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02

《失戀日記》-Chap.14



Chap.14

「區域連線已設定妥當,你只須在無線網絡清單中選『forever』這個網絡,再鍵入密碼即可連線上網。」我將寫有登入密碼的Post-it交給莫晴,「若無法連線,而碰巧我不在家,你可以到我房間來試按路由器上的『reset』按鈕,然後重新啟動電腦即可。」

莫晴調皮地揚揚手中的 Post-it,「女朋友的出生日期?」

「不,老媽的。」我故作若無其事,靜候莫晴的反應。

一如所料,莫晴臉上的調皮瞬間換成錯愕,隨即笑得彎腰。

莫晴猶自捧腹,「告訴我,你不是說認真的。」

「女朋友會換,老媽不能換。況且兩老無論如何不可能猜想到我竟會用老媽的出生日期做密碼,可說是百分百安全。」我很為自己這一點小聰明而自豪。

「的確。太安全了。」莫晴直笑得雙眼冒出淚水來。

我瞇起雙目,「難不成你沒聽說過"Three can keep a secret, if two of them are dead"嗎?如今你識破這秘密,我只得殺人滅口了。」

莫晴即時收起笑容,回我以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假如你有這個本領的話。」

一陣寒意自脊椎根部直竄往大腦,這女孩不當電影裡的冷血殺手實在太浪費了。

我高舉雙手作投降狀,「你說得對,我自問沒這個能耐。」

「放心,不到要緊關頭我是不會出賣你的。」莫晴安慰地拍拍我的右肩。

我失笑,「那說到底還是會出賣囉?」

「這個嘛……」莫晴一臉認真地考慮,「那得視乎你有多乖巧了。」

我亮出最後的王牌,「那沒辦法,我只得換個密碼了。」
這回輪到莫晴投降,「開玩笑的喇!我答謝你還來不及,又豈會通風報信出賣你呢!」

我揚揚手,示意玩笑到此為止,「不客氣。剛才你說過要做資料搜集吧,若有甚麼我能幫上忙的話也別跟我客氣,反正我待會也得到圖書館走一趟。」

「謝謝,不過我需要的資料在網上也找得到。」莫晴正要踏出房門,卻倏地回過頭來,「寫個電郵給明日吧,直覺告訴我,她一定很高興能收到你的電郵,且會成為你的交心友。」

我愣住。 
縱然曾不止一次想過要寄電郵給明日,卻一直沒有實行的衝動。一則怕幻想破滅,二則覺得太可笑 ── 自己怎可能像個小影迷般寫信給偶像訴心聲?

倒沒想過能以朋友的身分跟明日通信。

對,為甚麼不?能交換日記這般私密回憶的人,本就該是一對好朋友呀。

忽然感到生命中的一些甚麼起了變化。生活不再是一池死水,日復日、月復月地重複着昨天。莫晴的鼓勵,恍如替我這個患了重感冒、睡得混混沌沌的人打了支類固醇,重新將生命力和希望注入我體內。

芊芊離開後,我曾努力告訴自己一切都會過去,我需要的只是時間。終有一日,我會將視線從過去移回來,好好著眼此時、此刻;而那一日,該就是今天沒錯。

我重新回到電腦屏幕前,開啟 Gmail,努力搜索適當的開場白:

「明日,你好。」── 才不好!太平凡、太行貨了。

「明日,拜讀過你的《失戀日記》……」── 這跟忠實讀者口吻有何分別?

「明日,也許這電郵會讓你感到意外……」── 感覺硬是怪怪的。

「明日,也許你每天都會收到不少讀者來信,亦未必會留意到我的存在……」── 這未免太造作了吧。

鍵入各式開場白,又不按「Backspace」將整句句子刪掉。抓破腦袋,還是想不出甚麼既深刻又簡單直接的開場白,最後還是以「明日,你好」破冰。

行貨管行貨,可是若能切實讓對方接收到我所想要傳達的訊息,那就已經達到它的目的。一些話之所以會變得陳腔濫調,大抵不過因為人們再也找不出比這更貼切合用的句子;像「我愛你」三個字,千百年來都給情侶講爛了,可是在適當時間、適當地點,面對自己心儀的對象時,這三個字就是魔法,是唯一通行的密碼。

過去,我不明白為何芊芊那樣愛聽如此土氣的三個字,此刻,彷彿有所頓悟。


 「明日,你好。

有機會的話,我也想買束 baby tears 擱在窗前,襯托玻璃窗上滑行的雨絲。此際下着毛毛細雨,未知你的心情,是否仍跟窗外那團紫灰色的雲一樣?

其實我不太討厭下雨天,還挺享受伏在窗前賞雨的平靜。

世上沒有不停的雨,也沒有不來的明天。共勉之。

傅威」


我翻到《失戀日記》的扉頁,搜尋明日的電郵地址:asu @ diary.net

Asu,那可是明日的英文名?

鍵入那個電郵地址,將滑鼠指到「傳送」上,心頭竟有陣陣悸動。



by Catabell
初稿 08.11.2002,修於 08.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