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2

《失戀日記》-Chap.13



Chap.13
 
有把聲音在告訴我,莫晴會對這本日記感興趣,並不單純因為我的原故。

她的眼神,太複雜。

「你對這日記特別感興趣,就因為我不像個會寫日記的人?」

莫晴抿着唇低頭半晌,視線又重回到案頭的《失戀日記》之上,「不,是因為那本日記的關係。」

我一怔,「你看過《失戀日記》?」

「嗯。」莫晴扁扁頭,似在搜索恰當的回覆,「這本日記……對我來說,很重要。」

很重要?的確。

這是一本失戀中人的日誌,是明日的心底話。對曾經失戀的人,尤其是男人而言,那或許是唯一的傾訴對象。透過文字,彼此可以毫無芥蒂地互訴心事:失戀的痛、被拋棄被背叛的傷害、思念的苦……均可以一一盡訴,無須掩飾對舊情人的眷戀或對往昔溫柔繾綣的不捨,亦無須擔心會被取笑、被奚落、被同情。

曾經,我看不起那些因失戀而自暴自棄、爛醉如泥的男人,可是針刺到肉,才發現自己原來怪羨慕他們。最少這些人具備我所欠缺的勇氣,可以無視其他人的目光,盡情地展示他們的傷口,爛醉到底、頹廢至極。太自愛的人,如我,充其量只能自閉一下,鬧甚麼失戀?酒只能淺嚐,不容許自己有酩酊大醉的機會,免得酒後胡言亂語貽笑大方;不敢自暴自棄,怕會影響成績自毀前程;不敢高呼失戀好痛,怕叫人看着笑話。

能放聲大哭的男人,某程度上,也是幸福的。

像莫晴這種冷靜沉默的女孩,大概連失戀都只會獨自垂淚,不會向人訴苦,更不會讓人安慰吧。
「這我也明白。要不是明日,我亦未必會養成寫日記的習慣,所以這本日記對我來說也很重要。」

「明日?」莫晴眼內盡是意外。

「《失戀日記》的作者呀。雖然我並不認識明日,只讀過她的幾篇日記,可是感覺上卻很接近,很熟識,像個能交心的遠方好友,可安心向她傾吐一切心事,因為她會聆聽,會明白,會諒解。」

莫晴罕有地對別人的話題感興趣,「你怎知道她會明白?」

「感覺。」說罷,連我自己也覺得可笑,「我知道聽上去很荒謬,不過男人的直覺偶爾也有準確的時候。」

莫晴絲毫沒有取笑我的意思,「你這想法倒新鮮得很,我還是首次聽見有讀者這樣看待作者,你好像真的很了解她嘛。」

我了解明日?我唯一了解的,大概是自己窮一輩子都不可能真正明白女人這個可悲的事實。

我苦笑,「其實我並不了解明日,不過最少我相信一個如此懂得失戀箇中滋味的人,該不會嘲笑另一顆破碎的心。」

事實不止如此,但我沒有告訴莫晴,明日讓我接觸到一個以前從沒想像過的世界。

「你說得那樣起勁,彷彿正在與她保持通信似的。」

「不,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尷尬地指指案頭的《失戀日記》,「可是在寫日記的同時一邊閱讀明日的過去,確能予我一種兩人正在交流的感覺。」

「怎不直接寄電郵給明日?」莫晴提議,彷彿那是最合理不過的事情。

我吁一口氣,「其實我也考慮過,只是……」

「你怕她不會回你的電郵?」莫晴以她那寒星般雙目注視着我,似要看透我的心底話。

「不。」我有口難言。

莫晴狡黠地笑,「是怕自己把她想像得太好,怕會失望吧?男人都是這樣子。」

我想反駁,可是莫晴講的都是事實。我的確害怕現實生活中的明日並不是個懂得愛情且有思想的女人,我怕一旦看清真相,便會失去寫日記的動力和決心。



by Catabell
初稿 01.11.2002,修於08.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