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02

《失戀日記》-Chap.16



Chap.16
 
送出電郵,我緩緩地伸個懶腰。

忽然想到花墟走走,說不定真會找到嬰兒的眼淚。資料搜集嘛……我看還是算了,心不在焉,即使任我孵在圖書館也不見得會有甚麼作為。反正下週五才是死線,改天再去還未遲。此刻我最想研究的,是嬰兒的眼淚,而非那些一百年前的死人偉論。

明日曾在日記中感喟女人都任性善變,喜歡即興。但事實證明,即興並非女人的專利。凡事分輕重先後,即興,也不過是看心情,權衡利害後的一個決定而已。明日那種突然好想買束花來提升情緒指數的心情,我此刻很能體會。

正要出門,才想起家中有客,好歹該交代一聲。

「莫晴。」喚她第三次了,我該再提高聲線嗎?

「嗯?」 正伏在陽台欄杆上專注地發呆的莫晴終於回過頭來,眼簾下仍蒙着一層迷茫。

「我出門了,你有甚麼需要,我可順道給你買回來。」

「其實我也想到外邊走走,可是離開香港太久,那些路已全不認得了……」

換言之,是想我倒過來邀她同行吧。女人講話還真愛繞圈子,且特別喜歡叫人解讀話中話。若說跟芊芊拍拖有甚麼意外收穫的話,那肯定是在解讀女人繞圈子的說話方式方面被調教得有點成績。

我清清喉嚨,「我打算到花墟走一圈,你若有興趣的話可以一道逛逛。」

「花墟?」莫晴喜上眉梢,「給我十分鐘,OK?」

「當然。」這回恐怕輪到我伏在欄杆上發呆。

女生如芊芊,說要等她十分鐘,意思是最少得等上半句鐘。可是意料之外,莫晴相當守時,說十分鐘便是十分鐘,沒有讓我乾等。

《失戀日記》-Chap.15



Chap.15
 
「傅威:

其實我並不討厭下雨天。雨絲輕輕滑落,在玻璃窗上劃出一道道扭曲放大的淚痕,很漂亮,我知道。

真正的陰霾在心裡,不在天上。因為難過,雨天便顯得悽愴;因為幸福,下雨便變得浪漫。這,我也明白。

聽說香港有個花墟?說不定那兒會有嬰兒的眼淚吧?擱一束於窗前,一定很漂亮。不過我養在花瓶裡的,多是野薑花。我喜歡野薑花那襲人的清香,還有它那無處不在、充滿房間每個角落,叫人躲也躲不來的那種徹底。多少個失落的日子,還多得那沁人心肺的香氣替我尋回點滴快樂。

曾在書上讀到,野薑花具有居住的幸運因素,可提供更舒暢的生活空間。而薑花的花語是信賴和高潔清雅,是巨蟹座的守護花。也許我這薑花情意結,全出於它是我的守護花吧。有時候,我差點就相信守護花真能帶給我幸福,很天真吧?(汗)

台灣的山野溪澗,到處可見薑花的蹤影。夏天到溪邊玩水,最愛那開滿溪澗的野薑花。你知道嘛,薑花雖然只能活一天,但由上而下,陸續綻放,倒也能維持好一段時間,替人間添點香氣。這,有點像我的寫照。

有人喜歡倒數,認為每個日落,都代表我們的壽命又短了一日;有人喜歡累積,認為每個日出,皆象徵我們又多活了一天,多賺了廿四小時。你呢?你喜歡倒數還是累積?

p.s. 很高興收到你的電郵,許久沒遇上喜歡賞雨的人了。

明日」

8.11.02

《失戀日記》-Chap.14



Chap.14

「區域連線已設定妥當,你只須在無線網絡清單中選『forever』這個網絡,再鍵入密碼即可連線上網。」我將寫有登入密碼的Post-it交給莫晴,「若無法連線,而碰巧我不在家,你可以到我房間來試按路由器上的『reset』按鈕,然後重新啟動電腦即可。」

莫晴調皮地揚揚手中的 Post-it,「女朋友的出生日期?」

「不,老媽的。」我故作若無其事,靜候莫晴的反應。

一如所料,莫晴臉上的調皮瞬間換成錯愕,隨即笑得彎腰。

莫晴猶自捧腹,「告訴我,你不是說認真的。」

「女朋友會換,老媽不能換。況且兩老無論如何不可能猜想到我竟會用老媽的出生日期做密碼,可說是百分百安全。」我很為自己這一點小聰明而自豪。

「的確。太安全了。」莫晴直笑得雙眼冒出淚水來。

我瞇起雙目,「難不成你沒聽說過"Three can keep a secret, if two of them are dead"嗎?如今你識破這秘密,我只得殺人滅口了。」

莫晴即時收起笑容,回我以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假如你有這個本領的話。」

一陣寒意自脊椎根部直竄往大腦,這女孩不當電影裡的冷血殺手實在太浪費了。

我高舉雙手作投降狀,「你說得對,我自問沒這個能耐。」

「放心,不到要緊關頭我是不會出賣你的。」莫晴安慰地拍拍我的右肩。

我失笑,「那說到底還是會出賣囉?」

「這個嘛……」莫晴一臉認真地考慮,「那得視乎你有多乖巧了。」

我亮出最後的王牌,「那沒辦法,我只得換個密碼了。」
這回輪到莫晴投降,「開玩笑的喇!我答謝你還來不及,又豈會通風報信出賣你呢!」

我揚揚手,示意玩笑到此為止,「不客氣。剛才你說過要做資料搜集吧,若有甚麼我能幫上忙的話也別跟我客氣,反正我待會也得到圖書館走一趟。」

「謝謝,不過我需要的資料在網上也找得到。」莫晴正要踏出房門,卻倏地回過頭來,「寫個電郵給明日吧,直覺告訴我,她一定很高興能收到你的電郵,且會成為你的交心友。」

我愣住。 

1.11.02

《失戀日記》-Chap.13



Chap.13
 
有把聲音在告訴我,莫晴會對這本日記感興趣,並不單純因為我的原故。

她的眼神,太複雜。

「你對這日記特別感興趣,就因為我不像個會寫日記的人?」

莫晴抿着唇低頭半晌,視線又重回到案頭的《失戀日記》之上,「不,是因為那本日記的關係。」

我一怔,「你看過《失戀日記》?」

「嗯。」莫晴扁扁頭,似在搜索恰當的回覆,「這本日記……對我來說,很重要。」

很重要?的確。

這是一本失戀中人的日誌,是明日的心底話。對曾經失戀的人,尤其是男人而言,那或許是唯一的傾訴對象。透過文字,彼此可以毫無芥蒂地互訴心事:失戀的痛、被拋棄被背叛的傷害、思念的苦……均可以一一盡訴,無須掩飾對舊情人的眷戀或對往昔溫柔繾綣的不捨,亦無須擔心會被取笑、被奚落、被同情。

曾經,我看不起那些因失戀而自暴自棄、爛醉如泥的男人,可是針刺到肉,才發現自己原來怪羨慕他們。最少這些人具備我所欠缺的勇氣,可以無視其他人的目光,盡情地展示他們的傷口,爛醉到底、頹廢至極。太自愛的人,如我,充其量只能自閉一下,鬧甚麼失戀?酒只能淺嚐,不容許自己有酩酊大醉的機會,免得酒後胡言亂語貽笑大方;不敢自暴自棄,怕會影響成績自毀前程;不敢高呼失戀好痛,怕叫人看着笑話。

能放聲大哭的男人,某程度上,也是幸福的。

像莫晴這種冷靜沉默的女孩,大概連失戀都只會獨自垂淚,不會向人訴苦,更不會讓人安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