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0.02

《失戀日記》-Chap.12



Chap.12

好不容易才成功自我催眠,無視莫晴的存在如常吃早餐,她偏選在這時開口。

「對了,電腦借我可以嗎?」

「沒……沒問題。」我差點沒嗆着。

莫晴嗤一聲的笑了出來,「慢慢來,我不過想上網查查電郵,找些資料而已。」

「其實我可替你將手提電腦連到我房裡的路由器,那麼兩台電腦便可共用寬頻同時上網。」

「真的?無須多申請一個帳號?」

「理論上是需要的,實際上嘛……」我不經意地露出狡黠的笑容。

莫晴意外,「原來平常的你是這個樣子喔。」

我幾乎忘了眼前的是莫晴,不能太放肆,只得收起調皮。

「跟你開玩笑而已,不必太認真吧!」莫晴笑得更開懷,「怎麼?難道我這張臉告訴你我開不得玩笑?」

「不……怎麼會。」我不好意思地搔搔頭,「對了,你將手提電腦拿到我房,我先找找看有沒有合用的cable,再替你設定區域連線吧。」

莫晴瀟灑地拋下一個道謝的手勢便轉身離開飯桌。

還好,應該沒被看穿吧。

剛才竟有那麼一瞬,我看莫晴的笑靨看得呆掉,甚至昏了頭地認為她笑的時候可愛得不得了!也許因為多數時候,莫晴都板着一張冷冰冰的臉吧。她的笑靨是那樣的難能可貴,一如那線足以融化寒霜的春日晨光,令人心頭一暖。
將碗筷收拾妥當返回睡房,手提電腦已擱在案頭。莫晴默默坐在一旁低頭讀她的電子書,跟第一次在機場遇見她時一個模樣。

我搓搓手,不消一刻便將纜線接駁妥當,「OK,開始!要用密碼啟動電腦嗎?」

「電腦在休眠狀態,你按一下『wake up』鍵便可以了。」

正輸入PPPoE設定值,莫晴卻突然指向案頭那本《失戀日記》,試探問:「這日記是你的?」

天,這是我的睡房、我的書桌,日記,自然也是我的,女人怎麼就是如此喜歡明知故問!

我模仿莫晴剛才的語氣,「怎麼?我這張臉告訴你我不會寫日記?」

莫晴不客氣地上上下下打量我,「的確,一點不像有寫日記習慣的人。」

我忍俊不禁,「小姐,我好歹也在為你服務,留點顏面,話不要說得太白嘛。」

莫晴也笑了,我從沒想到原來她這樣愛笑。

「先生,寫日記又不會受勳得獎,即使你沒寫日記的習慣,也不代表你有甚麼不妥,那我該給你留甚麼顏面好呢?你倒說說看。」

「你這是在挑釁嗎?好!」我故意稍頓,「……我投降,坦白講,在這之前我確實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莫晴聽後一怔,隨即笑得彎腰。我倆彷彿笑了很久很久,笑得橫隔膜也開始發酸。

「你倒很坦白呀!」

我也回她一句:「近朱者赤矣。真沒想過能跟你輕輕鬆鬆地開玩笑。」

「為甚麼?」莫晴一派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的模樣。

「為甚麼?難道你不知道自己不苟言笑時的模樣冷得殺死人?正襟危坐猶恐來不及,還開玩笑?嘿。」

莫晴抗議,「先生,我好歹也是客,留點顏面,話不要講得太白嘛!長相冷冰冰又不是我的錯,我可是100%無辜的!」

我舉手投降,「好,好,我們退兵言和吧。」

莫晴的注意力再度落在《失戀日記》上,那眼神,好複雜,像有20%無奈、20%難過、20 %眷戀、10%快樂、10%痛苦,外加20%我無法書之筆墨的感覺。



by Catabell
初稿 25.10.2002,修於07.07.2009
Copyright © Catabell Lee.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No Derivatives.(BY-NC-ND)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