麼作為。反正下週五才是死線,改天再去還未遲。此刻我最想研究的,是嬰兒的眼淚,而非那些一百年前的死人偉論。

明日曾在日記中感喟女人都任性善變,喜歡即興。但事實證明,即興並非女人的專利。凡事分輕重先後,即興,也不過是看心情,權衡利害後的一個決定而已。明日那種突然好想買束花來提升情緒指數的心情,我此刻很能體會。

正要出門,才想起家中有客,好歹該交代一聲。

「莫晴。」喚她第三次了,我該再提高聲線嗎?

「嗯?」 正伏在陽台欄杆上專注地發呆的莫晴終於回過頭來,眼簾下仍蒙着一層迷茫。

「我出門了,你有甚麼需要,我可順道給你買回來。」

「其實我也想到外邊走走,可是離開香港太久,那些路已全不認得了……」

換言之,是想我倒過來邀她同行吧。女人講話還真愛繞圈子,且特別喜歡叫人解讀話中話。若說跟芊芊拍拖有甚麼意外收穫的話,那肯定是在解讀女人繞圈子的說話方式方面被調教得有點成績。

我清清喉嚨,「我打算到花墟走一圈,你若有興趣的話可以一道逛逛。」

「花墟?」莫晴喜上眉梢,「給我十分鐘,OK?」

「當然。」這回恐怕輪到我伏在欄杆上發呆。

女生如芊芊,說要等她十分鐘,意思是最少得等上半句鐘。可是意料之外,莫晴相當守時,說十分鐘便是十分鐘,沒有讓我乾等。
乘車時的莫晴向來不多話,要不憑窗看人,要不捧着 iPhone 專心讀她的電子書。

正好奇偷瞄莫晴在讀些甚麼,平日泰山崩於前仍不動容的她卻倏地抬頭,害我的視線無處可逃,給逮個正着!

雖然只是八卦一下,並非作了甚麼虧心事,可是偷瞄人家始終不禮貌,只得岔開話題來掩飾尷尬,「顯示屏這麼小,看書不會很吃力嗎?」

莫晴不置可否,「習慣了。很多事情,習慣了便不算一回事。」

我一怔。

這句話,這語調,好不耳熟。

許是我的反應太怪異,莫晴立即補充,「要我將一本幾百頁的小說帶進帶出才吃力呢。」

直到踏進花墟,我再沒開口說過一句話,思維全被一個怪念頭所佔據。

莫晴將我混亂的思緒召回來,「不是說要來買花的嗎?鮮花在那邊,這兒只賣乾貨。」

「嗯。」我唯唯諾諾,始終無法將那個怪念頭自腦袋中驅逐。

莫晴在一家花具店前駐足,「你先過去吧,我想選幾隻花瓶。」

「沒關係,反正有的是時間。況且你又不認得路,萬一走失了怎麼辦?」

要是莫晴走失了,我真不敢想像老媽會如何懲治我。

莫晴入內挑了兩隻透明的垂掛式玻璃罩,像十足兩個穿了掛孔的日式迷你金魚缸。

我指向她上手的玻璃罩,「這花瓶底部沒透氣孔的。」

「我就是要找這種沒透氣孔的,可以先替我拿着嗎?」莫晴將玻璃罩遞給我,然後蹲下來挑盤子裡的玻璃珠。

我真是搞不懂她。

莫晴挑了好幾袋天藍色、透明及幻彩玻璃珠,滿心歡喜地到櫃檯付款。

「我想要的全買到了,該由我陪你去買花了,來!」滿載而歸的莫晴多了分調皮,拉着我往鮮花部走。

我仔細端詳眼前的莫晴,然後甩開那個奇怪的想法。怎麼可能?她倆太不一樣。莫晴是那樣的深沉多變,總叫人摸不清,看不透。



by Catabell
初稿 15.11.2002,修於 09.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