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02

《失戀日記》-Chap.15



Chap.15
 
「傅威:

其實我並不討厭下雨天。雨絲輕輕滑落,在玻璃窗上劃出一道道扭曲放大的淚痕,很漂亮,我知道。

真正的陰霾在心裡,不在天上。因為難過,雨天便顯得悽愴;因為幸福,下雨便變得浪漫。這,我也明白。

聽說香港有個花墟?說不定那兒會有嬰兒的眼淚吧?擱一束於窗前,一定很漂亮。不過我養在花瓶裡的,多是野薑花。我喜歡野薑花那襲人的清香,還有它那無處不在、充滿房間每個角落,叫人躲也躲不來的那種徹底。多少個失落的日子,還多得那沁人心肺的香氣替我尋回點滴快樂。

曾在書上讀到,野薑花具有居住的幸運因素,可提供更舒暢的生活空間。而薑花的花語是信賴和高潔清雅,是巨蟹座的守護花。也許我這薑花情意結,全出於它是我的守護花吧。有時候,我差點就相信守護花真能帶給我幸福,很天真吧?(汗)

台灣的山野溪澗,到處可見薑花的蹤影。夏天到溪邊玩水,最愛那開滿溪澗的野薑花。你知道嘛,薑花雖然只能活一天,但由上而下,陸續綻放,倒也能維持好一段時間,替人間添點香氣。這,有點像我的寫照。

有人喜歡倒數,認為每個日落,都代表我們的壽命又短了一日;有人喜歡累積,認為每個日出,皆象徵我們又多活了一天,多賺了廿四小時。你呢?你喜歡倒數還是累積?

p.s. 很高興收到你的電郵,許久沒遇上喜歡賞雨的人了。

明日」

我坐在電腦前,反覆讀着那封署名明日的電郵回覆。讀了十來遍,才肯定那並非惡作劇。

明日真的給我回信,且不是例行公事的一句「你好,謝謝支持」,而是很用心,很有感情的一封信。

忘了在哪本書哪個作者的序中讀到,一個作者有沒有用心去寫、一句話有沒有感情,讀者是知道的。

是的,我能清楚感受到。電郵裡的明日不是作家,而我亦不是讀者,我們只是一對閒來天南地北的朋友。這種感覺,很特別,真的很特別。

子恆無疑是我推心置腹的好兄弟,但我倆不會分享賞雨心得,更不會考究花解語;而芊芊,並非那種懂得賞雨的女人。她討厭下雨,討厭雨水沾污她的衫褲鞋襪,更討厭在人前露出一副狼狽相。而花對芊芊來說,只是一種戰利品、一件炫耀的工具。

奇怪,在我所認識的人當中,竟沒有一個相信守護花或守護天使的,篤信星座小王子的倒有一大堆。

到底是明日太天真,還是我們太早失去童心?

體內的興奮激素令我無法安靜下來,十隻指頭已急不及待準備回應明日的心事。


「明日:

即使守護花只是世人憑空想像出來的,可是能相信世上某一處,有一種花正守護着自己這感覺還不錯。

大家都知道童話純屬虛構,世上既沒有白雪公主,也沒有白馬王子,更沒有坐飛天鹿的聖誕老人,但我們確曾為這些童話故事沉醉過感動過。我知道只有極少數灰姑娘能無條件得到她的玻璃鞋,然而有夢想便有希望,即使那夢想多麼遙遠,那希望多麼渺茫,總比甚麼都沒有活得快樂。我是這樣相信的,雖然我已良久沒思考過自己的夢想是甚麼了。

生命是倒數還是累積,這問題我沒深思過。我屬於那種渾渾噩噩過一天且算一天的人,我只知道,可能的話,我想令自己以及身邊的人都快樂,每一天都快樂。

p.s. 可否告知,十一月八日的守護花是甚麼?
p.p.s. 很高興能認識你,真的很高興。

傅威」



by Catabell
初稿 15.11.2002,修於 08.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